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0章 我把醫生帶回來了

晚上,c市偏僻的海岸邊。


岸邊停停靠著一艘陳舊的小型漁船,離海岸不遠的高處建著一間不大紅磚小屋。


老舊的紅磚小屋空間雖然不大,屋內擺設也具有一定的年代感,連台電視都沒有,唯一的算得上是電器產品應該就是櫃台上的充電式手電筒了,看得出來這屋子的主人生活並不富裕,甚至可以說是很貧困的。


不過屋子卻收拾得幹淨整潔,可以看出這個屋子的主人對生活的態度還是挺認真的。


屋子裏


一名長相憨厚樸實,看起來快七十歲的老爺子指著昏迷躺在床上的女子,對自己妻子商量道,“老婆子,要不……我們把這姑娘送去醫院吧?”


他平時是不出海的,今天是周末,他才出海打算捕些魚蝦,拿到附近的水產市場去賣,換取生活費。


沒想到今天下午,一晃神就把船開遠了,然後發現海上有一艘船燒了起來,火光衝天,跟著他把漁船開近了些,卻不見船上有任何人,猜想這火這麽大,船上的人可能是棄船而逃了。


等他把漁船掉頭的時候,看到海上漂浮著一個女子,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撈上來,發現還有氣,就立刻給救回來了。


“醫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黑心醫院向來都是隻認錢不認人的,醫院離這裏這麽遠,叫個救護車都要幾百塊,再去醫院治療的話,又要一大筆錢,我們哪拿得出一筆錢來送這姑娘去醫院?”老婆子皺了下眉頭,有些無奈又有些不讚同說道。


他們老兩口無兒無女,如今都快七十歲了。


前些年老伴兒生了一場重病,為了給老伴兒治病,出了那艘陳舊漁船,能變賣的東西都變賣了。


如今他們老兩口窩在這個小小的紅磚房裏,每個月都靠著一千塊出頭的低保生活,平時自己會出去撿些破爛補貼家用,老伴則周末出去打點魚,平時的吃食也多以海鮮類為主,生活還算過得去。


因為沒有什麽餘錢,平時連大點兒病都不敢生,要是感冒什麽的,就去藥店買些感冒藥什麽的吃吃,根本不敢去醫院。


老爺子聽到妻子這麽說,頓時麵露苦色。


沉默了一會兒,才為難地說,“可是這姑娘手臂上的傷,還有她脖子上的……”


“要不……”老婆子想了好一會兒,想到存了一年多的才存到的那點兒壓箱底錢,咬了咬牙說道,“醫院我們又去不起,你去前麵村子的診所把譚老醫生請來給看看吧。現在隻能這樣了,等這姑娘醒了之後,她肯定會聯係她家裏人來把她接回去醫治的”


老婆子沒空去想那女子脖子上的掐痕是怎麽回事,隻是單純地想這姑娘可能是遇險被哪個喪心病狂的人給掐的,不過既然人還有氣,主要的傷應該就是手臂的傷了,應該不會死的。


“好好,那我去前麵村子請譚老醫生來。”老爺子應完,立刻轉身離開走出了家門。


說是前麵的村子,但走路慢地話也要一個小時,腳程快的話也有三四十分鍾。


紅磚小屋裏,老婆子看著臉色蒼白昏躺在床上的女子,衣服還濕噠噠的,她沉思了一下,轉身打開用來裝衣服的木箱子,翻找出一套顏色比較淺,但並不合身的衣服,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給那女子換上。


換完之後,老婆子也累出了一身汗,氣喘籲籲地坐在旁邊的凳子上休息。


看了看那套被她幫換下來的衣服,老婆子覺得這衣服挺漂亮的,就是袖子被燒爛了,怪可惜的,不過應該還能穿。


等休息好了,老婆子拿著那套換下來的濕衣服打算拿去洗幹淨,仔細了摸摸,又發現這衣服麵料特別好,然後她又回過頭,端詳著床上的女子那張蒼白的容顏。


心想:這姑娘長得真好看,幸虧隻是傷了手臂,沒有傷到臉,不然就毀了。


看著這姑娘就像從小嬌生慣養的,家裏應該條件不錯;自己如今拿出了壓箱底的棺材本救這姑娘,等到時她家人來接她,自己花了多少錢救這姑娘的,再向她家裏人如實要回來便是了。


這樣一想,老婆子心裏頓時輕鬆了許多。


畢竟那是她跟她家老頭子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以後的棺材本,做好事她是樂意做的,但也不能把自己的生活賠進去啊。


老婆子把衣服洗幹淨,晾好之後,才想起還沒做飯。


回房間查看了下躺床上昏迷的女子,探了探氣,都正常之後,她才走去廚房做飯。


不到一個小時,老婆子做了兩個菜,一個青菜,加一個豆腐魚湯;還不見老伴兒帶醫生回來,她有些擔心大晚上的,會不會在路上出什麽事了。


把菜放在鍋裏保溫著,老婆子便搬來個凳子坐在門口等。


又左等右盼了大概半個小時,聽到摩托車的聲音,老婆子心一喜,知道自家老伴把醫生給帶來了。


不到一分鍾,小型三輪摩托車在紅磚屋子前停下。


“老婆子,我帶譚老醫生回來了。”老爺子邊說著,從三輪車上走下來。


那名譚老醫生大約五十歲左右,從容地從三輪車駕駛座下來,拎著藥箱跟著走進屋。


老婆子趕忙給譚老醫生領路,還不忘回頭佯怒問道,“怎麽去了這麽久?你是不是到村子裏逛了一圈,才去請譚老醫生的。”


並非真的生氣,隻是擔心自家老伴會不會在路上遇到什麽事而已。


“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我哪敢瞎晃耽擱?我去到診所的時候,譚老醫生正在吃晚飯,總不能吃著飯就把人給拉來吧?我是等譚老醫生吃了晚飯才問隔壁的人借了輛三輪車趕回來的。”老爺子趕忙替自己喊冤,解釋說道。


進了房間,老婆子趕忙搬了張凳子放在床邊,好讓醫生能坐著看診,“譚老醫生,你快幫忙看看這姑娘情況怎樣,還有她手臂受傷了。”


老中醫的譚老醫生看診二三十年,十分熟練地診脈,跟著再利落地替昏迷的女子檢查身體狀況。


發現她脖子上那怵目驚心的紅紫痕跡,一眼就看得出來是被掐造成的,頓時皺起了眉頭,心底思緒百轉千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