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94章 兔子,我來接你了

老爺子將自家地點告訴了他們,原本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在唐墨擎夜抄近路,再加上晚上c市郊外車少的情況,才一個小時就抵達了。


淩霜走下床後,看著眼前的紅磚小房子,冰冷沒有表情的臉龐出現了一絲怪異之色。


不過唐聿城和唐墨擎夜的注意力全在安小兔身上,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異樣。


“老婆子,我回來了。”屋子外麵,老爺子提高聲音喊了一聲,然後給他們帶路朝屋子走去。


坐在客廳等候丈夫回來的老婆子聽到聲音,立刻站起來,走去開門。


看到站在丈夫身後的兩個高大男人,其中一個還穿著軍裝,她將丈夫拉到自己身旁,壓低了聲音緊張地問,“老頭子,他、他們是誰?”


“那個穿軍裝的是姑娘的老公,另一個是姑娘的小叔,他們是趕來接姑娘的。”老爺子在回來的路上已經知道了他們和安小兔的關係,隨即有獻寶似的說,“我給你帶了好吃的回來。”


“又亂花錢,等會兒再收拾你。”老婆子嘀咕了句,然後趕忙招呼唐氏兄弟倆,“那姑娘晚上喝了些粥,又喝完藥之後就睡過去了,兩位跟我來。”


說著,轉身朝房間的方向走去。


唐聿城心髒跳得厲害,屏著呼吸,壓抑著無比激動的情緒跟在老婆子身後。


房間並不大,一打開房門,他就立刻看到了臉色蒼白憔悴,緊閉著雙眼躺在床上的安小兔。


想也沒想就將兒子塞到唐墨擎夜手上,快步走了過去。


“兔子,小兔,我來接你了。”他激動得紅了眼眶,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臉頰。


看到她手臂上那一大片猙獰的傷口,心髒抽痛得厲害。


幸好她還活著……她真的還活得好好的……


看到那艘貨船被熊熊大火燃燒,而她失去意識躺在甲板上時,他整顆心都快碎成碎片了。


後來趕到現場,那艘船已經燃燒成一個巨大火球了,根本看不到她是否還在船上,想到之前貨船還沒徹底燃燒的時候,她是沒有意識的,尤其是脖子上那觸目驚心的淤痕,他當時抱著兒子坐在上空的戰機裏,那種什麽都做不了的無助感,讓他絕望到想死了。


船沉的那一瞬間,他跟著跳下海,那時心已經死了。


結合當時的種種驚險情況,他其實也以為她已經……隻是心底裏一直不肯承認,還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隻要沒找到她的屍體,她就活著的。


沒想到她真的還活著,真的……


安小兔因為手臂的傷口疼得厲害,加上心裏想著委托那位老爺子的事;可能是因為晚上喝的藥裏有助眠成分,才困得撐不住的,不過睡得並不安慰。


隱隱聽到有人在自己身邊說話,又在拍她的臉頰,便緩緩睜開眼睛了。


“兔子!”唐聿城見她睜眼,立刻驚喜又激動地喊了一聲。


“……”安小兔眨了眨眼睛看清是他之後,張嘴就喊他名字,發現沒聲音,才想起自己暫時發不出聲音來。


“怎麽了?別怕,我現在就帶你回去。”


唐聿城不知道她說不了話,也就沒注意到她不能說話的事,彎身就將她從床上抱起來。


安小兔扯了扯他的衣服,紅著眼眶指著待在唐墨擎夜懷裏嗷嗷大哭的小家夥。


“你手臂受著傷,兒子暫時讓三弟抱著。”唐聿城放柔了聲音哄道。


知道她肯定是想念兒子了,不過唐聿城卻不打算她帶傷抱兒子,以免又弄疼了手臂上的傷口。


安小兔看著兒子瘦得厲害的小臉,心痛得難以呼吸,眼淚也控製不住滾落下來。


才三天不見,她的心肝寶貝粉嫩圓潤的小臉都不見了,取而代之是蒼白和消瘦憔悴,都讓人感覺不到生氣了。


她真的好想抱抱他、親親他。


小家夥嗅到母親那熟悉的氣味,哭得很厲害,很快就冒了一身汗,一雙小手朝安小兔伸去,想要抱抱。


唐聿城瞥眼目光,咬著牙,強迫自己別被兒子的哭聲動搖,抱著安小兔離開了房間。


她的身體還痕虛弱,又受著傷,沒辦法照顧兒子的。


抱著小家夥的唐墨擎夜也緊步跟了出去。


老夫妻倆也跟著走出了屋外。


老婆子看到站在車子旁邊的淩霜那一瞬間,嚇得臉色一白,連忙扯了扯丈夫的衣服,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她……是她……那個女人……”


“怎麽了?”老爺子有些不解地看了看淩霜,又看向自己的妻子。


剛將安小兔抱到車上安頓好,走下來的唐聿城看到那老婆子極大反應地指著淩霜,蹙了下眉頭。


唐墨擎夜也回過頭看著老婆子,詢問道,“有什麽事嗎?老婆婆。”


“二爺,三少爺……”淩霜一開始就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因此站了出來冷聲解釋道,“我昨天拿著二少夫人的照片,帶手下沿海挨家挨戶去詢問二少夫人的下落,正好也問過這位老婆婆,不過老婆婆當時說沒有見過二少夫人,我再三確認之後,便離開了。”


在來的路上,她聽老爺子給二爺他們說起昨天有人問他妻子,二少夫人的下落,那個女人和手下都長得很可怕,他們都以為是司空琉依。


直到老爺子將他們帶來到這裏,並且看到這位老婆婆之後,她才知道他們口中很凶惡的一行人,是指他們。


唐墨擎夜也很快意會到了這其中的誤會,說道,“淩霜,你那張臉常年冷冰冰的,又麵無表情的,再加上一身黑色衣服,渾身又散發著冰冷的氣場,還帶著手下,是挺像壞人的。”


“……”淩霜非常自責地道歉,“對不起,二爺。”


要不是因為她,可能昨天就找到二少夫人了。


唐聿城抿了抿唇,沒有說什麽責怪的話,從唐墨擎夜手裏接過嗷嗷大哭的兒子。


這事也不能說怪淩霜,畢竟她一直都冷冰冰的,哪會想到因為表情而耽誤了事。


而且這位老婆婆小心謹慎也是好的,並沒有因為有人找來,就貿然把小兔交出去了;否則,昨天找來的司空琉依而不是淩霜,那小兔又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