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9章 我現在要開始討債了

“那麽,關於今晚我跟你說的遊戲海報的這些事,你不要再想了,也不得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就是爸媽,都不可以,能做到嗎?”他又嚴肅地問。


安小兔認真考慮了一會兒之後,鄭重回答道,“好,我答應你。”


“嗯,我就喜歡這麽聽話的兔子。”他輕吻了一下她的唇,然後將她橫抱起來,“來,你該睡覺了。”


“等等,你不是還要工作嗎?你繼續工作啦,不用管我,我自己能走回房間的,你快放我下來。”安小兔挺著七個月大的肚子,不敢掙紮,隻能抗議道。


“我也該睡覺了。”他回頭掃了眼辦公桌上的文件,淡笑說道。


“可是現在才十點半。”


她看了下時間,這個男人今晚睡這麽早,太反常了。


“不久前某人欠了我一大筆債,我現在要開始討債了。”唐聿城清冷的眸子漸漸變得火熱,滿是期待說道。


看著他那仿佛大灰狼將要吞下小紅帽的神情,安小兔顫抖了一下,感覺背脊滑過一股特別強烈的寒流。


再想到在唐家那晚,他教自己的新招式……


“能不能遲一點,讓我先做好心理準備?”她雙手合十哀求道。


他反問道,“你已經把火給點燃了,你覺得到這個地步還有商量的餘地麽?”


“我哪有。”安小兔大聲為自己叫屈。


她什麽時候招惹他了。他休想胡說八道忽悠她。


“你不久前說的,今晚讓我為所欲為。”他淡淡掃了眼她因氣憤而變成迷人粉色的臉頰,“難道想抵賴?”


“可是後來不是換了條件嗎?”她依然不肯放棄抵抗。


“嗯,是換過條件了。”他認同地點了下頭,從抱著她的雙手中抽出一根手指按了指紋鎖,房門隨即自動打開。


這就是電子密碼鎖的好處,不用將她放下來,騰出手去開門。


唐聿城抱著她走進房間之後,才接著說道,“但是你並沒有收回今晚讓我為所欲為的條件,不是嗎?”


安小兔聽得隻想捶胸頓足,懊悔不已。


啊!她鬥不過這個腹黑狡詐的男人,怎麽破?


她後悔了,她一開始就不應該答應他的條件,結果知道了那幾張遊戲海報的秘密之後,卻不得不答應他而什麽都不能做了。


——————


自從唐聿城不允許安小兔再繼續研究遊戲海報的事之後,安小兔又恢複了以往的米蟲養胎生活。


每天吃飽了睡,睡飽了然後出去活動活動,再找幾本書看,或者電影,聽音樂。


她發現小兔子對柔和的音樂和明亮的光線特別敏感,每次一放音樂,小兔子就會開始胎動,有時她出去曬太陽,也隱隱感覺到小兔子好像在肚子裏翻身。


這個發現令安小兔開心不已,告訴唐聿城之後,然後他的手機裏就多了許多胎教音樂。


他還總在她身邊倒計時數著小兔子的預產期,每度過一天,離和小兔子見麵就減少一天,他的心情就會好幾分。


當然,安小兔欠他的某種債,他也沒忘記討要。


這天晚上


唐聿城送安小兔回房間後,準備去書房工作時,被安小兔給叫住了。


“聿城,我想跟你說件事。”


她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的情緒,而目前為止,他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什麽事?”他回過頭,有些困惑地問。


“你先保證聽了之後絕對不會生氣,我才敢說。”


她說完,看到他有些嚴肅地皺了一下眉頭,心虛的她立即嚇得縮了縮脖子。


“安小兔,你是不是又背著我做什麽壞事了?”唐聿城臉色一沉,突然語氣嚴肅問道。


她坐在床上,用被子將自己緊緊地裹得跟一個蟬蛹似的,有點兒語無倫次說,“也、也不算是壞事……不不,不是壞事不是壞事。”


此時他的樣子好像有點兒可怕,安小兔在考慮要不要繼續說下去。


唐聿城眼底掠過一絲暗芒,然後走到床邊坐了下來,臉色也恢複了平常的樣子。


歎了一口氣,說道,“好了,說吧什麽事?我聽著。”


“你保證不生氣。”


畢竟他剛剛的樣子太嚇人了,沒有他的保證,她不敢說。


“我保證。”他順著她的話說道。


聽了他的保證之後,安小兔掀開被子,走下了床。


走到化妝桌前,打開最底層的一個抽屜,從裏麵翻出一個筆記本子,然後走了回來,坐回到床上。


“你保證過不能生氣的哦。”她還是不放心地重複了一遍。


“嗯,不生氣。”他鼓勵地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快說吧,我等會兒還要去工作。”


心裏卻道:至於他生不生氣,取決於看她要說什麽事。


聽罷,安小兔湊到他身邊,打開筆記本子放在兩人之間,讓他也能看得到。


唐聿城微眯起眼掃過筆記本子上的內容,緊接著眼底卷起了巨大風暴,全身緊繃著,極力壓抑著才不讓自己當場對她發火。


這個小混蛋,竟敢不聽他的話,還背著他陽奉陰違。


安小兔轉過頭,抬眸看了他一眼,見他臉色如常,才暗鬆了一口氣。


她緩緩說道,“聿城,你之前給我說的那個毒梟組織的事,我後來研究了一下那幾個英雄人物的人設以及詳細背景,發現了一個規律。”


“什麽規律?”唐聿城被她的話拉回了注意力,忍怒問道。


想聽聽就她那顆笨腦袋瓜,還能發現他們都沒發現的事?


“你之前不是說那幾個分部的領袖每次碰頭,都會用特殊的暗號作為接頭口號嗎?我將著這些口號集中到一起之後,然後再和這些英雄人物的人設以及設定背景串聯起來解讀……”


“安小兔,你是不是趁我去上班,不在家的時候,偷跑進我書房了?”唐聿城忍不住打斷她的話,有種想擰斷她脖子的衝動。


“我哪有偷偷進去,是你允許我隨便出入書房的。”安小兔忍不住替自己辯解道。


“可我沒有允許你碰我辦公桌上的資料和文件,安小兔你是不是太久沒被揍,皮癢得不行了。”他有些生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