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93章 我是進來伺候夫人的

之前,司空琉依就以手中握有的毒販機密資料,逼自己離開聿城。


這一次,她又要故技重施嗎?


想罷,安小兔朝司空琉依彎起一抹處世不驚的淡笑,“那我拭目以待。”


說完之後,淩霜便沒有停留地推著輪椅帶安小兔回病房了。


司空琉依站在原地,臉上盡是陰狠無情之色,微眯起一雙冷豔美眸看著安小兔離去的背影,雙手十指狠狠陷入掌心。


之前是她仁慈了,因為想著安小兔肚子裏懷的是城哥哥的孩子,才心軟饒她一命,沒想到鑄成了大錯。


現如今城哥哥將安小兔保護得滴水不漏,自己完全沒機會下手。


這次來醫院,是因為得知上午她和寇莎娜通話時,電波出現異常,她心裏有些不安,才冒險前來醫院,看到城哥哥不在醫院,她心裏多少就有點兒底了……


……


回到病房後


安小兔陷入了沉思,對於司空琉依說的那番話,她無法確定司空琉依的話準確性到底有多少。


不過也因此,安小兔沒有去糾結太久,打算等唐聿城回來,再跟他說一下這個事。


“二少夫人,這件事要告訴二爺嗎?”淩霜請示她的意思。


安小兔搖了搖頭,“還是先別打擾他了,等他忙完了部隊裏的事,回來我再親自跟他說。”


他已經騰出將近十天時間了,想必有很多工作等著他回去處理;而他今天回了兩趟部隊,那說明需要他親自處理的事肯定是很重要的,她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擾到他工作。


心想她的身體狀況已經好很多了,改天找個時間問問醫生,看看能不能回家裏休養。


如果可以的話,她就跟他回部隊,那樣他就不用來回兩頭跑了。


尤其是如果她和聿城猜測沒有錯的話,還有二十來天,那個毒梟組織就會將一大批毒品通過北斯城最大的碼頭,流入北斯城了。


而他有很多準備工作需要做,她不想拖他後腿。


“是。”


淩霜冷冷答完,就不再說話了。


直到下午五點多。


安小兔接到唐聿城的電話,說他可能要忙到晚上才能去醫院,晚飯不用等他了,跟著吩咐淩霜給安小兔準備晚飯。


淩霜想了一下,打電話給唐聿城向他請示說叫兩名暗衛來照顧安小兔,她出去買晚餐。


不過被唐聿城給否決了,他的意思是要她寸步不離保護著安小兔。


至於晚飯,vip病房是一室一衛一廳的,冰箱裏還有些食材,讓她給安小兔簡單地做個晚餐就行了,不得讓安小兔離開她的視線。


“二少夫人,我到廚房去給您做晚飯,你有什麽需要,喊我一聲即可。”


“淩霜你還會做飯?”安小兔有些驚訝。


她以為淩霜隻是暗衛,以前忙著訓練或者執行主子的命令,根本沒空學做飯什麽的。


“是。”淩霜冷冷地回答,然後轉身走進了廚房。


廚藝不過是他們暗衛最基礎的技能之一。


他們在成為暗衛之前的訓練內容,比特種兵的訓練還要殘酷不知多少倍;特種兵的訓練是在保證性命無虞的情況下訓練的,而他們暗衛,要麽是咬牙撐過訓練,要麽是死。


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莫約過了四十分鍾,三菜一湯完美出爐。


待淩霜幫盛好飯之後,安小兔對她邀請道,“淩霜,你坐下來跟我一起吃。”


“不用。”淩霜冷冷地拒絕。


主仆不同桌,身下下屬,是不允許跟主子一起進餐的。


“你做這麽多菜,我一個人吃不完。”安小兔又說。


她有些心疼淩霜,也想對她好些;別的女孩子都是打扮漂漂亮亮的,而身為暗衛的她永遠都是黑色緊身衣,素顏、頭發束起;一旦主子傳喚,無論在哪裏,做什麽,都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主子麵漆那;永遠像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無條件執行主子的任何命令。


“二少夫人不必擔心這個問題,吃不完的我自會處理。”她依然拒絕。


“那我命令你跟我一起吃。”


“主仆不同桌,這事規矩。如果二少夫人想看到我被二爺處罰的話。”


雖然二少夫人也是她的主子,不過她真正聽令的是二爺。


安小兔沒想到不過讓淩霜跟自己一起吃個飯,還會被那個男人處罰。


因此,隻能放棄邀請了。


吃過晚飯後。


安小兔看了會兒電視,又看了看書,直到已經超過九點了,還是沒看到唐聿城來醫院。


又等了一陣,也沒有接到他的電話,猜想他應該還在忙著工作。


然後讓淩霜給她放洗澡水,準備洗完澡如果他還沒回來的話,就告訴他太晚不要兩頭跑了,在部隊裏休息就好。


淩霜給安小兔放好洗澡水,把她安然送進了浴室後,便退出來了。


“二爺。”看見自家主子回來,淩霜語氣冰冷而恭敬說道,“二少夫人剛進去沐浴。”


“嗯。”唐聿城冷冷應了聲,邁著沉穩而優雅的步子朝浴室走去。


站在浴室門前,敲了下門。


浴室內,正躺在浴缸裏的安小兔以為外麵的人是淩霜,便說,“淩霜,有什麽事嗎?門沒鎖。”


唐聿城眸色跳動了下,扭轉門把,推門走了進去。


聽到開門的聲音,安小兔緩緩轉過頭來,看見是唐聿城,她嚇得立刻把雙手擋在胸前,身子沉入水裏。


“唐聿城,你怎麽進來了?出去!”她提高了音量紅著臉說道。


淩霜怎麽沒跟她說他回來了。


“怎麽進來的?你說門沒鎖,我就進來了。”唐聿城說得很是無辜,從容朝浴缸的方向走去。


“你……”她發現他已經換了一套衣服了,於是說,“你應該已經在部隊裏洗過澡了,還進來幹嘛?給我出去。”


“是在部隊裏洗過澡了。”他頷首承認道。


濺了一身血,自然是要洗幹淨了才能回來見她的。


“那你還不出去!”她仰頭瞪著已經站在自己麵前的她。


“不能出去,我是進來伺候夫人的。”他毫不猶豫將她的話給擋了回去。


她並沒有用以往用的很夢幻的泡泡沐浴露。而是用的孕婦專用的沐浴露,水麵上漂浮著很稀少的泡泡,很輕易就能將她浸再水中的身體看個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