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9章 還真是命大

還不知道要在這個漁村待多久,為了不引起懷疑,翊笙換了個身份,扮成醫學畢業實習生。


漁村的人口不算少,不過不少年輕的都到c市裏去工作了,留下的則是以捕魚為生的漁民,還有就是孩子和老人。


因為村裏隻有一個診所,平時需要看診的病人也不少,譚老醫生的診所一直都缺個人手。


翊笙知道之後,便去應聘了。


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年輕人,譚老醫生心裏又不少疑問和懷疑,推了下老花眼鏡,“看你學曆和成績都很不錯,怎麽會到鄉下來的,還想在我這裏實習?”


“體驗底層生活。”翊笙揚起一絲完美的淡笑,把謊言說得滴水不漏,“我父親並沒有讓我去自家醫院實習,而是讓我到外麵體驗一下生活,說有利於我以後繼承家業;其實我還在畢業旅遊期間,隻是路過看你這間診所順眼,就來應聘了;你要是雇用了我,就做好心理準備,我是不會待太久的,最多半年;要是不雇用,我就到下一個地方去。”


好狂妄的口氣!譚老醫生心忖,暗暗打量著眼前這個年輕男人。


模樣看著很年輕,但又讓人猜不出他的實際年齡,五官生得精致白皙卻不失男子氣概,渾身散發著優雅貴氣,一看就絕非凡人,隱隱能聞到他身上散發的淡淡藥香味兒。


見他說話這麽狂妄,譚老醫生莫名地心生一股不服氣:他倒要看看這年輕男人的醫術是否也如他語氣那麽狂。


思索了一會兒,他說道,“那你就留下吧。找到住處沒有?”


“暫時住在村子的小旅館。”翊笙淡言說道。


聞言,譚老醫生很快給他安排了一個住處,而這個住處,正好是司空琉依暫住的隔壁樓層。


會住在這個地方,其實也在翊笙意料之中的。


下午,翊笙就到診所裏幫忙了。


診所裏不少人看到新麵孔,長得又這麽俊,紛紛好奇地問譚老醫生,這個年輕男人是誰。


譚老醫生懶得解釋太多,就說是以前讀書時的同學的孩子的同學,反正就是那種八百裏遠的關係,暫時來診所幫忙的。


有些阿姨大媽則直接問翊笙有沒有女朋友,沒有的話給他介紹一個。


翊笙則笑笑地拒絕了,加上他刻意放下架子,表現出來的醫術又不錯,很快就博得了診所裏不少人的好感和信任。


晚上,看完所有的病人之後。


翊笙正在收拾東西,無意間聽到譚老翊笙在後麵休息室裏打電話,問電話裏的人‘那姑娘的情況怎樣了’,然後又到什麽‘明天應該能醒了吧’之類的。


他當下莫名地皺了一下眉頭,不過沒往心裏去,覺得譚老醫生隻是打電話問一下普通病人的病情而已。


……


第二天早上


譚老醫生剛到診所,翊笙後腳也跟著到了。


早上還沒有病人。


沒一會兒,住海邊的那個老爺子匆匆地走進診所,“快、你快跟我去看看,那姑娘一整晚都在發燒,我那老婆子照顧了她一晚,給的退燒藥都喂她完了,可還是不見退燒。”


“你怎麽親自跑來了,打個電話給我就行了。”譚老醫生聽完,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我也不想跑一趟的,是你那手機沒有電了。”老爺子無奈地解釋。


譚老醫生迅速把一些藥收拾進藥箱,跟著背起藥箱就要往外走。


這才想起被晾在一旁的翊笙。


“發生什麽事了?譚老師。”翊笙適時地問了一句。


譚老醫生是長者,又是診所的股東之一,而他是‘醫學實習生’,為了表示尊敬,翊笙特意喊一聲老師。


“沒什麽,一個病人病情加重,我去看看。”譚老醫生擺了下手,不打算對他透露太多。


那個姑娘是個麻煩人物,還是不要讓那麽多人知道為好。


想到昨天那老婆子說的那些人,譚老醫生皺了皺眉,希望那姑娘能趕緊醒來,然後讓她家人接走吧。


“是病人的病情很棘手嗎?我能不能去看看,就站在一旁看著,學習學習。”翊笙見他有意隱瞞,他體內的叛逆因子就沸騰了。


況且他剛才要是沒看錯的話,譚老醫生收進藥箱裏的是治療燒傷的藥吧,分量還不少。


現在醫學發達,如果是受了傷的話,應該去醫院治療才對,而不是找小診所。


聽那老爺子的話,那病人病情突發應該不是第一次了,敏感的他立刻嗅到了一絲詭異的味道,想要跟去一探究竟。


如果病情棘手的話,能讓他挑戰一下醫術。


他已經很久沒遇到醫學難題了。


譚老醫生聽見他這麽說,又認真審視了他一會兒,又想了一些問題,最終點頭同意了。


之後,他借來一輛三輪車,載著老爺子和翊笙朝海邊的小屋開去。


譚老醫生覺得這個年輕人不像是會多嘴的人,於是在去的路上隻簡單地叮囑了幾句,不要多言,不要多問,也不要對外亂說。


大概過了二十分鍾。


老婆子在門口左等右盼,終於看到醫生來了,隻是看到翊笙那張生麵孔之後,愣了一下。


“譚老醫生,這位是……”老婆子看著翊笙,有些遲疑地問道。


“別擔心,這是我們診所裏新招的幫手。”譚老醫生簡單地介紹完,便自顧地走進屋裏。


而跟在他身後的翊笙,則幫忙拎藥箱。


暗中掃了眼簡陋的屋內環境,眉頭幾不可察地蹙了一下,跟在譚老醫生身後走進房間裏。


在看到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的臉時,他眼底飛掠過一抹震驚和冰寒,稍瞬即逝,又恢複平時的溫和、平易近人模樣。


想到司空琉依昨晚還拿著手機跟自己得意嘲諷,說這個女人必死無疑,早都屍沉大海了,連骨頭都不剩了,而唐聿城那個傻子還派了那麽多人出來尋找,可笑。


然而——


恐怕連司空琉依都沒想到吧,這女人……居然還活著。


司空琉依竟然沒把她掐死,而那場大火將貨船燒成了殘骸,也沒有將她燒死。


嘖嘖、還真是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