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7章 不過去,怎麽殺你?

唐墨擎夜伸手要一把推開她,卻感覺全身無力,同時小腹升起一股燥熱難受。


有過同樣經曆的他立刻明白了著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該死的,他又被下ll藥了!


回想了一下今晚在宴廳所入口的東西,他並沒有吃什麽東西,隻是跟賓客們打招呼的時候,意思性抿一下酒。


香檳塔那麽多杯就,不可能就他拿的那杯被下藥了吧?


然而他端的酒杯全程沒離開過視線範圍內,對方是怎麽下藥的?這是唐墨擎夜百思不得其解的。


他眸光冷厲而陰狠地瞪著安娉婷,毒舌罵道,“滾開!不知羞恥的女人。”


“你確定要去離開麽?”安娉婷強忍著心中的恐懼,胸前的波濤蹭著他結實的胸膛。


藥效來得非常快速而猛烈,很快,唐墨擎夜就感覺全身像被火燒般炙熱難受,那快要在體內爆炸,卻找不到發泄口的欲望,非常折磨人的意誌和身心。


而安娉婷此時已經將禮服褪到了一半,她的身體緊貼在他前麵。


讓唐墨擎夜有種天降甘露,澆灌著他久旱幹枯的身體般,不過同時又覺得惡心透了。


“擎夜,要了我吧,要了我,你就可以得到釋放,不會這麽難受了。”安娉婷嗓音嬌軟誘惑,又用身體磨蹭著他的身體。


沒想到司空琉依這麽厲害,竟然能在唐家對唐墨擎夜下藥,還能料到他會來這休息室,而不是回唐家主屋換衣服。


唐墨擎夜後退了兩步,感覺視線開始模糊了,他抬手想要掐安娉婷的脖子,卻不怎麽使得上力氣。


發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讓自己保持清醒。


若是以往,他不會讓自己這麽憋屈,承受欲望的煎熬;可是……想到某個女人……


深吸一口氣,唐墨擎夜用盡所有力氣推開安娉婷,然後身子發軟地跌坐在沙發上,大口喘著氣從口袋掏出手機。


他絕對不允許這個女人得逞。


安娉婷被推倒在地上,倒吸一口氣,沒想到他還有這麽大力氣。


下一秒,見唐墨擎夜拿出手機似乎要打電話去救,她趕忙忍痛從地上爬了起來,揮手將他的手機給拍掉,跌到地上。


現在是唐墨擎夜最脆弱的時候,她不會讓他有機會向外界求救的。


正巧她最近是危險期,如果能趁今晚懷上他的孩子,絕對能母憑子貴嫁入唐家。


“該死的!”唐墨擎夜聲音無比冰寒地咒罵了一聲。


跟著,他不知從哪兒拿出一把精致小巧軍刀,刀刃大概五六厘米長,是平時攜帶在身上,無聊時拿出來玩玩的。


見安娉婷朝自己撲上來,他一手揪住安娉婷的頭發,僅有幾厘米的鋒利軍刀毫不留情紮入她的肩膀,再猛地拔出來。


“啊!!!”安娉婷感覺肩膀一陣劇痛,慘叫了一聲。


緊接著看到鮮血從肩膀噴出,有看到唐墨擎夜手上閃著寒光的小刀,她嚇得麵如死灰,趕忙捂住流血不止的肩膀。


“嘖嘖、捅偏了。”唐墨擎夜身體靠著沙發,無比惋惜地說了一聲,雙眼猙紅如惡魔,語氣充滿殺氣咬牙說道,“要是能紮破脖子的大動脈,就死定了……不過沒關係,這一次我絕不會在捅偏的。”


他說完,手掌撐著沙發上,拖著發軟無力的身體,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他以前是不傷女人的,不過安娉婷這個賤人讓他破例了。


安娉婷全身發冷,看著整個人散發著濃烈殺氣的唐墨擎夜,瑟瑟發抖個不停。


“你、你別過來……”安娉婷帶著哭腔警告著,一邊不停後退。


這個男人是惡魔,好可怕!


他絕對會殺了自己的。


“不過去,怎麽殺你?你應該感到……榮幸,你是第一個能逼得我出手的女人。”唐墨擎夜為了保持清醒而不惜咬破舌頭,他吐了一口血沫,緩步朝安娉婷走去。


視線已經變得很模糊了,隻能隱隱看到安娉婷的模糊身影。


安娉婷此時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她後背貼在門板上,屏息看著正朝自己一步步走來的惡魔男人。


“你不是很想我要了你麽?比起活人,我更喜歡j屍,我的確很久沒有過女人了,尤其是屍體……我的地下收藏室裏放著不少女性標本,不過那些已經玩膩了,你就做我的下一個標本吧,我一定會把你做得比之前的標本都要漂亮好看的。”唐墨擎夜刻意將自己說成變態,高舉著手中的軍刀,大有下一秒就會把刀子插到安娉婷身上的氣勢。


感覺精神和理智一陣恍惚,他往自己手臂狠狠割了一刀,異常旺盛的欲火暫時得到壓製之後,他有重新將注意力轉移到安娉婷的身上。


“啊啊啊!”


他手臂的鮮血噴到安娉婷臉上,把她嚇得放聲尖叫,顧不得自己肩膀還受著傷,也顧不得高跟鞋掉了一隻,她飛快掃了眼四周,才發現自己後背靠著的正是休息室的門,手忙腳亂打開門,逃離了休息室。


直到安娉婷徹底離開了,唐墨擎夜才鬆了一口氣,轉身走回去撿起地上的手機,撥了個電話給唐聿城……


二樓宴廳


眾多賓客看到安娉婷臉色慘白,衣裝有些淩亂還沾了不少鮮血,從三樓的休息區跑下來,嘴裏還吐字不清地說著些什麽,好像經曆了什麽可怕的事情般。


“娉婷,發生什麽事了?”安老看到孫女這副模樣,立刻上前問道。


“好可怕……爺爺我們快走。”安娉婷像是魔怔了般。連身上的傷都顧不上了,拖著安老就要離開。


“管家,送客!”唐聿城將兒子交給安小兔抱好,臉色陰沉地命令道。


“聿城你這是什麽意思?”安老沒想到唐聿城什麽都沒問,就直接把他們給打發了。


“安老,你最好問一下你的孫女都對我三弟做了什麽?這件事,等我改天有空了再去安家算清楚。”安老是安小兔的爺爺,然而唐聿城此時連‘爺爺’都不叫了,直接稱呼安老。


他說完之後,目光冰沉狠戾地掃了眼安娉婷,然後快步朝樓上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