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7章 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能醒

“我手頭上的病人也要看完才能來啊。”譚老醫生言簡意賅地解釋,然後跟著走進屋子。


一進到房間,他頓時皺起了眉頭。


“怎麽把窗戶關起來了?保持空氣流通對病患來說是痕重要的,尤其現在是夏天,你這屋子開窗時有海風吹進來是涼快,可你偏把房間封閉得密不透風的,也難怪這姑娘會又發燒起來了。”譚老醫生邊輕責地說著,走去把窗戶給打開了。


“我又不是故意把窗戶關起來的。”老婆子忍不住為自己叫屈,將中午的事告訴給他聽,“你是不知道,中午時來了一個高高的女人和兩個特別高大的男人,個個都長得凶神惡煞,十分嚇人。”


停了一下,她把中午冒著危險要來的海報攤開在譚老醫生麵前,放小了聲音說道,“那個臉色冷冰冰又很嚇人的女人說這是他們家什麽少夫人,問我見沒見過,我看他們一個個能生吃活人的樣子,根本就不像好人,覺得這其中肯定有詐;哪裏敢告訴他們,這姑娘就在我房裏,他們走了之後,我怕他們又回來,發現姑娘在我房間裏,就趕緊把窗戶關上了。”


譚老醫生聽了老婆子的話,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沒想到那些要害這個姑娘的人這麽快就找上門來了,多虧這老婆子機靈,不然他們恐怕都會惹禍上身。


收回了神,他仔細看了看海報上的人兒,忍不住讚歎道,“這姑娘長得真好看,唇紅齒白的,五官又標致。”


“好了。你趕緊給姑娘打吊針,不然等會兒你回去就要天黑了。”老婆子把海報收了起來,催促道。


她知道打了吊針之後,很快就能退燒了,這姑娘就不會再受病痛折磨了。


“這點滴最多隻能一天打一次,打多了反而對這姑娘不好。”譚老醫生搖頭否定,推了推眼睛,將體溫計拿起來仔細看了一下。


“這姑娘隻是普通發燒,應該是剛才房間裏封閉,悶複發的;吃些退燒藥,你再辛苦點經常喂些白開水,應該就能退燒了。”譚老給開了一天的退燒藥。


等收拾好了藥箱,再次叮囑,“你手上的是4次吃的退燒藥,要是一直都不退燒的話,就隔四五個小時喂一次藥,可不能一次喂多了,會出事的。”


“好好,我知道了,麻煩你跑一趟了。”老婆子把藥放好,便笑笑地送譚老醫生出門。


譚老醫生再門口停住了腳步,沉思了一下,叮囑說道,“我那手機還是放在你這裏,等那姑娘一醒了,你就趕緊讓她打電話叫家裏人來把她接走,以免那些歹人又找回來,到時候你們老兩口都有麻煩。”


他剛才聽這老婆子說了中午的事,提到了‘什麽少夫人’,那女子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想必是什麽大人物家裏的妻子,俗話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弄不好被那些人知道了,最終遭殃的反而是他們這些無錢無勢的小老百姓。


還是早些送走比較好。


“我知道了。”老婆子聽了他的話,頓時感覺心裏沉甸甸的,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


等送了譚老醫生離開之後,老婆子就不敢出門了,一直待在家裏。


————————


唐氏夫妻和安家夫婦得知安小兔失蹤的消息,就立刻從北斯城趕來了c市,得知唐聿城也受了傷之後,更是火急火燎地趕去了醫院。


“二少,你沒事吧?身體情況怎樣了?”唐夫人墨采婧一推開病房的門,就快步走到他麵前,一臉的緊張和關心問道。


“我沒事。”唐聿城語氣淡漠地回答。


對於父母會來c市,並沒有趕到很意外。


墨采婧將注意力轉移到孫子身上,隨即驚心地說,“二少,小安年怎麽憔悴這麽多?他是不是還什麽東西都不肯吃?不吃東西怎麽行?人一天不吃都餓得慌,更何況是孩子。”


孫子隻肯吃母乳,這事大家都知道,可如今小兔下落不明……要是孫子什麽都不吃的話,那、那孫子會餓死的。


想到這兒,墨采婧就心慌不已。


“隻喝些米糊粥。”唐聿城依然語氣淡淡地回答。


那雙如墨黑眸就像沉寂千年的湖,沒有一絲波瀾和生氣,不複以往的光彩攝人。


墨采婧看得心疼不已,她家二少以往就算整個人都冷冰冰的,對誰都一副麵無表情的樣子,可即使如此,還是讓人感覺得到他是鮮活的。


看著兒子行屍走肉的模樣,她心痛的同時,也意識到小兔失蹤的事,恐怕比她想象中還要嚴重。


“二少,你照顧好小安年,別擔心,小兔不會有任何事的。”墨采婧強撐起一絲微笑,安慰說道。


“嗯。”唐聿城應了聲,抱著孩子走到安家夫婦麵前,“爸媽,是我沒有保護好小兔,對不起!我一定會將她找回來的。”


安家夫妻隻知道女兒失蹤了,還跟司空琉依有關的,但並不知道女兒當時是失去意識,倒在被大火燃燒的船上的。


知情的人都覺得是凶多吉少了,可誰也不願承認。


安家夫妻覺得這事不能怪他,這男人已經極力將小兔保護得很好了,可凡事都沒有絕對的;而且雅白主動打電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他們了。


他們也一直將雅白當成女兒來對待,俗話說手心手背都是肉,都不希望任何一個有什麽事。


如今事情都發生了,即使說再多,也改變不了他們家小兔失蹤的事實。


再看女婿如今這副行屍走肉的樣子,他們怎麽忍心去責怪。


“你也別太自責,我們家小兔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安母忍著淚意,掩不住哽咽說道,“把這孩子照顧好了,不然等小兔回來,肯定要心疼死的。”


看著原本粉嫩可愛的小外甥有些懨懨的,安母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痛。


這是她家小兔的孩子,前些日子看著還好好的;或許是母子心靈感應,這孩子的情緒消沉了許多,不像以往那般有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