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4章 我這就去殺了他

安小兔傾身湊到他身邊,一把將他給小家夥吮的手指拿開。


她嚴肅地說,“你的手都不知幹不幹淨,不許塞到兒子嘴裏。”


剛出生的嬰兒可是很脆弱的,萬一把細菌吃到肚子裏就不好了。


“我洗了手的。”唐聿城抬眸看了她一眼,把指甲修剪得幹淨整潔,格外修長好看的手指伸到她麵前,淡定從容地說,“你看,或者你嚐嚐看?”


說完,把手指湊到她唇邊。


安小兔看了一眼他的手指,然後低下頭報複性地用了不小力咬了他一口,立刻鬆開了。


“有毒。”她哼了一聲,然後躺下了。


之前經常在網上看到別人吐槽說什麽不到生孩子的時候,不知道你嫁的的人是狗——


比如說什麽生了孩子本來身體就傷著,然後老公以不懂照顧孩子為由拒絕,要半夜拖著疼痛身體起來給孩子喂奶啊、換尿布啊,孩子哭鬧還要哄啊什麽的……總之孩子的什麽事都要自己動手來做,而那個名為老公的男人隻負責播種而已。


她那時看了就很恐婚恐孕,覺得那結婚幹嘛?要男人何用?


不過現在她覺得要是嫁對了人,那些問題都是不存在的。


就像她家小安年,從出生就隻粘他爸比,除了喂奶時才會跟自己親近,其餘時間抱一下他就一副快哭不哭的模樣。


換尿布什麽的,也都是這個男人來做,根本不給她動手的機會。


不久前才吃了早餐,安小兔這會兒並不困,但躺床上又覺得無聊,不知道該幹嘛。


於是坐在病床邊椅子上的男人說道,“聿城,手機給我一下。”


“別玩那麽久。”唐聿城邊叮囑著,從桌麵上拿起手機遞給她。


“知道了。”她應了聲,刷了下朋友圈。


朋友圈的人不算多,安小兔往下滑了一會兒,便看到唐墨擎夜昨天發的視頻動態了。


她懷著好奇點開視頻,看到某個男人抱著兒子默默掉淚的畫麵,一時間內心受到了極大衝擊。


這個男人喜獲兒子?喜極而泣?


確定是喜極而泣?這視頻裏的表情她怎麽看都不覺得像是喜極而泣啊。


看動態發布的時間,應該是在她昨天睡著了之後拍的。


察覺到一道詭異的目光注視著自己,唐聿城語氣平淡地說,“你的眼神很奇怪。”


“聿城,小兔子是兒子,你開心麽?”她突然問道。


“你覺得呢?”他反問。


他還是比較喜歡女兒,但這小兔崽子是小兔生的,是他和小兔的第一個孩子,他會喜歡的。


“開心到喜極而泣?”她忍笑說道。


“不至於。”他覺得這小家夥還挺好玩的。


誰都不能隨便觸碰她,碰了就哭,就自己可以隨便抱、隨便碰。


“是嗎?你去看看你三弟的朋友圈。”安小兔覺得自己還是好心提醒他一下比較好。


唐聿城不太明白她的話是什麽意思,他三弟的朋友圈有什麽好看的。


沉默了幾秒,從口袋掏出手機點開朋友圈,直接找到進入唐墨擎夜的朋友圈,第一條動態就是他昨天發的。


看完視頻之後,唐聿城的臉色變得極難看。


“我這就去殺了他。”他倏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抱著兒子就朝病房門口走去。


“回來!唐聿城你給我回來,要把兒子抱去哪兒。”安小兔趕忙開口阻止。


聽到她的話,唐聿城這才想起自己手上還抱著小家夥。


轉身折返回來,把孩子放到她身邊躺著,“我去去就回。”


說完,不等安小兔阻止,已經閃身離開病房了。


沒過多久,淩霜從外麵敲門後走了進來,說道,“二少夫人,安老先生來了。”


“爺爺?”安小兔微怔了一下,然後立刻說,“快請我爺爺進來。”


“是。”淩霜冷冷應了聲,又轉身出去了。


很快,淩霜帶著安老和提著一大堆補品禮物的管家走進病房,快步走到病床邊,將病床調高。


“爺爺。”安小兔笑著喊了聲,又解釋說,“對不起,昨晚想起來要通知您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怕吵到爺爺睡覺,就隻發了短信。”


“來來,給我看看曾外孫。”安老在旁邊的椅子坐下,沒計較她沒有第一時間通知自己已經生了的事。


今早打了電話問兒子,聽說是昨天淩晨陣痛的,然後唐家都緊張得手忙腳亂的,就連她父母都差點兒忘記i通知了,一時記不得告訴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小家夥不太讓人碰他。”安小兔有些無奈地將孩子從床上抱起來,看到他立刻擺出一副想哭不哭的模樣,她就有些鬱悶。


看著安老伸手過來想抱抱孩子,她也隻好將孩子放到他手裏了,提醒道,“他可能會哭。”


然而奇跡的,安老笑嗬嗬地抱過小家夥,他卻沒有立刻哭出來,黑曜石般漆黑漂亮的眸子轉了轉,表現乖巧安靜。


“哪裏會哭了,明明很乖巧。”安老看著粉粉嫩嫩的人兒,感覺自己的心髒都要被軟化了。


“呃……”安小兔也有些意外。


除了聿城,爺爺還是第二個抱小安年卻沒有立即嗷嗷大哭的。


不過沒過兩分鍾,小安年就就用行動打了安老的臉,扯開嗓子哭了起來。


“我所得沒錯吧。”安小兔無奈地笑道。


安老哄了一會兒都沒辦法把小家夥哄停別哭,不得已安小兔隻能抱回來了。


小家夥小手抓著她的一副,哭著在她胸前蹭了蹭,聞得到卻吃不到,然後就哭得更厲害了。


淩霜看出安小兔的窘態,於是開口說道,“安老先生,小少爺可能是餓了,麻煩請您到外麵會客室坐一會兒,等二爺回來了再抱小少爺出去陪您。”


“哦好好,那我們到外麵等吧。”安老看了眼曾外孫,立刻便明白了。


由管家扶著從椅子上站起來,離開了病房。


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後,安小兔才解開衣服紐扣用吃貨的方式安撫小家夥。


看著兒子一邊抽泣一邊吸奶,安小兔表示好頭疼好無奈。


那個男人不再,除了這個方法,她完全不知道該怎樣讓他停止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