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11章 她離開了

白色煙霧在他麵前緩緩彌散,被煙霧籠罩的俊美臉龐由最初的模糊、神秘,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臉上的危險之色也愈加明顯。


過了好半晌:


在顧川求饒了許久之後,唐墨擎夜把抽到一半的煙掐滅,緩緩開口說道,“顧川,你知道我以往都是怎麽玩死那些惹怒我的人嗎?”


顧川聽到他終於肯開口了,不過唐墨擎夜的話並沒有讓他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反而是一整顆心都嚇得快從嗓子口給跳出來了。


如今他已經不確定唐墨擎夜隻是在恐嚇自己,還是真的要殺了自己了。


“就拿上次有人害我小兔嫂子的事來說吧,我先用刑具將那些人的手一個個夾爆,再……”唐墨擎夜像是在講故事般,詳細地給顧川講著之前那些人想在唐家謀害安小兔,最終被他淩虐致死的事。


因為他講得繪聲繪色,極具畫麵感,顧川嚇得幾度差點兒暈了過去。


“唐墨總裁!”感覺到暗衛換手的動作,估計是累了,顧川嚇得大叫一聲,趕忙說道,“雅白……之前我去醫院看望她的時候,她跟我說了一些事。”


蕭雅白離開周期按跟自己說過,要是安小兔發現她不見了,唐氏兄弟肯定會馬不停蹄找她的,她讓自己拖延一些時間。


可如今這情勢,他是拖不住了。


“嗯?什麽事?”唐墨擎夜語氣淡淡地問。


聽到顧川終於肯開口,可他卻並沒有讓暗衛將顧川弄上來。


“唐墨總裁你、你能不能先讓我上去,我一定會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你的。”顧川已經嚇得快死了,很清楚自己跟唐墨擎夜橫,簡直是找死。


“你之前還說不知道雅白行蹤的,如今又知道了?”唐墨擎夜冷哼了一聲,提醒和警告說道,“你有前科,我信不過你;你且說我且聽,要是讓我覺得你在說謊,說不定我一生氣,暗衛被嚇到,不小心鬆了手……”


他這話不知是在恐嚇顧川,還是在給暗衛暗示。


“雅白離開之前,留了些東西,讓我轉交給你們……”


顧川話音剛落,唐墨擎夜就打了個手勢,緊接著暗衛就把渾身冷汗浸濕衣服的顧川給拉了進來。


渾身發軟虛脫的顧川形象不雅地癱坐在地上,劫後餘生般努力喘著氣,因為被倒吊著有些時間了,腦袋還有些昏昏沉沉的。


“東西呢?”唐墨擎夜冷冽無情的目光射在顧川的身上,“我知道剛才那番話,是你想被我放上來才說的;不過……我既然能把你放上來,若你的答案讓我不滿意,說不定我直接把你給丟出去了,你可以挑戰一下我是不是說到做到。”


聽出眼前這個惡魔般的男人已經很沒耐心了。


顧川調整了一下呼吸,深吸一口氣,強撐著發軟的雙腿站了起來,顫抖著朝保險箱走去。


輸入密碼,打開保險箱。


從保險箱裏拿出一個盒子,放到唐墨擎夜麵前。


“之前我去醫院看雅白的時候,她突然跟我說要隱退了;我知道之後,就頻繁去醫院一直勸她打消這個念頭,但是她非常堅持。”顧川蒼白著臉色,邊打開盒子,邊繼續說道:


“我還問了她突然隱退了理由,她當時並沒有告訴我。後來我從醫院離開,回到酒店之後,想了一整個晚上,猜想她可能是因為這次的事,對她造成很大影響……”


唐墨擎夜聽著他緩緩道來,臉色變得愈加陰沉,雙手緊緊握成拳頭。


“想到可能就是這個原因之後,我又去醫院問她,她也終於承認了。說二少夫人因為她而失蹤,以及受傷都讓她感到非常內疚,她怕有下一次,司空琉依會又抓她來威脅二少夫人,怕害死了二少夫人,說不想給大家增添負擔,選擇離開比較好。”


蕭雅白並沒有告訴顧川,司空琉依是男人的事,實際叫司空少堂,因此他還稱之為司空琉依。


“你該死的明知道她要離開,為什麽不告訴我?”唐墨擎夜倏地揪住他的衣領,咬著牙陰狠說道,“甚至還幫著策劃她離開的事。”


“她一直哭著求我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本來是想告訴你們的。”顧川顫聲說道。


他跟蕭雅白明麵上是經紀人和藝人的關係,可是他一直把蕭雅白當妹妹來看到,工作上,一直都極力給她爭取到最好的。


她當時的一句‘我累了’,便教他再也無法堅持留她下來了。


“她去了哪裏?或者說什麽時候回來?”唐墨擎夜冷聲追問道。


“我不知道,真的,她隻托我幫她把事情辦好,至於要去哪裏,她並沒有告訴我。”顧川一口氣快速把話說完,指著桌上盒子裏的東西。


生怕唐墨擎夜沒聽他說完,就把他給丟出窗外了。


唐墨擎夜一把鬆開了他,將盒子裏的東西都拿出來。


是幾張銀行啦,以及一些資料。


“那幾張銀行卡裏麵的錢,是她這些年的所有積蓄,用作違約賠償,至於那些資料,是她跟經紀公司,以及影視方麵簽訂的合約。”顧川解釋道。


這些年的所有積蓄……


“那她呢?她帶了多少錢離開?”唐墨擎夜緊聲追問。


“她怕用銀行卡,會被你們查出來,隻帶了幾萬現金。”顧川不敢看他的眼,略低著頭如實回答。


“……”唐墨擎夜。


她把所有資產都交給顧川處理了。


甚至為了避開他們的查找,連銀行卡都不敢用,隻帶了幾萬現金。


她這是不打算回來了嗎?


那幾萬現金,她用完了之後呢?她喝西北風嗎?


“她有沒有說過打算去哪裏?”唐墨擎夜依然不死心地問。


“沒有。”顧川搖了搖頭,望向窗外,“她會離開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司空琉依,或許等將來她覺得安全了,不會成為大家的負擔了,就會回來了吧。”


唐墨擎夜的臉色很陰沉,很難看。


那個女人這樣一聲不吭就離開,是不相信自己能保護她的周全麽?


那她之前的主動和熱情,是在作送別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