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92章 找到你媽咪了

c市,kr·c國際珠寶店


老爺子輾轉了許久,問了不少人才找到這裏的。


已經快到晚上下班時間了,珠寶店的店長看到一個衣服有些破舊的老頭子站在櫃台前,說是要典當一個戒指。


店長皺了皺眉頭,很想讓保安把人趕出去,不過最終還是強行忍住了,畢竟顧客是上帝。


“你要當什麽戒指?拿出來看看。”店長親自問道,語氣透著一絲輕蔑。


看這老頭子的打扮,就猜得到要當的東西肯定是不值錢的。


等看了東西確認沒價值再立即打發走就是了。


老爺子看著對方一副看不起的樣子,心裏頓時有些氣,不過想到那個姑娘的委托,他隻能壓下私人情緒,從衣服內袋將用幾層塑料袋抱過的戒指拿出來。


店長看著眼前這老頭子像剝粽子葉似的,一層又一層地打開塑料袋,眼底掠過一抹厭惡。


“我要當的是這個戒指。”老爺子說著,就把那枚粉鑽戒指遞到店長麵前。


那店長拿起戒指一看,立刻就認出了這枚戒指有kr·c國際珠寶的標誌,再細想一下,很快就想起這枚戒指是去年推出的,他當時去北斯城總部培訓的時候,見過戒指樣板,不過後來這款戒指都還沒在c市上架,上頭就突然全部撤銷下架了。


據內部消息稱,是唐家二爺結婚了,這是二爺跟二少夫人的婚戒……


想到這兩天二少夫人的尋人啟事,又仔細看了看戒指內側,果然發現內測刻著幾個字母,是二爺跟二少夫人名字的首字母。


店長立刻緊張地問,“你是在哪裏得到這枚戒指的?”


老爺子看了一下他胸牌上的名字,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隻說,“我要找的人不是你。”


店長細細琢磨了一下他的話,還是沒明白他這話是什麽意思。


“請您在這裏稍等一下。”店長的態度突然變好了起來,又交代一旁的銷售員看著這個老頭子,他去打個電話。


二少夫人失蹤的事終於有線索了,這事非同小可,他得立刻打電話報告總裁。


唐墨擎夜在外忙了一天,正吃著晚餐,看到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進來,他猶豫了一秒,便接聽了。


“總裁,我是kr·c國際珠寶店c市的駐店店長……”


店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唐墨擎夜不耐煩地冷聲打斷了,“工作上的事找你直屬上司,我現在不管事,別來煩我。”


“不是……是二少夫人……等一下。”店長趕忙說了個關鍵詞。


果然,唐墨擎夜聽到‘二少夫人’這兩個字,頓住了要掛電話的動作。


“怎麽回事?說清楚。”他立即沉聲而極具威嚴命令道。


“是這樣的總裁,剛才店裏來了個老頭子,說是要典當戒指,然後我一看他要典當的戒指有我們kr·c國際珠寶的標誌,而且是去年突然下架的那款粉鑽戒指……”


“你們想辦法留住那人,我立刻過去。”唐墨擎夜再次打斷他的話,說完之後,立刻掛了電話,起身走出了屋子。


終於有小兔嫂子的消息了。


不過唐墨擎夜沒有立刻告訴他二哥,想等確認了消息屬實之後,再跟他二哥說,以免空歡喜一場。


大概十幾分鍾之後。


一輛跑車急刹車停在空曠的廣場上。


唐墨擎夜也不顧車沒有停好,就火急火燎地下了車,朝kr·c國際珠寶店走去。


“總裁!”候在門口的店長一見到他,立刻問候了聲。


“人呢?”唐墨擎夜緊聲問道。


“在那裏,讓人招待著。”店長指了個方向,恭敬地說道。


唐墨擎夜看著會客區有一位老人坐在那兒,立刻三步並兩步走了過去。


“老人家您好,我是唐墨擎夜,我想請問一下那個戒指你是在哪裏得到的?”因為比較緊急,他直接開門見山問道,並將一張名片遞到老爺子麵前。


“唐墨擎夜……”老爺子念了一句,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紙對比了一下那張名片。


唐墨擎夜一眼就認出了紙上那筆跡,一把搶了過來,上麵這些兩個名字,是他和他二哥的。


“請問……請問她現在在哪裏?”他無極激動地問。


小兔嫂子還活著!


太好了。


“還差一個人,那姑娘說他老公叫唐聿城,不是你。”老爺子沒有立刻告訴他,而是看了看四周。


“你等一下,我馬上通知我二哥。”唐墨擎夜說著,立刻拿出手機打了唐聿城的電話。


醫院裏,唐聿城剛把兒子哄睡著,結果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把小家夥給吵醒了,跟著就哭了起來。


他看是自己三弟打來的,便迅速接聽了。


“二哥,有小兔嫂子的消息了,你立刻到c市kr·c國際珠寶店來一趟。”唐墨擎夜不等他開口,就激動地說道。


“……真的?你再說一遍。”唐聿城一時有些發怔,生怕自己幻聽了。


“真的,小兔嫂子還活著,知道小兔嫂子下落的人正在我們集團的珠寶店裏,你過來一趟。”


“我馬上過去,十分鍾。”


唐聿城掛了電話後,也顧不得哄正在哭的兒子,迅速換好衣服,然後再將兒子抱起來。


“兒子,找到你媽咪了。”


他眼眶有些濕潤,激動地吻了一下兒子的臉頰,快步離開了病房。


知道她還活著,唐聿城能清晰感覺到胸臆間還有心跳,方法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到了kr·c國際珠寶店,他立刻迫不及待地問那位老爺子,“老爺子,請問我妻子在哪裏?麻煩您立刻帶我去。”


老爺子看他一身霸氣攝人的軍裝,尤其是肩上那一穗兩星,嚇得腿都有點兒軟了。


他活了幾十年,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麽大軍銜的軍官呢。


雖然早就覺得那姑娘出身富貴人家,卻沒想到會這麽富貴。


“你、你……你妻子叫什麽名字?”雖然害怕,但老爺子還是保險地問一句。


“安小兔。”唐聿城毫不猶豫地說道。


看到唐墨擎夜遞到麵前的紙張,上麵寫的名字,他的心髒頓時狂跳了起來。


是她的筆跡!


剛才隻在電話裏聽三弟說她還活著,如今看到了證據,他終於萬分確定她真的還活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