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75章 小兔子不會有事的

沒等管家去請人,唐墨擎夜已經陰沉著臉走過來了。


畢竟二哥剛剛那一聲撕心裂肺搬的喊聲,樓下其他唐家成員都被驚動了,也跟著趕了上來,更看到那個衣櫃壓在二哥身上的畫麵,很輕易就猜到了剛才發生了什麽事。


“二哥。”唐墨擎夜語氣格外的嚴肅喊了聲。


“給我查一共有幾個人參與了這件事,以及幕後主使者是誰。”唐聿城眼底掠過一絲嗜殺之意,聲音冷如千年寒冰般。


企圖對兔子不利的人,他一個都絕不放過。


“是。”唐墨擎夜沉聲應完。


撥了個電話,不到兩分鍾,隱藏在偌大的唐家莊園裏,隱藏在暗處保護主子們安全的十幾個暗衛,紛紛趕到。


“將所有人全部帶走。”唐墨擎夜語氣冰寒地命令,又轉過頭對管家說道,“管家和其他人也配合調查。”


“是,三少!”管家立刻應聲道。


沒有在危及時刻挺身而出保護主子的周全,已經是他最大的失職了;並且,請的那些搬運工、以及負責重新布置二少房間的也是他。


“等等,那個男人……”唐聿城叫住了唐墨擎夜,目光鋒利冰刃看向那個站在衣櫃旁,更在衣櫃倒下之前有小動作的男人。


即使他沒有多說什麽,唐墨擎夜也能立刻就領會到了他所表達的意思。


“是。”唐墨擎夜沉沉應了聲。


然後對那些暗衛使了個眼色,那些暗衛迅速押著所有的工人往樓下走。


“三少爺,我們什麽都不知道,這件事跟我們完全沒有關係啊……”有搬運工嚇得連忙為自己叫屈,其他人也跟著掙紮附和。


那些人都隻是普通的搬運工人,哪裏見過這麽大的陣勢,尤其被那些滿臉冰冷,殺氣隱現的黑衣人嚇得不輕。


“我們當時正在房間裏安置家具,什麽都不知道。”


“三少爺,我們是……”


“閉嘴!”唐墨擎夜冷眸掃過那些工人,語氣陰惻惻說道,“誰在敢說半句話,我當場就拔了誰的舌頭。”


話落,所有人都噤若寒蟬,緊緊抿著嘴不敢再吭聲了。


“你們是不是清白的,三少爺自會查清楚,絕不會冤枉任何一個人。”管家也看了眼那些人,沉聲說道。


至於那些想對少夫人下手的人,就乖乖擦幹淨脖子,等死吧。


直到暗衛將那些人都押走後,唐墨擎夜才將注意力轉移回來,關心地問,“二哥,你有沒有事?”


“沒事。”唐聿城搖了下頭冷聲說道。


那衣櫃砸下來的力量和重量,在他足以承受的範圍內;他很慶幸;如果是小兔,絕對無法承受得了那衣櫃。


從危險發生直到這一刻,唐聿城都一直將安小兔牢牢抱在懷裏沒有鬆開過,仿佛她隻有呆在自己懷裏,才是最安全的。


“聿城……”安小兔輕喊了他一聲,小手緊緊攥著他的衣服,額頭冒著冷汗,臉色發白說道,“我……我肚子有點兒疼……”


唐聿城本以為自己已經替她擋去所有危險了,聽到安小兔這話,他臉色唰地一白,然後想也沒想就將她抱起來,快步走下樓。


“叫救護車!快!”唐老爺子立刻吩咐道,和其他人一起迅速下了樓。


那隻兔子肚子裏的孩子已經快八個月了,孕晚期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導致孩子早產或者母子有危險。


要是那隻兔子和孩子有什麽閃失,二少非瘋了不可。


唐聿城抱著安小兔剛從屋裏走出來,唐墨擎夜已經把車開到門口停下了。


“二哥。”他邊喊了聲,迅速打開車後座的門。


唐聿城動作快速而輕柔地將安小兔放在後座上,緊接著繞回到另一邊,打開車門坐了進去;等兩人都坐好後,唐墨擎夜立刻啟動車子,以快而平穩的車速朝醫院開去。


“小兔,別緊張,小兔子不會有事的。”唐聿城側坐著讓她的身子能安穩靠在自己懷裏,邊擦去她額頭上的冷汗,邊安撫說道。


安小兔把手放在隱隱作痛的肚子上,又害怕又焦急得快哭了。


“我怕!”她把臉埋在他的胸口,哽咽著說道。


她和他都無比喜歡和期待小兔子不久後降臨人世,平時做什麽都小心翼翼的,卻沒想到今天會發生這樣的事。


她很怕小兔子有個什麽閃失。


“別怕,小兔子絕對不會有事的,你也不會有事的,你不要自己嚇自己。”唐聿城吻去她臉上的淚,柔聲安撫道。


其實他內心也很怕。


先是她差點兒遭遇致命危險,如今又是小兔子……


微眯的冷眸掠過一抹殺氣:不管是她還是小兔子,若是有個什麽差池的話,他絕對親手送那些人以及幕後主使者統統下地獄。


安小兔用力咬著唇,極力壓抑著心裏的恐懼,卻控製不住眼裏一直掉,不斷祈求小兔子不要有事。


她紅著眼眶懇求說道,“先別告訴我爸媽。”


已經有那麽多人擔心了,她不想父母再被嚇到。


“好。”唐聿城立刻答應了,然後沉聲對前麵開車的唐墨擎夜命令道,“開快些。”


“二哥,開太快會顛簸的,我已經在保持平穩的情況下開最快的速度了。”唐墨擎夜神色凝重解釋道。


他也非常擔心小兔嫂子和小侄女的情況,也盡量往醫院趕了。


生平第一次覺得把唐家莊園建落在遠離市區的山上,是件很糟糕的事。


唐聿城還想說些什麽,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看了一下是家裏人打來的電話,便接通了。


“二少,我們叫的救護車已經在路上了,能爭取一些時間,你注意一下不要錯過了,我們稍後就到醫院。”已經坐在車上的唐仲森對兒子說道。


“知道了。”唐聿城沉聲答道。


掛電話後,他安慰安小兔放輕鬆,別太緊張,救護車很快就到。


安小兔沒說什麽,也在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以免因自己的情緒而影響到小兔子。


莫約過了二十分鍾,便碰到趕來和他們接應的救護車。


趕到醫院後,安小兔便立刻被送進了搶救室,而唐聿城和唐墨擎夜則隻能站在走廊承受著內心的煎熬。


似曾相識的情景,讓唐聿城想起上次在日本的事。


他曾差點兒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