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23章 你嫁給我多久了?

他的笑意看得安小兔緊張地咽了咽唾液,有些心驚膽顫。


“小兔。”他喊了聲。


“嗯,怎麽了?”她戰戰兢兢地點了一下頭。


“你嫁給我多久了?從領證那天開始算起。”他突然問到。


“emmmm……”她沉思了一會兒,在心底裏默默地算著日子,“大概一年又十個月左右吧。”


才突然發現,不知不覺她和他已經結婚一年多了,如今兒子都十個月了。


“一年十個月零7天。”他準確地說出他們結婚至今多久了。


“你怎麽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她有些困惑問他。


“沒什麽,是突然想到你好像很久沒有回不娘家小住了,雖說我i們幾乎每周都回去,不過爸媽他們應該還是想你的。”他淡淡地解釋道。


他這話讓安小兔想起前兩天,母親還打電話來,讓她回去住幾天呢。


說聿城現在忙著工作,她要是覺得無聊的話,可以帶兒子回去住一陣子。


“你……同意我回爸媽家?”她抬眸看著他,有些驚訝他主動提起。


“當然同意。為人子女,不時回去陪父母一陣子也好。”


安小兔剛心有感觸不到三秒,又聽到他說,“不過得把兒子留下。”


“……”安小兔。


這才是他的最終目的吧。


腹黑的男人。


為了給兒子斷奶,竟然兜這麽大的圈子來拐她。


“我一天看不到兒子,就格外想念他,還是等過些日子,兒子斷奶了我再帶他回去吧,讓爸媽也高興高興。”


“你確定你在這裏,兒子能斷奶?”他質疑地問。


覺得她太寵兒子了,對兒子來說並不好。


“呃……”安小兔說不出話來。


“算了,你先休息,這件事等有空了再討論。”唐聿城已經打定了主意,不打算在這件事上跟她硬爭些什麽。


伸手輕輕地戳了一下小家夥的臉頰,小家夥立刻皺起眉頭,撇開臉不讓他碰。


唐聿城見兒子越是嫌棄自己,他就越想欺負小家夥。


改為用手捏小家夥柔柔嫩嫩的小臉蛋。


小家夥見躲避不開,就哭了起來。


“唐聿城!”安小兔沉聲警告了地喊了他一聲,排開他的手。


這可惡的男人,竟然故意弄哭兒子。


“他是我兒子,碰一下怎麽了?”唐聿城哼了聲,抓住安小兔的手腕,又捏了兩下小家夥的臉頰。


手感不錯,但是沒有他家兔子的手感好。


“不準再捏他的臉,會流口水的,而且還容易患口腔膜炎症,萬一兒子的臉被你捏歪了,我跟你沒完。”安小兔怒瞪著他。


“臉歪了就歪了,反正醜的又不是我,將來討不著老婆的也不是我。”唐聿城一臉的無所謂,卻收回了手。


他跟小兔的基因都那麽好,兒子再醜也醜不到哪兒去的。


這男人說的是人話嗎?安小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小家夥看那煩人的大家夥不再騷擾自己了,也停止了哭泣。


“你再惹他,小心他會討厭你的。”她好心提醒說道。


別看孩子小,有些事他可能會記住的,尤其是很喜歡的,或者很討厭的事。


唐聿城臉色微沉,小家夥經常讓他又愛又恨,但並不代表他不稀罕兒子的親近。


一想到兒子討厭自己,他心裏就有些不舒服。


“我去忙了。”他略悶聲說了句,轉身離開了房間。


安小兔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有些納悶,他這是不開心麽?


不過她沒有糾結太久,便哄小家夥睡午覺了。


……


下午,安小兔醒來沒多久,就接到了母親的電話。


隨便聊了一會兒,安母便說到她小時候的事,跟著又說小安年已經十個月了,可以斷奶了,他們也想她了,她可以回來住幾天。


安小兔嘴上推辭著說孩子斷奶的事,先跟唐聿城商量商量,心底確暗罵某個男人心機深沉。


然而安母一句‘你跟聿城商量,他肯定都聽你的,我去跟他說’,於是安小兔沒有再說什麽了。


那個男人把她母親都請來當說客了,可以看出他要兒子斷奶的決心有多堅定。


自己再反對也無濟於事。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唐聿城看了看安小兔懷裏的兒子,淡笑說道,“小兔,你明天就回爸媽那兒住幾天,兒子肯喝牛奶了再回來。”


“要是兒子一直不肯喝牛奶,那我就不用回來了?”安小兔有些鬱悶地問。


前半句說住幾天,後麵又說等到兒子肯喝牛奶才能回來。


她想再多住些日子,唐聿城還不同意呢,讓她回去住幾天也是出於無奈。


“最多隻能住一個星期。我感覺兒子這幾天對我太冷淡,我就趁這幾天,跟兒子好好培養培養父子感情。”他一本正經說道。


安小兔沒好氣地笑了一下,兒子對他冷淡,還不是他自己作的結果,時不時弄哭一下兒子,兒子會他好才怪。


“要是我回爸媽那兒了,你又要上班,怎麽帶兒子?”


“又不是沒帶過他去上班,正好這幾天也不是很忙,我能應付得了。”他從容自信地回答。


安小兔覺得應該給他頒發一個‘優秀老公兼奶爸’的獎杯。


於是乎,為了讓小安年斷奶,安小兔暫時回娘家住的事,就這麽定下了。


直到睡覺之前。


唐聿城今晚也不加班了,看著兒子正努力地吃著母乳,他摸了下小家夥的柔軟發絲。


啟唇說道,“唐安年,珍惜最後這頓飽的吧,從明天開始,你就吃不到你媽咪的母乳了。”


小安年轉過頭看了他一眼,皺了皺眉頭,又繼續吃奶了。


“唐聿城你看,你兒子真的嫌棄你了;為你祈禱我不在家的這幾天,你能趁機培養那和兒子比紙還薄的父子感情。”安小兔笑著調侃道。


因為斷奶的事,這兩天兒子完全把他當壞人,不肯讓他觸碰了。


唐聿城輕哼了一聲,沒說什麽。


心裏卻再想:等他家兔子暫時回娘家了,看他不把這小家夥整治得服服帖帖的,比貓兒還乖還溫順,以後不敢嫌棄自己。


某隻待在安小兔懷裏吃奶的小家夥還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即將變得暗無天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