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90章 陌生又複雜的情緒

等回過神來,發現安老正要給那女子用藥。


翊笙臉色驀地一沉,快步上前阻止了,冷聲說道,“你這樣用藥,她的下場要麽是把手臂截肢,要麽就是等著被感染致死,讓開。”


翊笙無法容忍有人當著他的麵,犯了這麽嚴重致命的醫學錯誤。


他認為這種行為是對醫學的嚴重侮辱。


譚老醫生被他強行拉到一旁,還沒來得及說話,翊笙已經在他的位置坐下了,跟著動作嫻熟利落地從白大褂口袋裏掏出一套銀針,給那昏迷的女子實施針灸。


來的路上,譚老醫生跟他說這女子是這對老夫妻領養的女兒,因為沒錢送去醫院,隻能留在家裏了。


在看到這女子的臉那一刻,他知道譚老醫生的話一半真的一半假的,沒錢是真的,領養的女兒不過是掩人耳目的說辭罷了。


翊笙一邊下針,一邊對譚老醫生說了十幾種診所裏有的中藥材,讓他趕回去把藥拿來,順便帶個搗藥工具來。


譚老醫生活了大半輩子,已經被他那一手爐火純青的針灸手法給驚豔到說不出話來,對於他說的話,根本不敢有半分質疑。


站在旁邊的一對老夫妻看著,心想就連譚老醫生都得聽這個年輕男人的話,這姑娘肯定有救了。


譚老這來去匆匆的一回一來,加上抓藥的時間,就足足花了一個小時,那把老骨頭都快被折騰散架了。


翊笙看他都把所需的中藥抓齊了,便配成兩份,一份是外敷的,一份是熬成藥汁喝的。


等一切都忙完出去了之後,他才想起房間裏躺著的那個女人是司空琉依恨之入骨的,而自己竟然救了她。


沉吟了一會兒,他似乎在心裏下了什麽決定。


趁著老婆子去熬藥,而那譚老醫生跟那老頭子在外麵把藥材搗碎成藥粉,他轉身又走進了房間。


譚老醫生怎麽也猜不到翊笙心底裏深藏的那份陰暗可怕心思,以為他是進去查看那女子的病情而已,也就沒怎麽在意,跟老爺子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翊笙坐在床邊,眼底的溫和迅速褪去,染上一層冰冷寒霜和無情殺意。


將收在白大褂口袋的那套銀針拿出來,從容地攤開。


隻要三根銀針,就能讓她在沒有痛苦知覺的情況下歸西了。


這種殺人手法,是他在無意間發現的;一套銀針,能救人,也能殺人。


跟著,翊笙緩緩抽出一銀針,對準女子脖子上的某一處穴位,緩緩把針紮下去,第一針紮穩了之後,他抽出第二根銀針,再次麵無表情的紮下去。


最後一針,也是致命的一針。


他將整套銀針中最長的一根抽出來,冰冷的眸子嗜血一眯,準確地朝最後的一個致命穴位紮去。


就在銀針即將紮入那女子皮膚的一瞬間,翊笙全身一震,胸臆間突然傳來一股猛烈的抽痛,整顆心髒像是要被絞碎了般,完全喘不上氣來。


也因為他那身體一震,手中的銀針在刹那間,沒入了女子的脖子中。


一直處世不驚的翊笙第一次嚇得臉色慘白,慌亂地把銀針拔出來,慶幸的是那個穴位比較深,而銀針隻是紮進皮膚而已,沒有紮到那個致命的穴位。


將銀針收好之後,他坐在床邊端詳著那個昏迷不醒的女子。


緩緩抬起手放在左邊胸膛,心髒的位置,連他自己也不明白剛才為什麽會突然湧現那種無比痛苦難受的情緒。


好像自己親手毀掉什麽心愛的東西般。


這種感覺,是自他懂事以來,從沒有過的。


骨節分明而修長好看的手指撫上女子脖子上那久久未散的淤痕,有些怵目驚心,他知道那是司空琉依掐的……


三番兩次,她都差點兒就死掉了。


想到她所遭受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是司空琉依,他心裏升起一股莫名的憤怒。


深吸了好幾口氣,卻怎麽也壓不下心頭那股陌生又複雜的情緒。


控製不了心底那股陌生得讓他有些害怕的情緒,翊笙抽回了撫著那女子脖子上淤痕的手。


起身要離開房間時,瞥見放在旁邊箱子麵上的海報,是她。


翊笙再次控製不住自己的行為,鬼使神差地將海報拿起來,看著海報上的人兒笑不露齒,那燦若星辰的眼眸盛滿了笑意,心頭那股複雜煩躁的情緒瞬間得到安撫,迅速平複了下來。


將海報放下,回頭看了眼那個女子。


“安小兔……小兔……”他低聲呢喃了句。


確實,她長得白白嫩嫩的,據資料了解,她家人將她保護得很好,性子又單純,有時還有些呆,有些可愛,像隻兔子一樣。


她……今天應該就能醒來了。


他聽到那對老夫妻在討論說等她醒了,讓她趕緊聯係家人把她接走,那老夫妻倆應該是怕惹來麻煩吧。


翊笙心底裏有些奇怪,那對夫妻倆都看到尋人啟事了,怎麽沒有讓人來把她接走?


不過看著那對老夫妻對她沒有什麽歹念,等她醒來,親自聯係家人也可以;那個男人有權有勢,把她接回去之後,能得到最好的治療,手臂上的傷雖然有些嚴重,不過也是能祛掉的。


譚老醫生還在磨著藥粉,見他從裏麵走出來,並沒有停留。


“欸?你要去哪裏?”譚老醫生開口問到。


“這裏忙完了,我先回去了。”翊笙說完,頭也不回地朝漁村的方向走去了。


“等會兒一起坐三輪車回去,我藥粉快磨好了。”譚老醫生對著他的背影說道。


不過翊笙並沒有停住腳步,繼續往前走。


他差點兒忘了司空琉依那多疑的性子,如果讓司空琉依的手下發現他來了這裏,繼而查到安小兔就在這裏的話,一定會再次對她下毒手的。


他沒辦法弄清楚心裏的那種陌生情感的怎麽回事,不過他知道,自己並不希望她死。


……


中午,翊笙吃過飯之後回到暫時的住處,打算休息一下。


發現司空琉依正坐在他的床上,“聽說你早上跟那診所的老頭到海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