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5章 不算耍流氓

中午


唐聿城回到家,見安小兔靠坐在那被撤走又搬回來了的沙發上哼著歌,小腦袋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搖晃著,看得出來她心情很不錯。


他在她身邊坐下,大掌揉了揉她的細軟發絲,好奇問道:


“今天發生什麽開心的事了?給我說說。”


“雅白今天上午打電話告訴我說已經回c市拍戲了。”安小兔笑靨如花向他解釋道,摸了摸隆起的肚子,開玩笑說道,“要給我們小兔子賺奶粉錢呢。”


唐聿城垂眸看著她的漂亮小臉,雙眼因開心而彎成一輪彎月,清澈水潤,仿佛整個宇宙的星辰都裝在了她的眼睛裏,


嗯,不管看多少遍,他的小兔始終都那麽好看。


“你……你怎麽一直盯著我看?”安小兔不好意思地紅了臉頰,聲音低低的軟軟的,額頭抵在他的胸膛,不讓他繼續看自己。


“一上午沒看到你,回來了,想多看你一會兒。”知道她容易害羞,他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道。


偶然發現他隻是把內心所想的話講出來,在她看來都是好聽的話之後,他就不再隱藏自己內心的想法,心裏想她的,都會說出來。


“小兔子以後可不能學你爸比啊。”安小兔摸了摸肚子,紅著臉調侃說道,“剛認識你爸比的時候,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話來,現在卻變得越來越油嘴滑舌了,這是反麵教材。”


想了想,這個男人現在的模樣和當初剛認識時相比,變化太大了。


那時的他就像一個沒有感情的頂級機器人,不僅做事說話一板一眼的,還沉默寡言,不善言辭,對誰都擺出一副冰冷嚇人的麵癱表情。


如今的他雖算不上很溫柔,但不時對自己展露的淡淡笑容卻都會夾帶著暖意,偶爾捕捉到他眼裏一閃而過的溫柔,也讓她覺得很是珍貴。


她很喜歡很喜歡這樣的他。


“小兔子是女孩兒,要保持矜持,這種話讓男方來說就好了。”就像他說,她聽一樣。


唐聿城說完,感覺好像哪兒不對勁,沉思了一下,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不對,以後誰要是敢對小兔子說這種流氓話,我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他絕對不允許別的男人拐走他的掌上明珠。


“照你這麽說,你剛剛也對我說了那樣的話,那你也是流氓了?”安小兔忍不住大笑道。


這個男人一說到小兔子就智商下線,現在竟然把自己也給罵進去了。


“我們結婚了,在合法的情況下說的,不算耍流氓。”他捏了下她的鼻尖,辯解道。


“哼哼!”安小兔抬手掐了下他的臉頰,微揚起臉說道,“當初我們還沒結婚,你就對我做了不合法的事,說到底你就是一個大流氓。”


唐聿城一時語塞,抿唇陷入沉思。


安小兔看他突然不說話,一臉嚴肅,心裏有些忐忑,他該不會生氣了吧?


然而下一刻,就聽到他又非常理直氣壯地說,“我不是對你負責,和你結婚了麽?當時……那叫提前行使身為老公所擁有的權利,嗯,就是這樣的,提前行使我的權利而已,不算流氓。”


安小兔被他氣笑了,他還好意思說。


自己當初完全是被趕鴨子上架的,她當初怎麽都不肯跟他領證,他極其強勢霸道,威脅強迫加利誘,隻差沒拔槍指著自己的腦袋了。


不過現在想想,他們一夜荒唐之後就閃婚,還挺戲劇性的。


“唐聿城,你這張嘴真是越來越會說了。”安小兔雙手捏著他兩邊臉頰,嬌嗔道。


“是嗎?”唐聿城摸了摸下巴,淡淡一笑,“你喜歡聽就好。”


安小兔覺得自己有時完全拿他沒轍,從沙發上站起來,居高臨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吃飯了,唐聿城同誌。”


唐聿城跟著站起來,體貼地挽著她朝餐桌走去。


好喜歡和小兔一起的這種日子。


而他,絕不允許任何人企圖破壞他們的小幸福時光。


……


吃過午飯,休息了會兒唐聿城便送安小兔回房午睡,然後去書房工作。


安小兔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


她瞪大著眼睛看了天花板好一會兒,然後從床上爬起來,離開了房間。


來到書房前,敲了敲門,得到允許後才走進去。


辦公桌前,唐聿城抬起頭見是她,停下手頭的工作站起來,走向她,“怎麽了?”


“沒有啦,就是睡不著,到處走走。”安小兔將他探著自己額頭的大掌拉下來,說道,“你繼續工作,不用管我,我找本書看看。”


“好。”


唐聿城輕柔地摸了摸她的肚子,重新坐回辦公椅上,繼續工作。


安小兔找了一本德文的名著坐在一旁的沙發看了起來,偶爾會抬起頭看一眼那個在認真專注工作的男人。


越看越覺得這個男人認真的樣子特別好看,特別讓人動心;於是,她幹脆將書籍合上,放到一旁,然後單手托著腮,欣賞起某人的絕世容顏來。


由於某個小女人的目光太過於狂熱,唐聿城很難忽視她的存在,不過這並不打擾到他工作。


突然,他從工作中抬起眸子,對上她的眼,把毫無防備的她嚇得一愣。


“小兔你要不要坐過來一點兒?那樣能看得更加清楚些。”他唇角勾起一絲弧度,建議問道。


偷窺被逮到,安小兔立刻低下頭,手忙腳亂翻開那本被冷落的書籍,有些惱羞成怒說道。


“誰在偷看你了?少自戀了。”


聽著她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他單手握成拳頭放在唇邊,輕咳了一下,掩飾他的笑意。


“好吧,那是我看錯了。”他妥協說道。


然後,安小兔卻索性直接承認道,“就是在看你,不行嗎?”


說完,她站了起來,朝他走去,打算看一下他平時的工作內容都是怎樣的。


“誒?這是……”她看到辦公桌上擺著幾張遊戲人物的海報,便好奇得拿了起來,想看個仔細。


唐聿城卻一臉緊張把那幾張海報從她手上奪了回來,語氣無比嚴肅道,“這個……不許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