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01章 是危險?還是有驚無險

由於唐聿城的工作比較緊張,在唐家住了一晚之後,第二天吃過早餐,便回部隊繼續了。


距離緝毒行動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安小兔能明顯感覺到唐聿城的情緒也隨之緊繃,經常吃過晚飯後,送自己回房間,吩咐有什麽需要找淩霜,然後就去忙了。


經常她睡到半夜差不多一點時醒來,發現他還沒回房的。


不過這樣的日子隻持續到行動前的第三天,唐聿城便一反常態地恢複以往的狀態,甚至比平時還要清閑。


比如,工作日帶她出來逛街、吃大餐,還有買買買。


給她買、給小兔子買、以及他自己,就連淩霜和容嬸也有份。


“聿城,你這樣子,讓我覺得有些不安,就好像在……”安小兔雙手捧著一個酥脆香甜的奶油泡芙,一雙清澈眼瞳望著他。


“在什麽?”唐聿城淡然一笑,低下頭湊緊她的臉,舔去她嘴角沾了一星點的奶油,嗓音低沉說道,“像在離別前的歡聚?”


聽到這話,安小兔想也沒想就將手中的奶油泡芙直接糊到他臉上。


她生氣地道,“唐聿城,不許你烏鴉嘴瞎說。”


“我這樣做,是為了讓敵人放下戒備心,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唐聿城貼在她耳邊,壓低了聲音解釋道,“知道了麽?笨蛋。”


說完,將自己臉龐上的奶油蹭到她的臉上。


既然司空琉依知道他的身份,那麽行動之前,肯定會格外謹慎小心的,說不定還有人在暗中監視著他們。


安小兔感覺一陣油膩涼意,驚得她‘啊’地低叫一聲,抬手一摸,看到一手奶油,便佯怒說道,“唐聿城你是不是欠揍了,竟敢把奶油蹭我臉上。”


“我隻是把奶油還給罪魁禍首而已。”他語氣淡淡,下一秒想到了什麽似的,眸色動了動,有些期待說道,“要不,我幫你舔幹淨吧。”


“滾開。”安小兔用手推開他的臉,“給我重新買一個回來,立刻!”


“女暴君。”他低聲嘀咕了句,然後吩咐淩霜去買了。


心道:加油多吃些,然後就可以變成白白胖胖的兔子了。


……


接下來的兩天裏,唐聿城就如前一天般,帶安小兔去吃吃美食,喜滋滋地看著她的體重一點一點往上漲,又或者逛商場買買衣服買買首飾,以及一些嬰兒用品,每天都滿載而歸。


直到行動前的一天晚上。


安小兔隻要一想到明天的行動會很危險,心裏就格外的不安,雖然在這之前就一直做好了心裏準備。


雖然打心底裏認為唐聿城這次行動不會有任何事的, 相信他肯定會平安回來的。


可隻要一想到平時經常在網上看到的一些緝毒新聞,好多報道說一些緝毒警察或者協助緝毒的特種兵,都是在捕捉毒販的時候,因為追捕毒販而受傷、甚至是殉職的。


想到唐聿城此時還在書房裏,為了明天的行動而做最後的準備工作。


安小兔就越發控製不住往不好的方向去亂想,然後悄悄躲在被窩裏,因為擔心和緊張而默默哭泣著。


她真的很不想他親自出動,不想他經曆危險……


不知過了多久


唐聿城忙完最後的準備工作回到房間時,聽到被子裏傳來壓抑的哭泣聲,他身體一僵,心髒傳來一陣抽痛,放慢了腳步朝她走去。


在床邊坐下,動作輕柔地拉開被子。


看到她眼眶紅紅的,蓄著淚水,臉上也掛著來不及擦的淚水,模樣格外脆弱,讓人心疼不已。


他深吸了一口氣。將她從床上拉起來,擁入懷中,撫著她的背


“兔子,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他吻去她臉頰上的淚水,安撫著說道。


安小兔用力地把臉埋進他的胸膛,緊緊地抱住他的腰。


“嗚嗚……能不能不要去?我真的很怕……上回的行動都沒有這次危險,可你還是受傷了;你都還沒見到小兔子呢,我不想你去……我不許你去,聿城。”


說到最後,低聲的抽泣變成了撕心裂肺的痛哭,像是丟失了心愛之物的孩子般,無助又害怕。


身為一軍之首,他的責任比其他人要重,也就意味著他所要經曆的會更危險。


想到司空琉依之前說握有什麽重要的籌碼要跟他做交易,可是明天就是毒品交易的日子了,司空劉有卻始終都沒有找上他……


突然間,安小兔對某些事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想到那支錄音筆裏的對話內容,想到她當時給他說了那個詞的含義之後,他的反應……


她對方哭聲聽得唐聿城心裏難受極了,喉嚨湧上一股酸澀。


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他沒辦法答應她的懇求,隻能安慰她說,“不會的。我向你保證不會有事的,上次是我一時大意才會受傷,這回我一定格外小心。不會再受傷了;最遲……最遲明晚就回來了,好不好?”


“不好。”安小兔猛地搖了搖頭,那麽那一個毒梟組織,那麽大一批毒品……


或許知道他身份的司空琉依也參與其中。


為此,她不惜撂下狠話威脅,“唐聿城我不準你去,你要是敢去,我就跟你離婚;我知道軍魂可以離的,隻是比較難而已;你要是敢去,就算你毫發無傷回來,我也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即使明知自己說的這些話非常任性、無理取鬧,但為了他的安慰,她也顧不得這麽多了。


“兔子,我不得不去。”唐聿城歎了一口氣,吻了吻她的唇,說道,“這是我選擇的路,從一開始,就注定了隻能這樣走下去,即使會有危險,我也必須以此來換取北斯城千萬人的安寧和平。”


停頓一下,他繼續說道,“兔子你不是一直都支持我的麽?這一次,我也需要你的支持。”


“嗚嗚……我不要再支持了,我隻要你好好的,不再受到一絲傷害。”


這一刻,安小兔在想,為什麽他當初沒有選擇從商,像唐墨擎夜那樣,不用總是有危險的任務需要他親自出動,她也不用總是為他而提心吊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