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74章 或許倒在血泊中的就是自己了

唐墨擎夜說完,快步跑上了樓,看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


看到房間裏的東西已經清掉了大半,有點兒空蕩蕩的,唐墨擎夜小心翼翼喊了聲:


“二哥……”


二哥房間裏的擺設不算多,但每一件物品都是精挑細選的,有幾件還是後麵結婚之後,二哥和小兔嫂子一起添置的,如今都要棄掉。


唐聿城冷冷掃了他一眼,繼續做手頭上的事,沒有說話。


“二哥,有什麽我幫得上忙的,你盡管吩咐。”唐墨擎夜臉上堆著討好的笑說道。


見兄長還是沒有搭理自己,他又說道,“二哥,你就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吧。”


要不是他把司空琉依招惹到家裏,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把衣服還給我。”唐聿城冷不丁冒出這麽一句話。


“……”唐墨擎夜愣了一下,然後很不甘願地說,“我已經穿過了。”


“穿過也要。”他有冷冷地偏執地說道。


那是小兔給自己買的衣服,就算三弟穿過,那就當是借他穿一次了。


唐墨擎夜覺得自己二哥是瘋了,一套衣服而已,又不是買不起,他竟然如此偏執,可怕。


“不給。小兔嫂子已經答應給我了,二哥你怎麽可以又厚著臉皮想要回去。”


發現兄長似乎並沒有因為他把司空琉依帶到家裏來而生氣,唐墨擎夜暗鬆一口氣,忍不住又皮了起來。


這件事雖然也是因為唐墨擎夜而起,不過唐聿城並沒有怎麽生唐墨擎夜的氣,借著這件事,趁早讓唐家和司空琉依劃清界限也好。


相信發生了今晚的事之後,以後家裏人都會對司空琉依有所提防,更不會邀請司空琉依到家裏來了。


一直到後半夜,唐聿城才把房間裏的所有東西全檢查過後清理了出去,不僅是床及床上用品,連頂級地毯和窗簾和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全撤了。


總之房間裏沒有一件東西,放眼望去隻有四麵牆壁,但卻始終沒發現可疑的東西,而唐聿城的臉色也很不好。


沒有找到可疑物品,但他不認為自己誤會了司空琉依。


相反,正是因為他找不出被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的東西,他才沒辦法放心。


“那些清理出去的東西都立刻銷毀掉。”唐聿城走出了房間,冷聲對管家吩咐道。


走到了樓下大廳,簡單地對父母說了下結果,讓他們回去休息了。


“二少,也許司空小姐並沒有得手。”唐仲森拍了拍兒子的肩膀,不希望兒子對這件無果而終的事耿耿於懷,成為他的心結。


“嗯。”唐聿城冷冷應了聲。


跟父母道了晚安後,轉身上了樓,回了臨時住的客房。


發生這樣的事,安小兔雖然熬不住困倦,但睡眠很淺,尤其是夜深人靜,唐聿城推門回房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清晰,然後她就悠悠轉醒了。


“抱歉,吵醒你了。”在外麵浴室洗過澡才回房的唐聿城看到她醒了,帶著點兒歉意說道。


安小兔搖了搖頭,問,“事情怎樣了?”


“什麽都沒發現。”他如實回答,褪去披在外麵的睡袍,在她旁邊躺下。


“難道誤會她了?”安小兔有些困惑嘀咕道。


唐聿城關了燈,大掌覆在她雙眼上,溫聲說道,“睡覺,有事明天再說。”


“噢,晚安!”


看他今晚忙了大半夜肯定也累了,安小兔體諒地不再追問。


有什麽疑惑等明天再說。


——————


第二天


安小兔起床後,經過他們的房間,看到管家正指揮一些工人把一個新的衣櫃往房間裏搬。


管家見了她,立刻讓所有人停下手上的工作,然後恭敬問候道:


“少夫人,早!”


安小兔輕輕頷首‘嗯’了一聲,走進房間裏看了看,大件的家具都布置得差不多了,便轉身走了出去,打算下樓吃早餐。


猜想她差不多該醒了的唐聿城從樓下上來,正好看到她從房間裏走出來,俊美而冰冷的臉龐頓時柔和了下來,輕喊了聲:


“兔子。”


話音剛落,他看到停放在她旁邊的衣櫃突然朝著她傾倒砸去,而她看向自己,卻完全沒有察覺到危險……


就那麽一刹那,唐聿城感覺體內的血液瞬間凍結,整顆心都快碎了,整個人都被眼前的畫麵嚇得魂飛魄散了。


“小兔!快躲開!”他嘶聲大喊著,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她身邊。


安小兔還沒明白他突然說這話是什麽意思,更沒意識到周圍發生的事,下一刻,她整個人已經被他緊緊抱在了懷裏,踉蹌地退了一步。


“聿城?”她看著他,困惑地喊了一聲。


“小兔,幸好你沒事……”唐聿城的聲音顫抖得很厲害,雙臂緊緊抱著她。


有那麽一瞬間,他以為自己要失去她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和安小兔有些距離的管家完全無法阻止,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大衣櫃砸向她,但最終被飛快趕來的二少爺被擋下了。


看著那麽大一個衣櫃砸到自家主子身上,管家頓時嚇得冒了一身冷汗,立刻指揮其他人把衣櫃搬開。


安小兔才注意到正壓在他背上的那個大衣櫃,想到他突然大喊讓自己快躲開、他突然衝過來將自己牢牢護在懷裏……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事的她,嚇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如果他沒有及時趕到,那麽大一個衣櫃,或許現在倒在血泊中的就是自己了,小兔子可能也因此……


想到這些可能,安小兔嚇得臉色慘白,全身發冷顫抖不已。


“二少爺,您沒事吧?”管家同樣顫抖著聲音問道。


唐聿城目光狠戾掃過在場所有人,語氣冰沉可怖說道,“所有人都給我站在這裏,誰都不許動半步;把三少給我叫來。”


目光在當中的某個搬運工人停留了幾秒,恨不得當場把那個男人給斃了。


當時他喊了小兔後,緊接著就清楚看到那個搬運工小些小動作,然後停在門口的衣櫃就砸向小兔了……


他絕不認為這是意外巧合,這分明就是蓄意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