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章 這麽大個人了,還爭寵

吃過午餐後,唐聿城確定安小兔情緒上沒有什麽不對,才送她回安家。


兩人剛踏出電梯,迎麵就碰上一個身穿中山裝,頭發花白的老人,拄著手杖,老人臉色掩不住的陰沉氣氛;身子看起來還挺硬朗,渾身散發著一種鐵骨傲氣,讓人覺得很有壓迫感。


他身旁跟著一個將近五十歲的中年男人,一臉恭敬嚴肅。


安小兔心底有些驚訝,這個平民舊小區居然會有這種看起來大富大貴的人物走動。


不過她也沒太刻意留意,隻覺得對方應該在等電梯,便拉著唐聿城匆匆走出了電梯。


擦肩而過的瞬間,唐聿城和那老人彼此打量了對方一眼,前者眉頭幾不可見蹙了下,後者則眸光冷沉了幾分。


那老人和中年男人先後走進電梯,待電梯門關上後。


中年男人老陳有些不解,“老爺子,你怎麽沒趁這個機會和二小姐相認?說不定能讓二小姐……”


“還不是時候,我自有我的計劃。”那老爺子冷哼一聲,似乎還在為不久前發生的事而氣憤未消。


想到那個男人是安小兔的丈夫,他緊握了握手杖,眼底掠過幾絲寒意。


……


安小兔帶著唐聿城回到安家,見客廳擺著果盤和幾個未來得及收的茶杯,有些好奇問道,“媽,家裏來客人了?”


安母微怔一下,臉色有點兒蒼白,明顯沒想到安小兔會在此時回來。


不等她回答,安父便替妻子淡笑回答道,“是爸以前公司的幾個同事,來聚聚,聊聊天。”


“聿城,來,快坐快坐,我去泡壺茶,吃過飯沒有?”安母回過神來,趕忙招呼女婿坐下。


雖然女兒昨晚一夜未歸,不過看是和女婿在一起,也識趣地再多問。


安小兔有種自從結婚後,家中地位一落千丈的感覺,於是佯裝吃味道,“媽,我感覺你變得偏心了,你怎麽沒問我吃過飯沒?”


“去去去,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有女婿等於多了半個兒子;你能跟他比麽?”安母故意打擊她,嘴邊卻掛著無奈又寵溺的笑。


這麽大個人了,還不害臊的爭寵。


“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安小兔嬌哼了一聲,徒手抓起擺在桌上切好的水果吃。


“媽,我和小兔已經在外麵吃過飯,現在送小兔回來,喝杯茶就走。”唐聿城端坐在沙發上,背脊挺直,雙手放在膝蓋,見安母已經動手泡茶,不好拂她的心意說立刻離開。


“好好。”安母連連點頭,“水果在桌上,自己隨意,都是一家人,就不必拘束客氣了。”


“嗯,”他淡淡應了聲。


“喏。”安小兔拿了塊水果遞到他唇邊。


安母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底,隻是笑了笑,心底有些欣慰。


有什麽比女兒幸福更重要的?


唐聿城在安家坐了會兒便離開了,而安小兔昨晚被折騰了一晚,也回房間補眠了。


剛躺下,想起唐聿城在餐廳吃飯時的警告,她趕忙從抽屜裏翻出戒指,戴在無名指上。


手機鈴聲突然想起,她拿起一看——安娉婷。


想到昨晚她是替安娉婷送紙巾去,才發生了那樣事的……


“喂,小兔,你沒事吧?昨晚的事我都聽說了;非常對不起,如果昨晚不是我讓你給我送紙巾去洗手間,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電話那頭,安娉婷低泣著無比歉意又內疚說道。


她原本隻是想試試運氣,沒想到那個下藥的男人真的會尾隨安小兔,就差一點點了……卻沒想到關鍵時刻唐墨擎夜出現了,救走了安小兔。


當時安小兔被人下了藥,藥效已經發作,而唐墨擎夜向來風流多情,兩人……


想到這些,安娉婷就妒恨得紅了眼。


安小兔並不知道唐墨擎夜當時就已經讓人封鎖了消息,因此完全沒懷疑安娉婷怎麽會知道這件事。


因此,聽到安娉婷焦急又滿含內疚的語氣,她心底升起一絲暖意,昨晚出事以來,安娉婷是第一個打電話來問候她的。


“謝謝娉婷老師關心,我沒事了。”她笑笑地說道。


想到昨晚某人的強悍,瓷白的小臉一紅,雖然也是在她被下藥的情況下發生那種事,但唐聿城這次是征求她的意願之後才……


安娉婷聽到她語氣透著一絲幸福的味道,心一沉,臉色有些陰冷。


唐墨擎夜是誰?r國第一豪門繼承人,縱使他風流多情,可仍是北斯城萬千女性趨之若鶩的男人。


昨晚那種情況下,兩人肯定……


這種感覺讓她頓時猶如活吞了一隻蒼蠅。


深吸一口氣,安娉婷擠出一抹笑,語氣溫和說道,“既然沒事,那我就放心了,沒什麽事我先掛電話了。”


“嗯嗯,再見。”


安小兔掛電話後,揉了揉酸軟的腰,這一睡就睡到傍晚,夜幕降臨。


還是被用力搖晃,一聲聲滿是怒氣的女高音吼醒的。


“安小兔,你還不給本小姐醒來!!!”蕭雅白一雙白皙漂亮爪子抓著安小兔的肩膀用力搖晃,中氣十足大吼。


安小兔潛意識裏捂住耳朵,惺忪睡眼才緩緩睜開。


“雅白,你回來啊?”她揉了揉眼睛,看著她滿臉怒氣,“怎麽了?誰又惹你生氣了。”


任外界誰也想不到,當紅女星蕭雅白和大學實習老師的安小兔是好閨蜜。


“本小姐再不回來,你這死丫頭就要瞞著我生孩子了。”蕭雅白沒想到自己出國拍個廣告,揚言28歲之前絕對不結婚的好閨蜜。


居然閃、婚、了。


虧她在國外還花了心思給她帶紀念品回來,沒想到這死沒良心的死丫頭居然瞞著她閃婚了。


安母說她和那男人相戀五個月領證的,可以自己對她的了解,隻想說兩個字:狗屁!


她安小兔騙得過別人,可騙不了自己。


安小兔清澈無暇的眸子閃過一抹心虛,她擠出一抹僵笑,然後雙手抱著蕭雅白。


“嘿嘿嘿……我沒有要瞞你的,你之前不是在國外嗎?我想著等你回來,再告訴你的,沒想到蕭大美人消息這麽靈通。”她邊說著,小腦袋討好地蹭了蹭她。


寶寶們,微笑知道最近更得很慢,目前一天更2000字,請再等等……編輯安排26號開始暴更,麽麽噠!愛你們。記得點讚、追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