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70章 有人闖入過他的房間

“沒空。”唐聿城直接冰冷無情地拒絕。


將安小兔挎在手臂上的小果籃交給管家,然後對母親說道,“媽,見到三弟的話讓他把皮繃緊點兒;我先帶小兔回房休息會兒,吃飯再下來。”


說完,也不等墨采婧說話,就帶著安小兔朝樓上走去了。


墨采婧聽著兒子如此幹淨利落拒絕司空琉依,留下有些懵然的司空琉依,感覺局麵有些尷尬。


於是趕緊解圍說道,“琉依,你想去果園的話,改天唐媽媽陪你去吧。”


“好呀。那就先謝謝唐媽媽了。”司空琉依走回到她身邊,像是什麽事都沒發生般,揚起一抹嬌美的笑容答應道。


想到那個男人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情,她的心刺痛了一下,一股苦澀在心底蔓延開來。


……


對於司空琉依的到來,安小兔雖然心裏有些不舒服,但沒有說什麽。


“還有一個小時吃晚餐,你睡會兒,我去找三弟談談。”唐聿城把她帶到床邊,溫聲說道。


“算了。”安小兔拉住他的手,笑笑地說道,“估計是你早上讓惹他生氣了,他現在把司空琉依找來讓你不痛快的,你倆算是扯平了。”


唐聿城重重地哼了一聲,抿緊了嘴唇。


“聿城,你陪我睡會兒。”她挪了一個位置給他,打了個嗬欠。


中午吃過飯後,陪婆婆許久,爺爺坐在在一旁聽著,會時不時插兩句話;後來準備去午休時,聽到唐家果園的草莓成熟了,便纏著他帶自己去了。


玩了一下午,這會兒有些累了。


“好。”


他看她疲倦得有些撐不住了,趕忙扶她躺下,心想著晚上再找三弟算賬。


“我把窗戶關一下。”他說完,朝窗戶的方向走去。


出門前打開了窗戶,以便讓陽光照曬進來,以及通風透氣;這會兒夕陽西下,也起風了。


動作利落把窗戶關上大半,又拉上窗簾,習慣性掃了眼房間周圍;下一秒,他眼睛倏地危險眯起,臉龐緊繃而嚴肅。


房間裏的擺設的位置有細微變化,很明顯有人趁他不再的時候進來過……


而安小兔側躺在床上,想著剛剛在看到司空琉依出現在唐家客廳,就忍不住想到在董老壽宴上看到的那個外國女人。


於是隨口對唐聿城說道,“聿城,你覺得司空琉依會和……唔?”


唐聿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捂住她的嘴巴,無比嚴肅命令說道,“睡覺,不許說話了,我找些東西。”


他和小兔的房間禁區,平時是由管家一個人負責整理打掃的,而每次他們回來,管家都會提前把房間打掃幹淨,之後一直到他和小兔回部隊後,管家才會再進來打掃。


除了管家,任何下人都是不允許踏入他房間半步的,而他家人更不會未經他允許就擅自踏入的。


因此,唐聿城很快推測出今天誰最有可能踏入過他和小兔的房間。


安小兔看他突然變得這麽嚴肅,又想到他曾警告過自己不許在外人麵前提起那件事,以為他在擔心隔牆有耳,於是硬生生把話咽了回去。


唐聿城花了許久時間,將房間內的大小擺設都認真仔細檢查了遍,包括和房間連著的衣帽間,但都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即使如此,他還是覺得不安心,總感覺哪裏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不知過了多久。


聽到敲門聲響起,唐聿城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走去開門。


“二少爺,準備吃晚飯了。”管家恭微低著頭,恭敬說道。


“嗯。”他冷峻著臉應完,把房門關上。


走回到床邊,將安小兔叫醒,“兔子,醒醒!起來吃晚飯了。”


睡得正好的安小兔揮開他捏著自己臉頰的大掌,鬱悶地哼了聲,軟糯的嗓音帶著慵懶睡意,“我不吃了,我要睡覺。”


“不吃?你確定?那等會兒讓過爸媽和爺爺上來請你。”唐聿城低頭輕咬了一下她的臉頰,半是威脅說道。


聽到這話,安小兔稍微清醒了些,帶著點兒撒嬌,哀嚎說道,“啊~西湖的水~我的淚……人為什麽要吃飯啊,我隻想睡覺。”


唐聿城被她故意擺出來的生無可戀的誇張表情逗笑了。


“等會兒吃完飯再繼續睡。”


他溫和優雅的語氣帶著一絲笑意,把她從床上扶起來,抱緊浴室洗漱。


離開房間時,唐聿城皺著眉頭回頭看了一眼房間,然後特地將房間鎖了起來,才所思地挽著安小兔下了樓。


“聿城,你剛剛在找什麽東西?”安小兔隨口問道。


睡前他讓自己先睡,但是她醒來後才發現他根本沒睡。


“沒什麽。”他語氣淡淡地回答。


聞言,安小兔不再多問了。


……


吃晚飯時。


唐聿城一臉麵無表情,隻有給安小兔夾菜或者簡言跟她說話時,如冰川般的冰寒俊美臉龐才會出現一絲裂痕和溫度。


而做賊心虛的唐墨擎夜全程低著頭,不敢說話,連筷子都不敢伸遠點兒夾菜,生怕神色陰沉駭人的兄長會突然失控暴走,殺人不眨眼地把他給收拾了。


本以為讓二哥不痛快了,他就會感到身心順暢。


沒想到二哥不痛快的後果是自己也跟著提心吊膽,太煎熬了!


唐墨擎夜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吃完晚餐,筷子往餐桌上一放,站了起來,“我吃飽了,我還有些事要忙,大家慢用。”


說完後,幾乎是落荒而逃地離開了用餐廳。


“二少你別老是繃著臉,小兔看到你這又冷又麵癱的神情,會影響胃口。”看到小兒子性命無虞後,墨采婧才試著破冰,打破僵硬的局麵。


唐聿城冷冷抿著唇沒說話,心道:他對其他人麵癱,又不會對小兔麵癱。


“城哥哥……”司空琉依放軟著聲音,試著跟他說話。


唐聿城‘啪’地把碗筷往餐桌上一放,把在場的人都嚇住了。


“你這麽快吃飽了?”安小兔抬起頭看向他,以為他這是要去找唐墨擎夜算賬。


“嗯。”


他冷冷應了聲,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用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