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4章 感覺那天晚上是被人下藥了

蕭雅白對她的說辭並不買賬,一巴掌抽在她的後腦勺,“我要是沒記錯的話,我在國外還給你打過電話的。”


意思說雖然她在國外,但還是能聯係得到的。


安小兔摸了摸後腦勺,淚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憐看著她,她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把要告訴蕭雅白,她閃婚的事忘到天邊去了,不然她一定會殺了自己的。


“你是我的好閨蜜,這麽重要的事哪能在電話裏說啊,至少要弄個儀式,當著你的麵說,才顯得你對我有多重要嘛。”她嘴巴像抹了蜜般胡說八道。


打蛇打七寸,她最了解蕭雅白的死穴了。


“嘴貧。”蕭雅白瞪了她一眼,怒氣頓時消了大半,將一個盒子塞到她懷裏,“給你這個沒良心帶的禮物。”


“沒嘴貧,我說的可是句句發自肺腑。”安小兔邊說邊拆開禮物,沒一會兒,她驚喜大喊,“啊!我最愛的香水,小白我最愛你了。”


“你該死的竟敢喊本大明星小白?我要殺了你這隻兔子。”蕭雅白剛降下來的怒氣驀地飆升,掐著她的脖子咬牙切齒說道。


她最討厭別人喊她‘小白’了,跟喊白癡似的。


“我錯了我錯了,我最愛的膚白貌美大長腿蕭美人請饒命。”安小兔一見口誤,趕忙求饒。


蕭雅白眼尖看到她無名指上的戒指,立刻鬆開掐她脖子的手,該抓住她的手腕,“我說虧得唐家還是r國第一豪門,這鑽石也太小了,太寒酸了吧?”


安母隻說安小兔的老公叫唐聿城,沒說對方家境;不過身為當紅女星的她遊走在娛樂圈與上流社會之中,知道的事自然也多;一聽這名字,便問安母是不是第一豪門那個唐聿城,沒想到還真是。


一個極為低調的男人,關於他碰不得女人的事,也絕非謠言,而是真實的。


沒想到她出國一趟,整個世界仿佛變得玄幻了。


她的好閨蜜居然和那個異性過敏症的男人……結婚了。


“這個不關唐家的事。戒指是我自己挑的,況且你也了解我,不是那種攀富愛炫耀的人。”安小兔笑笑地解釋。


知道閨蜜以為是自己吃虧了,在替自己打抱不平。


說到這個,她想起之前在kr·c國際珠寶總店挑婚戒的囧事,就覺得特別尷尬。


“安小兔你笨死了。”蕭雅白佯裝恨鐵不成鋼哼了聲,心底也清楚她性子溫淡,對錢財不怎麽看重。


這款名為‘吾愛’的戒指她在環球名飾雜誌獨家報道上看到過,後來據說上架不到兩個小時,就全部下架了。


而安小兔正帶著這枚戒指,其中的含義,她多少能猜得到的。


“來來,給我說說你倆怎麽認識的?”她一頓,又壓低聲音說道,“別跟說你倆相戀五個月的謊言,我知道你是閃婚的。”


安小兔頓時泄了氣,知道瞞不過心如明鏡的閨蜜。


“我那時一覺醒來,發現和他同躺在一張床上,然後……”她隻能紅著臉,低聲將閃婚領證的事給她說了一遍。


“你別讓我爸媽知道我閃婚的啊,我不想讓他們擔心;等以後再看看找時間跟他們坦白。”


“放心吧,我會守口如瓶的。看不出唐二爺平時那麽嚴肅沉悶的人,私底下那麽腹黑善辯。”蕭雅白見過唐聿城一兩次,給她的感覺就是嚴肅、沉悶、寡言、冷漠。


沒想到人後卻是另一副模樣。


她碰了下有些臉紅的安小兔,調侃道,“我說小兔,一夜|||情睡出一個頂級老公,你簡直是跟著時代潮流走的大贏家啊……來來,傳授姐姐點兒經驗,你怎麽睡的?”


不睡則已,一睡就睡了r國第一豪門的唐二爺。


“你別鬧啦。”安小兔捶了一下她,臉色一正,說道,“雅白,我感覺那天晚上是被人下|藥了,隻記得喝了點兒水果酒,感覺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然後一醒來就……”


因為昨晚被下|藥,藥效發作的感覺,她才想起和之前的有點兒像,但又不完全像。


那件事她也隻是猜測,沒有證據,所以到目前為止,才隻和蕭雅白說起過。


蕭雅白一聽,頓時蹙起秀眉,神色冷凝。


“這事你和唐二爺說過嗎?”


“我也是最近細想覺得不對勁的,更何況我現在也隻是猜測。”安小兔搖了搖頭。


因為昨晚……她才想起之前那次,不同的是昨晚發生什麽,她都記得一清二楚。


而第一次和唐聿城那晚,她完全沒有記憶。


“不過說回來,你因禍得福了。”蕭雅白笑著捏了捏她的臉頰,又說道,“還有啊,你現在是唐家二少夫人了,以後要出席的宴會肯定有很多;也肯定有人覬覦二少夫人這個位置,挑撥離間你們夫妻,別人遞給的吃的喝的東西能不接就不接,感覺身體有異樣就要及時跟身邊的人說……”


在宴會上,一些紈絝少爺或者富豪隻要看上哪個女子就會想下藥,這種事她參加宴會多了,也聽或見多了。


“嗷嗷聽起來好像很恐怖。”安小兔微皺著眉頭,不過經過昨晚,她吸取教訓了。


“有什麽恐怖的。不要碰別人給你的東西,像跟屁蟲一樣黏著你老公,就完全無虞了。”蕭雅白見她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樣就覺得想笑。


“喔。”安小兔點點頭。


“對了,唐二爺真的能碰女人?”蕭雅白感到有些不可置信,畢竟她可是親眼見過唐聿城有次被一個女人故意碰了,然後直接進了醫院。


“哎呀,蕭雅白你問題好多,沒事趕緊滾啦。”安小兔拿枕頭打她。


她太了解蕭雅白了,表麵是玉女影星,私底下思想可汙了;再讓她問下去,估計就要問一夜幾次了。


“安小兔,你剛剛還說最愛我的,結果現在有了男人,就立刻把我一腳踹開,太讓人心寒。”蕭雅白捂著胸口,發揮她那精湛到極致的演技,眼淚說來就來。


“哈哈哈我不是男人,你的眼淚對我沒有用的。”上過無數次當的安小兔,對她的演技已經完全免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