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0章 太變態了

安小兔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驚嚇過度,又被摔了幾次,出現幻覺了。


司空琉依怎、怎、怎麽……居然……居然……


“怎麽?還滿意你看到的麽?還擔心我無法滿足你麽?小白兔。”司空琉依望著安小兔那活像見鬼的表情,勾唇冷笑問道。


說完,跨步上前將封住安小兔嘴巴的浴袍帶子給解開。


“你……你……”終於能說話的安小兔,被眼前司空琉依身體上的驚駭景象嚇得思緒淩亂不已,久久都擠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司空琉依居高臨下望著她,伸手扣住她的後頸,強行將她拉靠近自己,“我怎樣?說呀。”


“你這個變態別碰我!”安小兔掙紮著尖叫喊道。


她從沒想過司空琉依居然是……


這樣的司空琉依太惡心了!也太變態了!


陣陣反胃感不斷湧上喉嚨,想吐卻又吐不出來,難受極了。


“變態?”司空琉依並沒有因她的話而感到憤怒,相反的,眼底裏的興奮之色更濃了,神色有些瘋狂說道,“這樣就受不了了?接下來還有更變態的事呢,安小兔。”


她穿的內ll褲是由兩側帶子係著的,手指輕輕一扯,頓時,全身上下可以說真的是空無一物地展現在安小兔麵前了。


“啊!!!”不小心看到了惡心的畫麵,安小兔嚇得再次尖叫,身子在床上連續不停地翻滾了幾圈,‘咚’地一聲,從床上掉了下來。


再次被摔得頭昏腦脹,身體也摔得有些生疼。


不過她卻管不了那麽多,這一邊的地板是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安小兔奮力地朝船的護欄滾去,企圖逃離這個地方。


她寧願跳海,也不要被司空琉依碰一下。


沒想到司空琉依居然是……真的是……


是男人!


司空琉依是一個男的。


男的……


“你認為你逃得掉麽?”行動敏捷的司空琉依三步並兩步追了上來,一把揪著安小兔的衣領,將她從地上給拖了起來。


安小兔被‘司空琉依是男的’這個秘密給嚇得不輕,全身發冷且起雞皮疙瘩。


一被司空琉依觸碰,她立刻像被針紮了般掙紮了起來,臉色慘白如紙,驚恐尖叫著,“你別碰我!”


眼前這個她一直都認為是女人的人,實際卻是男人,安小兔感覺自己的心理防線,快要被這個無比恐怖的發現給擊潰了。


“別碰你?”司空琉依像是聽到了什麽荒謬的事般,哼笑了聲,“我讓你把自己洗幹淨,為的就是這一刻的,現在你卻讓我別碰你?我精心處理幹淨,又耐心等待了這麽久的美食,都到嘴邊了,你覺得我會就這樣輕易放棄?安小兔你天真的樣子真讓人興奮,讓我一刻也忍不住想要狠狠欺負你,看你落淚求饒的淒美模樣。”


司空琉依格外變態的話,掩不住的興奮又近似癲狂語氣,都讓安小兔全身顫栗不已,眼淚控製不住流下來。


她真的沒想過、更沒想到司空琉依之前讓自己洗澡的目的是這個。


光是知道司空琉依是男人的這一秘密,她就快被嚇死過去了,更別說她此刻說的那番變態的話。


“司空琉依你要殺我就趕緊動手,別、別碰我。”她用力咬了下唇瓣,聲音發顫說。


安小兔覺得這一天所經曆的絕望比這輩子的加起來都要多。


先是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後來發現司空琉依對自己有邪念,光是想到那種畫麵她就惡心又害怕不已,然而,這還不止,最後才發現司空琉依竟然是男的……


男的……


可是司空琉依的胸,是女人的……腦海中突然跳出兩個字‘人妖’。


可是……可是……據說人妖是不具有男人的功能和能力的,而她剛才不經意瞥見司空琉依那裏是正常的……


想到那畫麵,想到以往和司空琉依接觸過的種種,安小兔就感覺一陣反胃感衝上喉嚨,再也忍不住吐了起來。


司空琉依看著她將剛才的晚餐全吐了出來,眼底掠過一抹嗜殺和駭人陰森。


等到安小兔吐停了之後,司空琉依突然換了一副男人的妖嬈嗓音,說道,“我知道你現在想死,而我也會成全你的,不過……在成全你之前,我要看看你的身體和別的女人有什麽不同,是不是如我想象中那般駛入銷魂,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說不定我會繞你一命,然後把你藏起來,供我長期褻ll玩。”


安小兔原本就吐得全身無力了,突然聽到他用男人的嗓音說話,內心受到了無比大的衝擊,連呼吸都忘了。


覺得整個世界都玄幻了,又無比可怕。


司空琉依拖著如傀儡般的安小兔,走到餐桌前,端起一杯白開水——


“給我把嘴巴洗漱幹淨,我可不想吻一個滿嘴都是胃酸和食物殘渣氣味的女人。”他惡狠狠說道,用力掐著她的下巴,強迫她張開嘴,強硬地將涼白開灌入安小兔嘴裏。


不知是不是驚嚇過度,安小兔的理智冷靜了很多,她含了一大口的水,然後‘噗’地一下,將含在嘴裏的水全部噴到司空琉依的臉上。


“安小兔你這該死的賤ll人!”


司空琉依猛地閉上眼睛,後退了兩步,胡亂地擦了下眼睛周圍的水,睜開眼睛之後,才抓起餐桌上的餐巾將自己臉上的水漬擦幹。


“敬酒不吃吃罰酒。”他臉色陰森且充滿殺氣,再次揪住安小兔的頭發,將她拽回床邊,跟著一把將安小兔推倒到床上。


安小兔吃痛地皺緊了眉頭,痛哼了一聲,身體有些發熱,她緊咬著唇瓣,目光沉靜而冰冷地瞪著司空琉依。


在之前認為司空琉依是女人的時候,她還覺得有一線希望;可是得知司空琉依是男人……不,是人妖之後,她便知道,自己根本鬥不過他。


可是,即使如此,她就是死也要捅司空琉依一刀。


“怎麽不反抗了?”司空琉依眼底掠過一絲驚訝,欺身上前,“你這倔強又冷漠的模樣,也別有一番風情,讓人想將你調教成在床上熱情似火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