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6章 陰謀合作

唐墨擎夜目光掃過桌上的水晶酒杯,看到那個像蒼蠅般跟在自己身後的身影,他臉色陰沉了幾分。


要不是安老是小兔嫂子的爺爺,他不得不給安家幾分薄麵,否則早就讓那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安娉婷當場難堪了。


瞥見蕭雅白的身影,他唇角勾起一絲妖孽弧度,大步而優雅地朝蕭雅白走去。


“幫擋個爛桃花。”他的大掌貼上她的腰,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道。


蕭雅白本來是要掙紮推開唐墨擎夜的,不過一看那朵爛桃花是安娉婷,她立刻忍了下來。


兔子幾乎跟她無話不說,安娉婷欺負兔子的事,她也知道的。


沒想到她幹兒子小安年的滿月宴,安娉婷居然敢來。


安娉婷看到唐墨擎夜突然摟著蕭雅白,臉色僵了一下,臉上的血色退了幾分。


“唐墨三少,她是……”她走到兩人麵前,有些受打擊地問。


“我未婚妻。”唐墨擎夜笑容殘忍答道。


“你……她……你之前不是在網上澄清說跟她並不是戀人關係麽?”安娉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瞪著蕭雅白。


“不是戀人關係,就不能是未婚夫妻關係嗎?”蕭雅白身高比安娉婷要高幾公分,有穿著一雙十公分的高跟鞋,居高臨下睥睨著她,冷笑反駁道。


她這聲‘未婚夫妻關係’聽得唐墨擎夜整個人都身心舒暢了。


“我家雅白素來低調,不想高調地公開我們的關係,我才順著她的意,再網上發文澄清的。”唐墨擎夜很默契地配合道。


“不、不可能……”安娉婷猛搖著頭,拒絕承認這個讓她大受打擊的事實。


“你還沒跟爺爺打招呼呢,我帶你過去。”唐墨擎夜溫言對蕭雅白說完,環著她的腰朝唐老爺子那邊走去,留安娉婷一個人在原地。


安娉婷呆愣地站在原地,失神的她感覺不到周圍人投來的目光。


不知過了過久,感覺被手臂被人碰了一下,她回過神來發現是安老,便喊了聲,“爺爺,怎麽了?”


“娉婷,你在發什麽愣?”安老微蹙了下眉,心裏有些不悅。


孫女跟小兔的關係很不好,他也沒打算今天帶她來的,隻是見她執意要來,自己隻好帶上了。


“沒、沒什麽。”安娉婷低下了回答。


心裏卻在盤算著一些事。


“不要做有失禮儀的事,或者亂說話,你今天代表著安家,在場的人都注意這你的一舉一動呢,知道嗎?”安老再次叮囑。


“是,爺爺我記住了。”安娉婷還是低著頭乖順地回答。


之後就一直寸步不離地跟在安老身邊,不過目光卻時不時掃過宴廳的每一個角落,不死心地尋找那抹身影。


聽到短信的提示聲,她從戴著手上的小包包裏拿出手機,是一個國外的陌生號碼,一眼看到短信內容裏的‘司空琉依’這四個字,她猛地被嚇了一跳。


“爺爺,我去個洗手間。”安娉婷對安老說完這句話,不等安老回答,就匆匆離開了宴廳。


等到了洗手間,關上門之後,她才敢把那條短信打開看了起來——我是司空琉依,要不要合作,我可以幫你除掉蕭雅白。


看完短信,安娉婷嚇出了一身冷汗,司空琉依是毒梟的事,她是從報紙上以及網上知道的;如今司空琉依是整個r國重點通緝的對象。


司空琉依怎麽知道她來參加安小兔兒子的滿月宴?還在這個時候給她發短信?


莫非她混了進來?


想到有這個可能,安娉婷的心髒狂跳個不停,整個人處在一種極度驚恐的狀態中。


就在這時,短信提示聲又響了起來。


她嚇得立刻收回了神,看到短信內容:說話,我知道你正在女洗手間。的那一刻,她被嚇得差點兒尖叫出聲。


緊緊捂住嘴巴,安娉婷雙手顫抖地回複司空琉依的短信:你在哪裏?


很快,司空琉依就回了話,‘我在哪裏不重要,就問你肯不肯配合我?不覺得蕭雅白剛才的態度很囂張嗎?除了我,沒人能幫你得到唐墨擎夜。放心,雖然你我曾經有些矯情,不過你跟我又沒有毒品上的交易,警方是不會對你怎樣的,你隻要幫我一點小忙,就可以得到大收獲了。’


司空琉依給出的誘惑,讓安娉婷有些動心又忐忑不安,一時拿不定注意,然後搖擺不定地回複司空琉依短信:


‘你讓我考慮考慮。’


‘最遲明天給我答複,沒有你的幫助,我要解決掉安小兔,頂多棘手一點而已。’


安娉婷咬了咬唇,想了一會兒,又發短信給司空琉依,‘我怎麽知道你一定能讓我和唐墨擎夜在一起呢?你如果能讓我今晚和唐墨擎夜度過一夜,我就幫你。’


她不知多少次幻想能和唐墨擎夜一夜纏ll綿的情景,想到蕭雅白剛才那番話,蕭雅白還是安小兔的好朋友,她的眼神冷了幾分。


要讓蕭雅白一夜之間從天堂墮入地獄。


‘你去15號貴賓休息室等著。’


‘……’


和司空琉依談判完之後,安娉婷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離開了洗手間,直接去了司空琉依說的15號貴賓休息室。


……


唐墨擎夜臉色有些難看,邊走路邊用手帕擦拭著衣服上的紅酒漬,在心底咒罵了幾句那個不小心潑了他一身酒的賓客。


推開貴賓休息室的門走了進去,看到安娉婷酥ll露地躺在沙發上,眼神迷離,禮服撩高到大腿根,刻意擺出一副性感撩人的模樣,他臉色黑了幾分。


“安娉婷,誰允許你擅自踏入我的私人休息室的?立刻給我滾出去。”他聲音冰寒地命令。


不知羞恥的女人!


“擎夜~”安娉婷緩緩從沙發上起身,赤著腳踩在地毯上,向他走去。


唐墨擎夜聽到她用那種語氣喊自己的名字,整個人都炸了。


這裏沒有其他人,他也就不用估計什麽所謂的禮儀和麵子了,一把扣住安娉婷的手臂,拽著她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但沒想到安娉婷卻像八爪章魚般,雙手緊緊地抱住他的腰……


“聽說你挺長一段時間沒有過女人了,你不想要我麽?”安娉婷語氣嬌嗲酥軟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