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68章 最後的晚餐

司空琉依那意味深長的陰惻惻笑容,讓安小兔毛骨悚然,忍不住狠狠打了個冷顫,一股寒氣和恐懼自腳底升起。


她用力抿著唇瓣,雙手緊緊握成拳頭,心髒跳得飛快。


前後一共有七八個高大的男人,尤其又是在海麵上,她根本逃不掉。


很快,她跟著司空琉依回到貨船的甲板上。


隻是甲板上已經變了一副景象,原本甲板上隻停著一輛直升機,如今甲板上鋪了一張大大的高級地毯,上麵還擺放了一張加大的歐式風格床鋪;旁邊是一張餐桌,餐桌上擺的精美花瓶,插著鮮豔的玫瑰花,還有兩份看著精致的西餐,點心、水果沙拉、一瓶開好的紅酒……淺金色的燭台上點著雕刻有繁複圖案的蠟燭。


這樣的畫麵讓人覺得十分詭異、恐怖。


“……”安小兔呼吸有些顫抖。


越加猜不透司空琉依到底想幹嘛。


“坐,最後的晚餐。”司空琉依妖嬈的笑容中帶著冷酷殘忍,在其中一個椅子前坐下。


見安小兔站在那兒不動,她抬眸看了眼自己的手下。


跟著安小兔被兩個男人強行按著肩膀,在司空琉依麵前坐下。


“用餐。”司空琉依拿在手裏的餐刀倏地用力插在餐桌上,把安小兔嚇得差點兒從椅子上跳起來,跟著又說,“別影響我食欲。還是要我喂你?前提是先把你的雙手剁了。”


說完,她略用力將插在餐桌上的餐刀拔出來,動作從容地切著還能看到血絲的牛排,品嚐著剛剛醒好的紅酒。


安小兔臉色發白,用力咽了咽唾液,極力克製著因恐懼而顫抖的雙手,緩慢地拿起擺在桌上的刀叉,像個傀儡般,動作僵硬地切著牛排,然後放進嘴裏,最後味如嚼蠟地咽下。


“餐具不要發出碰撞的聲音,這是最基本的用餐禮儀!”


司空琉依拿著刀叉的雙手‘啪’地用力往餐桌上一拍,那張美豔的臉龐陰雲密布,仿佛要把安小兔給生吞了般。


安小兔怕死了這變態的司空琉依,被她突然喜怒無常的行為嚇得一口氣差點兒沒提上來,嗓音帶著些兒哭腔戰戰兢兢說道,“對、對不起!”


她要是有骨氣點兒,想死的話,絕對不會任由司空琉依把她當傀儡一樣操控擺布。


可是她並不想死,隻能順著司空琉依的心意,盡量拖延時間。


“喝酒。”司空琉依又語氣冰冷命令,笑容陰冷說道,“這酒將近有上百年年份了,可是我花了一千多萬拍賣到的。”


“是。”安小兔聽話地輕抿了一小口紅酒。


因為心裏極度緊張和害怕,根本無心品嚐這一千多萬的紅酒到底是什麽味兒。


望了眼司空琉依握住刀叉的雙手,手背青筋突起。一副蓄勢待發的狀態,安小兔恨怕她會突然發狂,將那刀叉狠狠地無情地插到自己身上。


之後,安小兔一直都很小心謹慎,秉著能拖多久是多久的念頭,以非常緩慢的速度用餐。


不知過了多久。


眼前的餐盤突然被人端走,安小兔驚嚇地猛抬起頭,有些恐慌和不知所措。


“用餐時間結束。”


司空琉依陰森地勾了下唇,讓手下快速地將餐桌上的食物撤走。


“可……可是我還沒吃飽。”安小兔試圖掙紮說道。


不知道司空琉依下一刻想要做什麽,但她直覺自己絕對不會想知道她要做什麽。


“那你想吃到什麽時候?”司空琉依那淩厲而敏銳的目光,透著刺骨的冰冷落在安小兔身上,仿佛像x光般將她全身上下,由內到外掃描個透徹。


沉默了幾秒,她冷哼了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試圖拖延時間。雖然城哥哥已經從北斯城趕到c市……”


捕捉到安小兔眼裏掠過一絲慌亂和閃亮光彩,司空琉依臉上閃過一抹狠戾。


“但那又怎樣?c市那麽大,他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查到我已經帶你出海了的;就算他查到了,等他趕到的時候,你已經葬身大海了。”


聽著司空琉依充滿殺氣的話,一瞬間,安小兔感覺整個人如墜入了萬丈冰窟般,全身冰寒刺骨,蒼白的小臉透著絕望。


“你殺了我的話,聿城他會恨你的……”她驚退了兩步,第一次向司空琉依說出求饒的話,顫抖著談判道,“不如你放了我,我離他遠遠的,此生再也不見他,真的。”


她有很多舍不下的人,尤其是還未滿三個月的兒子……她隻是一個凡人,寧願苟且偷生,也舍不得死。


當然,她並不是真的此生不再和他見麵,隻是權宜之計。


“放了你……此生不再相見……”司空琉依細嚼著她的話,像是在思索此計是否可行。


過了幾秒,她紅唇露出一抹欣喜又得意的笑容。


“確實可以……想不到你這隻兔子還挺聰明的。”她像是逗弄寵物般,捏了捏安小兔的雙頰。


安小兔聽她這樣說,頓時暗鬆了一口氣。


但是,司空琉依接下來的話讓她恨不得抽死自作聰明的自己——


“我有一個更兩全其美、永絕後患的方法。就是先把你給殺了,丟到海裏喂鯊魚,然後我再告訴城哥哥說你貪生怕死,為了活命,而跟我達成協議,以此生不再與他相見作為條件,換你一條命,為了守約而一輩子遠走他鄉。”司空琉依咬著牙冷笑,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


“……”


安小兔冒了一身冷汗,喉嚨像是被人狠狠地掐住般,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望著司空琉依緩緩朝自己走來,她想逃,身體如被施了定身術,動彈不得。


“你……你別過來……”她喉嚨無比幹澀,驚恐不已。


“好戲才即將開始,安小兔。”司空琉依的手掌伸到她頸後,用力掐著她的後頸,一把將她拉近自己。


安小兔嚇得‘啊’地尖叫了一聲,臉上血色褪盡,她用力掙紮著,無奈司空琉依那兩名手下孔武有力,將她的雙臂牢牢地抓著,而且對方毫不憐香惜玉,她越是掙紮,對方就越用力,仿佛要將她的手臂給折斷般,疼得她冷汗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