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68章 你以前很寵我的

“二哥,你以前很寵我的。”唐墨擎夜無比鬱悶地說道,始終不肯動手把衣服脫下來。


他以前就總覺得二哥的衣服比自己的好看,比較有品味;因此,他經常穿他家二哥的衣服,二哥從來都不會說什。


沒想到二哥現在變得這麽小氣了,竟然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要他把衣服給脫下來。


安小兔怕他會一時失控,動起手來揍唐墨擎夜。


於是趕忙低聲安撫道,“算了聿城,既然小叔這麽喜歡這套衣服,就當是送給他吧,你不是還有很多套嗎。”


“不行!”唐聿城非常偏執說道。


別的衣服送多少套給三弟,他都不會眨一下眼。


但是這些衣服是小兔幫他買的,他絕對不允許被別的男人穿在身上,即使是他三弟也不行!


“我想起還有些重要的事,先撤了。”還沒吃早餐的唐墨擎夜一手抓起一個三明治,丟下這麽一句話,便腳底抹油似的跑了出去。


唐聿城臉色陰沉得可怕,剛要抬腳追上去,就被安小兔拉住了。


“我餓了,可以吃早餐了嗎?”她模樣有些可憐兮兮問他。


唐聿城咬了咬牙望著唐墨擎夜離開的方向,極力隱忍著想將唐墨擎夜逮回來暴揍一頓的衝動。


“好,先吃早餐吧。”他心有不甘說完,帶著她朝用餐廳走去。


安小兔看著他一副心愛之物被搶走似的,有些孩子氣的言行讓她想笑。


她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你平時在部隊裏都穿軍裝,剛剛送來的那些正裝夠你穿到夏季了,多了穿不完放在衣櫃裏也是浪費;等夏季到了,我再幫你挑選夏裝。”


“嗯。”


聽她這麽說,唐聿城才稍微消氣了些。


心裏暗決定下回再也不把東西往唐家莊園寄了,寄回他和小兔的家,有管家幫簽收。


餐桌上


唐老爺子看了看安小兔,然後轉向唐聿城,問道,“二少,還有兩個來月孩子就出生了,孩子叫什麽名字,你們想好了嗎?”


“已經決定好了。”唐聿城一貫清冷的語氣回答道。


“噢?那叫什麽名字?”唐老爺子又問。


“唐安歌。”他言簡意賅地道。


聞言,唐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好聽是好聽,可怎麽聽著是女孩兒名。”


“小兔懷的是女孩兒,取的當然是女孩兒名了。”唐聿城清冷臉龐閃過一絲不悅之色,冷冷地回答道。


“你們去查過孩子的性別了?”唐老爺子看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便問。


“沒有。”他麵無表情否認。


“那你怎麽直到這隻兔子懷的是女孩兒?”老爺子不屑地哼了聲。


“直覺。”


“二少,我看你是想要女兒想瘋了,出現錯覺了吧。”


墨采婧和丈夫默默看著父親故意逗弄一向格外冷靜穩重的兒子失控,就覺得想笑。


誰敢說小兔懷的是男孩兒,二少就跟誰急,可見他對想要女兒的執念很深啊。


“爺爺!”唐聿城語氣沉了下來,很明顯生氣了,“我能理解你想抱曾孫的心情,過幾年我跟小兔再生個男孩兒給你抱就是了;但是小兔現在懷的就是女孩兒,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說是男孩兒。”


唐老爺子看他真生氣了,便適可而止,不再逗他了。


說道,“那你們可要抓緊時間給我生個曾孫了,我這把老骨頭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等上幾年呢。”


“爸的身體還很健康硬朗,再等個一二十年都不成問題。”唐仲森和父親的感情還挺好的,不喜歡聽這些離別傷感的話,便趕緊說道。


“爸,爺爺這老狐狸是在變相催二哥和小兔嫂子生二胎呢。”吃完了三明治的唐墨擎夜從外麵走進來,吊兒郎當的語氣說道。


本來是想打感情牌忽悠眾人的唐老爺子被他無情揭穿,頓時惱羞成怒。


“唐墨擎夜你這小混蛋,是不是想死!”老爺子怒吼道。


這兔崽子竟敢拆他台。


“看吧,這中氣十足的模樣,活到我小侄女嫁人,小侄子娶媳婦兒都不成問題。”唐墨擎夜在餐桌前坐了下來,邊喝粥邊說道。


唐老爺子斜睨著他,怒極反笑打擊說道,“就是活不到你娶老婆。”


“……”唐墨擎夜臉上的笑僵了僵,哼說道,“我隻是不想結婚而已,我若想結婚的話,多的是女人排著隊任我挑選。”


“是不想結婚,還是你娶不到你想娶的那個,而無法結婚?”唐老爺子一針見血說道。


丟下那麽大一個集團跑去拍戲,沒瞎的都能看出他的心思。


唐墨擎夜臉龐漸漸僵硬,想到他學著二哥送小兔嫂子口紅那樣,送了一堆口紅給那個女人,結果那女人非但沒有一絲感動或者欣喜的跡象,還無比鄙視地說他追女孩子的手段太老套了。


那個該死的女人……


他咬牙切齒說道,“我才沒有想娶的人,結婚有什麽好的,結婚後就無法隨心所欲了,做什麽事都綁手綁腳的,一點兒都不自由;看看二哥,就是典型的例子。”


‘咻’的一下,一把餐刀從唐墨擎夜頸邊飛過,插入他身後的地板上,入木三分。


“二哥,你謀殺手足啊!”唐墨擎夜嚇得倏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驚魂未定叫道。


“閉嘴,再敢挑撥離間,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唐聿城語氣如惡魔般陰冷可怖警告。


本來他強盜行為地霸占了自己極喜歡的一套衣服,他就非常生氣了,現在還敢拿他來做反婚的教材例子。


唐墨擎夜噤了聲,不敢再說話了。


像是故意報複唐墨擎夜,讓他心裏不痛快般,唐聿城淡淡地問,“媽,程然跟雅白的進展怎樣了?”


“呃……”墨采婧一時不知該說實話還是撒謊。


自從雅白被三少弄回c市之後,兩人就然後沒有然後了。


唐墨擎夜心裏竊喜一哼,程然想追求那個女人,也不問問他同不同意。


然而他沒得瑟幾秒,就聽到唐聿城說,“我部隊裏有幾個軍官各方麵都挺不錯的,小兔你抽空問問雅白要不要試著接觸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