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3章 給我說說當時的情形

安小兔一直盯著他看,卻並沒有注意到他的睡袍敞開了不少。


看到他肩上已經痊愈的傷疤,她眼睛微眯了一下,緩緩抬起手朝他的肩膀伸去。


唐聿城還以為某個小女人要情不自禁對自己動手了呢,於是他彎起唇角,等著她下一步動作。


“聿城……”她輕喊了聲。


“嗯?”他嗓音低沉應道。


“你給我說說當時的情況吧。”她撫上他肩上曾經受過傷的地方,輕言說道。


“不是說過讓你別再操心這件事了嗎?”他語氣微沉,把她的手給拉下來。


那件事隻是暫時告一段落,但還並沒有完結。


她堅持道,“我隻是想聽一下當時的情況,又沒有要往下深究的意思,況且事情都過去了,你就給我說說嘛。”


唐聿城還是拒絕了她的要求,但在她的軟磨硬泡之下,拗不過她,隻好言簡意賅地將事情給她說了遍。


“我們的人,有些提前偽裝成搬運工,也有的偽裝成碼頭的海關工作人員;海關那邊的高層隻知道有一批危險物品會從碼頭流入北斯城,一旦流入,最先被問責的就是監查疏忽的海關部門,因此他們也相當的重視;並且接到上麵的指示,全力配合我們這邊行動。”


“對方很狡猾,把毒品製成糖果和其他零食,差點兒蒙混過關;發現毒品後,對方就先開了火,跟著就是兩方交戰了;對方手段比較狠辣,即使做了完全的保護措施,我們這邊還是有一個特種兵犧牲了,有四五個重傷。”


唐聿城盡量輕描淡寫地給她講述當時的萬分驚險情形。


“後來結束之後,我跟著去了醫院,直到那幾個重傷的從手術室出來之後,我才趕回部隊”


“那你是怎麽受傷的?”她又問。


即使聽他輕描淡寫地講述著當時發生的事,但她還是能感覺到當時的情勢有多緊張和危險,可能比電影裏演的還要可怕不知多少倍。


“有個部下差點兒中槍,我拉了一把,子彈就從肩膀上擦過去了。”他語氣淡淡地回答。


他當時是有穿著防彈衣的,不過沒想到那子彈的威力會那麽大,竟然能穿過防彈衣。


如果那幾名毒梟組織的重要幹部持的是普通手槍的話,他們的人根本不會重傷或者犧牲。


安小兔緊緊地抓住他的手掌,“以後小心些。”


他是為了救部下而受傷的,她沒辦法說讓他以後自私一些之類的話,但求他盡量不要讓自己受傷了。


“嗯,我會為你而保護好我自己的。”


他微微傾身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又低頭吻了一下熟睡的小家夥額頭。


“那司空琉依呢?她是不是也是那個毒梟組織的人?”雖說答應了他不會深究後麵的事,可她還是忍不住問道。


唐聿城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就知道她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不過司空琉依這個人,他覺得自己還是必須特意給她提個醒的。


“如你當初所猜測的,她是那個毒梟組織的幕後大boss。”他淡然回答道。


“她、她、她……”安小兔嚇得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緩了好一會兒,她還是有些呆愣地說,“她應該還不到三十歲吧,這麽年輕……”


她覺得這個世界玄幻了。


司空琉依這麽年輕,居然就成了那麽大一個毒梟組織的領袖。


而且她想不通,司空琉依幹嘛放著好好的司空家族千金不做,非要跑去當什麽毒梟。


知道她想說什麽,淡笑說道,“她是司空家族的繼承人,利用司空家族的財產以及其家族集團,能讓她成立並迅速壯大毒梟組織。”


“握草!她瘋了?”安小兔一時沒忍住爆了句髒話。


那些毒販不都是為了錢,才製毒販毒的嗎?司空琉依竟然將那麽大一個家族集團倒貼錢進去。


她該不會隻是想成為世界第一大毒梟吧?


“確實是瘋了。”他冷冷扯了一下唇,聽她爆髒話感覺有點兒可愛。


“感覺這樣好可怕。”


安小兔沒辦法理解司空琉依的行為和腦回路,想到之前和司空琉依接觸過的種種情形,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不怕,我會保護你。”他淡笑著捏了下她的臉頰。


還有更可怕的事呢,不過他覺得沒必要跟她說。


“那司空琉依現在在哪裏?還在北斯城嗎?”安小兔又問。


她知道司空琉依喜歡唐聿城,聽說上次在唐家自己差點兒意外早產的事,也是司空琉依所為。


如果司空琉依還在北斯城的話,她很怕哪天在街上,被司空琉依從背後開冷槍給弄死了。


“怎麽可能還在北斯城,在毒品交易之前,她就已經潛逃到國外了,不過……”唐聿城沉默了一下,才語氣格外嚴肅凝重地說,“她以後可能還會回北斯城。”


而且司空琉依不止一個身份,一旦到了國外,想要追查或者緝捕就很困難了。


安小兔聽著他前半句話,頓時鬆了一口氣,然後聽完後半句,整顆心又吊了起來。


“她還敢回來?”


明知道整個北斯城乃至r國都在通緝她,她竟然還敢冒險回來。


“嗯,以後要是司空琉依有私下聯係你的話,不管說了什麽,絕對要告訴我,知道嗎?”他嚴肅叮囑道。


司空琉依一定會回北斯城,而且是衝著小兔來的。


在司空琉依落網之前,他必須小心謹慎地保護好她的周全。


“我知道了。”安小兔鄭重地點了一下頭。


雖然恨怕司空琉依,不過她心想以後自己都跟著聿城待在部隊裏,就算出去也是形影不離的,她應該不會有什麽危險的。


“關於你知道這件事以及你也參與了這件事,絕對不能對任何人提起,知道嗎?還有,這件事以後也不許再問了,絕對不能再問,一次都不行,記住了沒有?”唐聿城再三強調和叮囑。


若是讓司空琉依知道是小兔找出突破口,並毀了她多年的計劃,司空琉依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對小兔下手的。


“嗯,我知道了。”安小兔看了眼熟睡的兒子,點頭應道。


她以後負責照顧兒子就好了,不讓他分神來擔心自己。


“睡覺吧。”


他說完,跟著就把燈給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