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84章 最終還是讓她知道了

因為安小兔還在住院,需要臥床靜養,不宜情緒激動;唐家所有成員包括傭人,都緘口不言,沒有讓安小兔知道唐家傭人被殺的事。


某個男人對醫生交代的注意事項貫徹執行地很徹底,於是,安小兔被某個男人強製禁錮在病房裏,除了偶爾能在陽台上透透氣,曬曬太陽,其他時間絕大部分都是待在病床上,這樣的日子無聊到她快崩潰了,強烈要求到外麵走走。


這天中午——


唐聿城見安小兔一副要暴走的模樣,問過醫生之後,便讓人去買了個輪椅,然後抱她坐到輪椅上,推著她到醫院的後花園曬曬太陽,呼吸呼吸外麵的空氣。


倆人剛到後花園沒多久,刑警林組長就出現了。


“二少夫人,我想問一下你關於唐家傭人小盈被殺的……”


“滾!立刻!”唐聿城沒等他把話說完,就立刻沉聲怒吼道,一雙冷眸帶著殺氣掃了他一眼。


這些天唐家一直隱瞞著傭人被殺的事,而那些想要找小兔錄口供的刑警,也被他們給一一擋下來了,就是不想讓她知道這件事而被嚇到,影響到她養胎。


沒想到今天讓這陰魂不散的混蛋給捅破了。


該死的!


林組長被他渾身散發的冰冷強大氣場震懾得愣了愣,過了好幾秒才回過神。


盡管唐聿城已經盡力打斷了林組長的話,不過安小兔還是聽到了。


她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緊張不安地問,“聿城,怎麽回事?誰……被殺了?”


唐聿城恨不得把刑警組長當場挫骨揚灰了,他咬了咬牙,換上溫和低柔的語氣對她說道,“沒什麽,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


“他是警察……”安小兔微蹙著秀眉望向那一身警服的男人。


而且她剛剛好像聽到了‘唐家’……


於是她轉過頭看他,又擔心又焦急地追問,“聿城,是不是在我住院的這段時間,唐家發生什麽事了?你快告訴我。”


唐聿城搭在輪椅上的雙手用力握緊,冷冷抿唇沉思了好幾秒。


終究是沒法繼續隱瞞下去了。


“等會兒回了病房我再跟你說。”


“那我們現在就回去。”安小兔迫不及待地說,迫切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他沉默了一下,點頭‘嗯’了聲,然後推著輪椅往住院樓的方向走去。


見林組長緊步要跟上來,唐聿城停住了腳步,然後撥了個電話,將隱藏在暗處的淩霜叫了出來,攔住那刑警組長。


如果不是不想讓小兔看到他暴戾可怕的一麵,早在那男人開口提起唐家傭人被殺的那一刻,他就毫不猶豫把他給廢了,豈會讓他站著到這一刻。


回到病房


唐聿城將房門給反鎖起來,然後又從容不迫地倒了杯熱水給她。


安小兔三兩口把杯子裏的水喝完了,等待他開口。


他又沉默了好一會兒,想到她的身體狀況好了不少,才說,“小兔你先答應我,等會兒聽了,不許激動,也別怕。”


“好!”安小兔想了一下,便答應了。


聽到她答應了,他才緩緩地說道,“就是你出事那天,唐家成員都趕來了醫院,然後唐家有一名傭人被人收買了,潛入我們那晚住的房間,在你包包找出一枚竊聽器,我本來打算等那天晚上回去後,再看看怎麽處置那名傭人的,結果等到我回唐家莊園的時候,發現那名傭人已經被殺了。”


盡管他已經輕描淡寫了,安小兔還是聽得驚心不已。


她蒼白著臉色問,“那查出來是誰殺的了嗎?”


“警方正在調查。”他搖頭,語氣淡淡回答。


安小兔突然覺得渾身發冷,聿城以前給她說過,唐家的保全係統可是頂尖精湛的,對方竟然潛入了唐家殺人,如今還逍遙法外。


她在腦海中捋了捋他所說過的每一句話。


注意到一個關鍵詞:竊聽器。


想到司空琉依來唐家做客那晚,他翻遍了整個房間,說是找東西……


“那竊聽器是司空琉依放的?”她又問。


她平時有些小迷糊,想到要是沒發現那個竊聽器的話,那她和聿城的隱私生活豈不是全暴露了,更可怕的是還可能被24小時監聽著。


“不過沒有證據能證明是她。”他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及時他們都敢肯定那竊聽器就是司空琉依放的,但他們沒有實質證據,司空琉依可以否認到底。


不過最近司空琉依被刑警那邊緊盯著,動彈不得半步,這對他來說是好的。


那就是說那個竊聽器真的是司空琉依放的了?


安小兔感覺一陣惡寒,這樣說或許不禮貌,但她真的想說一個豪門千金,做出這樣的事來,真的是又惡心又變態。


唐聿城見她不說話,輕捏了一下她的臉頰,“別亂想,不會有事的,我會一直護著你。”


她沒有說話,把他捏著自己臉頰的手拉了下來,雙手緊緊握著他的溫暖大掌。


想到那名被殺的唐家傭人,安小兔很快又聯想到很多事,以及想起了一些重要的事。


“唐聿城,你騙我。”她突然說道。


他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明白她突然說的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我騙你什麽了?”他一臉懵逼。


他給她說的句句屬實。


“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在董老壽宴上的事,你說司空琉依不知道你是做什麽的,可是我想起之前她拿了一些資料來逼我離開你的事……”安小兔義憤填膺地說道,因為是在外麵,不敢把話說得太直白。


都說一孕傻三年,她覺得自己是一孕就得老年癡呆症了,明明幾個月前的事,她竟然忘了。


對她撒謊被揭穿,唐聿城並沒有感到心虛,暗忖:這隻小迷糊的反射弧夠長的,都過這麽久了,她才反應過來。


“隻是不想讓你操心太多事,隻想你安心、無憂無慮地養胎就好了。”他說道。


“不要以為你這樣說,我就不生氣了。”安小兔板著臉,語氣中卻沒有一絲怒氣。


“那我今晚睡沙發。”意外地,他主動領罰說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