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5章 找上門來了

偏僻海岸有些距離的村子裏。


譚老醫生還在吃著早餐,診所還沒開門,就被那個老爺子給找了去,說是那位姑娘非但還沒醒,還發起高燒了,吃了退燒藥都沒能讓高燒退下去。


聽了他的話,譚老醫生連吃到一半的早餐都不吃了,趕忙起身走進藥庫房,拿了一些藥放進藥箱裏,騎著昨晚接來還沒還的三輪車,載著老爺子朝海邊去了。


畢竟人是他接手醫治的,可不能讓自己花了二三十年才樹立起來的招牌給砸了。


等到了那兒。


譚老醫生二話沒說就提著藥箱走進屋了。


“譚老醫生你快來看看,這姑娘再高燒下去就要燒傻了。”老婆子趕忙讓了位置給他,在一旁緊張地說道。


譚老醫生麵色嚴肅而認真地探了一下那女子的額頭,發現體溫很是燙手,一時臉色有些凝重了起來。


跟著又檢查了一下她手臂的傷口,發現有些發炎了,然後再扭頭看了看旁邊的老兩口夫妻。


最後隻能采用保守的治療方法,有些無奈說道,“我先給她吊個退燒和消炎的點滴,看看能不能把燒推下去;要是她的高燒退不下去,或者一直沒醒的話,要麽隻能送醫院,要麽隻能聽天由命了。”


“你先給她用藥試試吧,說不定就能退燒了。”老婆子有些鬱悶地咬了下牙說道。


他們要是能昧著良心,聽天由命的話,一開始就不會把壓箱底的錢都拿出來救這姑娘了;可是送去醫院,他們又沒有那個錢。


隻能求菩薩保佑這姑娘福大命硬,能挺過來了。


譚老醫生沒再說什麽,默默地將藥水瓶掛了起來,給那女子輸液。


老爺子看那藥瓶裏的藥水滴得慢,又想起譚老醫生早餐才吃了一半,就被自己拉來了,於是說,“譚老醫生你不介意的話,在我吃個早餐吧,老婆子你去炒兩……”


“不用麻煩了,我吃得差不多才來的,養生的講究早餐不能吃太飽。”譚老擺了下手笑笑地拒絕道,“最近天天坐診身體有些僵硬,我到附近散散步,當是舒展舒展這身子骨,很快就回來了。”


怕老夫妻倆會熱情招待自己,譚老醫生說完,就走出了屋子。


見狀,這老兩口也沒有堅持。


“下回找譚老醫生來看診,再急也不急那幾分鍾,等人吃飽了再來,知道沒有?”老婆子叮囑說道。


不是怕譚老醫生吃自家糧食,而是他們家吃食簡單,實在拿不出什麽好東西招待人的。


若是沒吃飽邀請了,真留下來吃的話,招待不周挺不好的。


“哦,知道了。”老爺子一邊應道,給自己盛了一碗白粥,就著青菜和一些昨晚的剩菜吃了起來。


老婆子邊吃著滾燙的白粥,隨口問道,“你等會兒要不要出去捕些魚?”


“當然要去的,你一個人在家照顧那姑娘就行了,我不出去那麽久,早些回來。”老爺子肯定地說道,為了給這姑娘看醫生,一下子就花了那麽多錢,當然要再努力把錢掙回來才行。


“那你小心點。”老婆子有些不放心地叮囑說,“還有,昨晚譚老醫生說了,這姑娘姑娘可能是被仇家害的,你要是碰到什麽可怕的人,可千萬不能慌,更不能讓人知道我們救了這姑娘,知道麽?”


“這個我當然知道了。”老爺子拍著胸脯保證,說道,“這種事電視都有演的,要是讓壞人知道好人被救了,救了好人的人都會被殺掉的,我可怕死了,一個字都不會說的,問我什麽都說不知道,你放心吧。”


老婆子聽他這麽說,終於放心了些,然後沒再說什麽,繼續吃早餐了。


吃完早餐之後,老爺子帶上夠午餐吃的粥和鹹菜,開著那艘破舊的船出海捕魚了。


一共吊了三瓶藥水,有退燒液以及消炎藥,才終於稍微將高燒給壓了下去,降到普通發燒。


“我先回去了。這支手機先放你這裏,要是那姑娘有什麽情況的話,你就給我打電話。”譚老醫生從口袋裏掏出一支平時比較少用的智能手機遞給老婆子。


“可是……我不會用手機啊。”老婆子雖然覺得有個手機比較方便,不用跑來跑去的。


以前她用的都是有按鍵的手機,自從老伴兒生病之後,她又沒什麽人可以打電話,就把手機百幾十塊錢賣了,然後就沒再用過手機了。


如今這個手機連個按鍵都沒有,自己又一大把年紀了,老眼昏花的,根本不知道該怎麽操作。


譚老醫生將自己診所裏的電話設置成快捷撥號,然後耐心地教了老婆子十來次,等她學會怎麽打電話了,才拎著藥箱離開。


之後,老婆子守在家裏,時不時去看一下那女子還有沒有發燒,直到快中午的時候,那女子的燒才退了下來。


老婆子看她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濕透了,正好昨晚洗的那套衣服海風吹幹了,於是又費了好大一番力氣,幫她把汗濕的衣服脫掉,換上幹淨的衣服。


突然,外麵響起的敲門聲,把老婆子嚇了一大跳。


她撫了撫胸口,才走出去開門。


外麵,淩霜以為屋裏沒人在家的,正要離去,就看到門從裏麵被打開了。


老婆子一看外麵站著一個陌生女子,穿著一身黑色衣服,那張臉長得是好看,不過冷冰冰的,看著非常嚇人。


而那陌生女子身後,還跟著兩個同樣身穿黑色衣服的高大男人,也是一臉凶神惡煞的。


“你、你們是誰?想要幹嘛?”老婆子嚇白了臉,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猜想眼前這些人會不會就是譚老醫生跟他們說的,是屋裏那昏迷女子的仇家,尋仇來的吧。


這些人看著那麽可怕,可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那姑娘就在屋裏,搞不好他們不僅要殺了那姑娘,連自己也難逃毒手。


“這位婆婆您別怕,我們就是想問一下你有沒有見過這個女子?”淩霜聲音冰冷說著,將手上大約十來寸長的海報攤開,遞到老婆子麵前。


冷冽而銳利的目光快速掃了眼老婆子身後的狹小客廳,沒發現任何可疑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