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2章 沒有找到二少夫人

老爺子抓了抓頭發,笑嗬嗬地說道,“那改天我也給你買一個去,比這個更大更好看的。”


老婆子嫁給了他一輩子,原來也是有結婚戒指的,還是金戒指;後來為了給他治病,就偷偷把戒指給賣了。


他知道之後,生了很大的氣,不過即使知道她賣去哪裏了,當時也沒錢贖回來,如今過了這麽久,肯定找不回來了。


他這些年偷偷攢了私房錢,快夠賣一個金戒指了。


聽別人說鑽石很貴,很受年輕人喜歡,如果她喜歡鑽石的,應該還要再攢些時間才夠。


“買什麽買?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花那個錢做什麽,少不正經了;去去去,趕緊滾出去!你今晚客廳打地鋪。”老婆子一副嫌棄的樣子,佯裝凶悍說道。


心裏想道:哼!以為她不知道他私藏的那點私房錢?她隻是不說,假裝不知道而已。


因為那昏迷的女子睡了家裏唯一的一張床,老婆子要照顧她,便一起共睡了,而老爺子隻能去睡客廳了。


“出去就出去,整天凶巴巴的。”老爺子吐槽了句,轉身走到門口時,又不放心叮囑了一句,“我就在外麵,你晚上有什麽事喊一聲就行。”


雖然妻子不讓買,他的心底卻是想:不知還有幾年就要踏入棺材了,活著的時候能開心過就開心過,戒指可是結婚的證物,至於錢什麽的,再慢慢掙回來就是了。


“知道了,趕緊關燈睡覺,電費很貴的。”老婆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沒過多久,房間裏的燈就熄滅了。


因為譚老醫生的叮囑,老婆子沒敢睡得太熟,半夜裏總會時不時醒來,探一探身旁那女子的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燒。


前半夜還好好的,到了後半夜,那女子就發起高燒來了。


老婆子發現了,趕緊起床燒水,把譚老醫生給的退燒藥給那女子喂下。


不過退燒藥喂下之後,高燒還是遲遲不退。


“你說,這姑娘傷得這麽嚴重,如今又發高燒,會不會出什麽事啊?”老爺子站在一旁,看著臉色浮現不正常紅潮的女子,忍不住擔心地說道。


“再烏鴉嘴亂說我打死你。”老婆子瞪了丈夫一眼,看了看放在櫃台上的小鬧鍾,又說,“再過兩三個小時就該天亮了,你出去睡會兒,等天亮就趕緊去把譚老醫生請來,萬一燒傻了我就拿你是問。”


她是打心裏喜歡這模樣長得好看的姑娘,不想姑娘有個什麽閃失。


老爺子思考了一會兒,點頭說道,”那我再睡會兒,昨天折騰得太累了,等天一亮我就去請譚老醫生來。“


說完,他便轉身走出了房間。


老婆子卻睡不著,後半夜都在照顧那昏迷高燒的女子,不時地給她擦汗,喂些白開水,以免出汗虛脫了。


等到天微微亮,老爺子就起身洗漱,然後到前麵的村子診所去請譚老醫生。


————————


天微亮,c市醫院


躺在唐聿城懷裏的小家夥是餓醒的,剛張嘴要哭,便被一夜未眠的唐聿城迅速抱了起來。


“小安年時不時餓了?不哭,爸比就喂你。”他輕聲哄了幾句,單手打開不久前讓人送來的新鮮米糊粥,盛了一些到碗裏。


小家夥聞著勉強算熟悉的味道,小嘴嘬了嘬,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的父親。


唐聿城試了一下粥的溫度,還有些燙嘴,沒有立即喂給小家夥吃,結果小家夥見沒得吃,立刻就張嘴哭了起來。


唐聿城趕忙把粥吹涼,再試了試溫度,才把粥喂給小家夥吃。


看著兒子吃米糊粥都吃得津津有味,他心裏難受得厲害,以往他家兔子在的時候,兒子哪會餓肚子。


如今兒子隻吃沒什麽營養的米糊粥,別的什麽都不吃。


不過才一天,兒子就沒有以往那麽精神了,不知是不是因為小兔不在的原因,兒子看起來有些懨懨的。


想到那個小女人,又想到那個被大火燃燒的貨船視頻,他的心髒猛地抽痛了幾下,幾乎喘不過氣來,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口氣,壓下心底裏那股窒息感,才繼續喂兒子。


唐聿城心底偏執地認定:隻要他沒看到她的屍體,她就是活著的。


快喂飽兒子的時候,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瞥眼一看,是淩霜的,立刻將手機拿了起來。


昨晚他醒來之後,是要趕回沉船地點的,然而他三弟說已經派了淩霜在那裏監督連夜打撈沉的船了,加上他的身體還受著傷,去了也隻是在那裏看著人打撈;兒子又不跟其他人,他出海的話肯定要將兒子一起帶去的,夜晚海上風大,要是小家夥受了風而生病,會很危險。


權衡了許久,看著懷裏熟睡的小家夥,他才打消了念頭。


他看著握在手中,還在響個不停的手機,心裏有些迫切卻又有些害怕聽到噩耗。


又猶豫了幾秒,唐聿城才將電話接通:


“二爺,那艘貨船殘骸已經打撈上來了。海底沉船附近、以及船上都沒有發現任何屍體,更沒有找到二少夫人。”清晨的海風有些大,淩霜冰冷的報告夾雜著海風的聲音。


“沒有……”唐聿城呢喃了句,在心底嚼著淩霜的話。


即使當時船上那麽大火,仿佛要毀滅一切。可聽了淩霜傳回來的報告,沒有發現任何屍體……唐聿城當下便一心認定了她還活著的,她隻是失蹤而已;既然她隻是失蹤,不管多久,即使找一輩子,他也要將她找到。


淩霜不知道主子心裏的想法,安慰說道,“二爺,既然沒找到二少夫人,二少夫人肯定還活著的。”


其實淩霜的心裏並不太樂觀。


那個視頻她也看到了,當時船上那麽大火,即使自己在毫發無傷的情況下,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更何況二少夫人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尤其是那時二少夫人還是失去意識的。


以司空琉依的冷血毒辣手段,尤其是特意拍下那段視頻,誰都不敢斷言二少夫人那時是否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