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48章 發生槍擊事件

淩霜轉過身來到安小兔麵前,將護士所說如實告訴給她聽。


“會不會是護士弄錯了?”安小兔皺了下眉頭,親自走去值班前台問那護士。


暗忖:如果爺爺身體健康,沒有任何事的話,那薛碧蓉為什麽要打電話跟她說爺爺住院了?


北斯城乃至整個r國很多人都知道唐家,不過唐安夫婦平日裏低調,再加上唐聿城刻意掩飾,前台的兩個護士並不知道安小兔是唐家二少夫人。


但護士見她衣著打扮非凡,猜測可能是隱權隱富之人,對她也就客氣了不少。


身為醫者,是不能透露病人關於檢查或者患病情況等隱私的,因此護士將對淩霜的那番說辭,重新說一遍安安小兔聽。


“二少夫人,你打個電話給安老先生看看。”淩霜語氣淡漠提議道。


“哦對。”安小兔恍然大悟。


這才想起之前接到薛碧蓉的電話,告訴她說爺爺在醫院昏迷未醒,她一時慌亂了,六神無主,沒想到親自打個電話給爺爺。


不過,如果爺爺真的昏迷的話,就算打了,也不是爺爺本人接的。


在走廊的椅子坐下,才拿出手機撥了安老的號碼。


手機的通了,不過並沒有人接;跟著她試了幾次,結果都一樣。


淩霜眉頭皺得很緊,沉聲說道,“二少夫人,我們先回去。”


想著薛碧蓉那番話,現在聯係不上爺爺,安小兔心裏有些不安。


“可是……”


“沒有什麽可是。”淩霜打斷她的話,好看中不失英氣的眉頭一蹙,不容置喙說道,“二爺說了,出來之後二少夫人必須得聽我的,我們先回去;至於安老的事,我會跟二爺報告,並盡快弄清楚的。”


安小兔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不死心地撥打安老的電話。


而淩霜則馬上將情況反饋給唐聿城了。


緊接著,唐聿城打了電話給安小兔,“兔子,現在跟淩霜回部隊,爺爺在哪兒,我會讓人立刻去查的;聽話,先回去。”


安小兔的心情有些低落又擔憂,但還是答應了。


“嗯,我知道了。”


“把手機給淩霜,我跟她說幾句。”電話那邊,唐聿城心頭有股不安感纏繞著,揮之不散。


他煩躁地揉了揉眉頭,暗祈禱最好不是心裏猜測的那樣。


安小兔將手機遞到淩霜麵前,“聿城有事跟你說。”


“二爺,請問有什麽吩咐?”


“一定要把二少夫人和小少爺毫發無傷送回到部隊,還有,注意路上狀況。”


“是,二爺。”


“……”


結束通話,將手機還給安小兔,淩霜便立刻帶她離開醫院了。


走到醫院大門口的時候。


暗衛出身的淩霜敏銳地感覺到有什麽東西從眼前一晃而過,下一秒,她大喊一聲,“保護二少夫人。”


緊接著,她高挑的身體迅速擋在安小兔麵前,雙手護著安小兔和孩子,迅速躲到旁邊的柱子後麵。


安小兔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不遠處有兩三個行人倒在血泊之中。


一時間。周圍充斥著驚嚇的尖叫聲,人影四處逃竄。


而幾個身穿黑色衣服、身材高大健壯的暗衛則將淩霜和安小兔緊緊護在身後。


“淩、淩霜、發生什麽事了?”安小兔臉色慘白,聲音顫抖地問。


她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背部正靠在柱子上,抱著孩子的雙手抑不住發抖,而淩霜正站在她麵前,牢牢地護著她的周全。


“槍擊事件。”淩霜臉色無比冰冷,言簡意賅回答道。


槍擊事件?安小兔聽了後,臉色又慘白了幾分。


想到以往在新聞上看到許多槍擊事件,都是由恐怖分子製造的,傷及許多無辜的人。


淩霜冰寒的眸子飛快審視了一圈周圍的情況,瞥見一名暗衛將車子開到門口前了,於是立即下命令道,“走,護送二少夫人上車。”


待在這裏越久,萬一對方增加人手,到時情況可能會變得越糟糕,可能還會傷及更多無辜者。


“二少夫人,孩子暫時交給我。”


淩霜說完,也沒等安小兔開口,便迅速地一手抱過孩子,另一隻手攬住安小兔的肩膀,強行將她帶離了原地。


明明是很端的一段路程,安小兔卻覺得格外漫長。


對方用的是消音槍,看著忠心盡職護送自己上車的七八個暗衛,有兩三個暗衛明明中了子彈,卻仍然咬牙強撐著,充當護盾保護自己。


安小兔腦海一片空白,眼淚卻止不住湧上眼眶,有害怕,也有無盡感激和心酸。


淩霜將安小兔毫發無傷護送上車後,又將嗷嗷大哭的孩子交還到她手上,才動作利落地從車後座躍到前麵的駕駛座上,迅速啟動車子,絕塵而去。


而車子的前後還跟著兩輛暗衛的車子。


與此同時,淩霜撥通了唐聿城的電話,將剛才所發生的事詳細地告訴他。


安小兔坐在車後座,強壓下心底的恐懼,一邊喂奶,一邊柔聲安撫著嗷嗷大哭的兒子。


小家夥倒不是被剛才所發生的事給嚇到了,畢竟那麽小的孩子,還什麽都不懂;放聲大哭的原因單純是因為淩霜抱了他,被迫離開母親的懷抱。


重回到母親懷裏後,又吃到了母乳,沒幾秒便消停了。


安小兔輕柔地扶了下兒子柔軟的頭發,很慶幸兒子沒有被剛才的事給嚇到。


不過對於除了自己和聿城之外,誰碰了都會哭的事,很是無奈。


剛才在醫院門口那有驚無險的槍擊事件,她想起來都仍心有餘悸。


另一個城市,唐聿城聽完淩霜報告所發生的事之後,嚇出了一身冷汗,立刻打了電話給安小兔。


“兔子,你沒事吧?”他緊張地問。


雖然淩霜說她毫發無傷,他還是想聽聽她的聲音,確定她是真的安然無恙。


“多虧了淩霜,我和兒子都沒事。”安小兔給了他一個安心的回答。


她一直都認為北斯城的治安是很好的,加上r國是嚴令禁槍的,從未想過會發生槍擊事件。


若不是剛才淩霜反應機敏,及時護住了她和兒子,又迅速撤離現場,她不敢想象後果會是什麽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