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41章 想幫做媒

“這樣啊。”墨采婧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點了下頭,然後又說,“也是,孕婦本來就會變得嗜睡,看來是我誤會了。”


說完,她掩嘴偷笑,心道:她家兒媳婦真可愛。


“小兔該吃東西了。”唐聿城語氣淡淡地說道,不讓母親再纏著她。


真小氣!墨采婧有些不滿地瞪了他一眼。


同時忍不住在心裏欣慰感慨:曾以為兒子這輩子都無法找到伴侶結婚了,卻沒想到他會突然結婚,如今還甘願被小妻子吃得死死的。


過了一會兒


看到唐墨擎夜出現,墨采婧又想起昨晚試探到的秘密。


比起二少以前還沒結婚的時候,如今小兒子的終生大事,更讓他們頭疼不已。


不是說找不到女人,而是他接觸過的女人太多,也正是因為了解他的性子,才不敢用強硬手段逼他結婚,以免婚後夫妻鬧得整個家雞犬不寧,遭罪。


“小兔啊,你家閨蜜雅白跟你年齡差不多大吧?”墨采婧邊整著手上的報紙,語氣隨意地問。


唐墨擎夜聽到母親提起某人,立刻豎起耳朵,想聽聽母親接下來要說什麽。


“嗯嗯。”安小兔兩頰鼓鼓地點了點頭,等把嘴裏的東西咽下去後,才說道,“雅白跟我年齡差不多,不過她稍微比我大些,怎麽了?媽。”


“哦,也沒什麽。”墨采婧淺笑了笑,繼續道,“是這樣的,媽有個朋友的兒子還挺優秀的,29歲,未婚;無論是家世背景,還是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就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想讓他和你閨蜜認識認識。”


停頓了一下,又意味深長說道,“她好像是孤兒,內心深處應該挺期待有一個家庭的。”


“呃……媽,我找機會先問一下雅白的意思吧;她現在處於事業上升階段,她本人以及她的經紀公司應該都不想她為別的事情分心分神吧。”安小兔不敢答應,也不敢直接拒絕,隻好這樣說了。


“小兔你放心,你是聿城的媳婦兒,媽不會坑自己人的;我把對方的照片跟資料發家族群裏吧,讓大家也幫鑒定鑒定,你要是覺得滿意,再跟雅白說這件事。”墨采婧話剛說完,就偷瞄到小兒子迫不及待拿出手機。


“嗯,好的。”安小兔隻能硬著頭皮答應。


她吃著東西,不方便看手機,唐聿城點開家族群,掃了一眼資料,然後遞到安小兔麵前。


“哦哦!這個人我見過。”安小兔立刻放下筷子,拿起手機有些激動說道。


一旁的唐聿城頓時皺起眉頭,不喜歡自己的小妻子對別的男人流露出激動之情。


緊接著,她解釋說,“我聽雅白說過,他好像是娛樂公司的總裁,雅白之前跟他有過工作上的接觸,對他評價還挺高的,為人紳士溫柔,潔身自好,無不良嗜好,她之前還跟我說這男人是個很不錯的結婚對象呢。”


當下在心裏決定幫牽這條線。


“這麽說來,雅白對他的印象還挺好的。”墨采婧瞥了一眼臉色難看的小兒子:


“男方是娛樂公司總裁,不但對雅白的事業沒有影響,反而還有很大的幫助;最重要的是,男方也挺知道我給他介紹的對象是雅白,挺期待的,還說之前就喜歡雅白,不過聽說她心思放在事業上,無心戀愛,隻好望而止步了。”


唐墨擎夜臉色陰沉看著胳膊外拐的母親,聽著兩人喋喋不休地討論蕭雅白和別的男人,他就覺得……


很心煩。


倏地從沙發上站起來,快步離開。


“小叔怎麽了?好像心情很不好。”安小兔看著唐墨擎夜的背影,有些疑惑地問。


剛才還好好的,怎麽轉眼間就變臉了?


“不用理那熊孩子,男人都是善變的。”


墨采婧不以為然擺了下手,然後又拉著安小兔扯東扯西的,兩人聊得不亦說乎。


看著妻子跟母親聊得那麽開心,完全把自己遺忘了,仿佛透明人的唐聿城隻能吃味兒地坐在一旁。


直到快吃中午飯了,墨采婧才把安小兔還給他,然後上樓去叫唐墨擎夜。


書房內


唐墨擎夜語氣不善地問,“幹嘛?”


“哦,就算跟你說聲準備吃午飯了。”墨采婧像是沒感覺到他的敵意,語氣如常說道。


“我等會兒有個飯局,就不在家吃了。”他心情惡劣說道。


想到母親多管閑事給那個女人介紹對象,他心底就有股說不出的鬱悶,完全沒胃口吃飯;都是身在商界的人,他當然也認識母親給那個女人介紹的那個男人。


如小兔嫂子說的,那男人紳士溫柔,潔身自好,確實是不少女人心目中的理想對象。


“飯局?我看是又出去喝花酒吧。”墨采婧瞟了他一眼,涼涼地說道。


唐墨擎夜聽得有些火大,語氣有些衝說道,“什麽喝花酒?我就不能是出去跟朋友正常吃頓飯?”


“我隻是那麽隨口一說,你激動什麽?”墨采婧並沒有因為他的態度而動怒,淡淡地提醒說,“以往每到周末,你所謂的飯局,不就是去喝花酒麽。”


唐墨擎夜閉眼深吸一口氣,母親這話像是在提醒自己,曾經的荒唐。


又想起她要給蕭雅白介紹的男人,潔身自好。


“你說要給蕭雅白介紹對象,是認真的?”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沉著聲音問。


“這種事還有開玩笑的嗎?”墨采婧白了他一眼,然後一副恍然大悟的語氣問,“你這陣子突然特別關心起娛樂圈,該不會是因為蕭雅白吧?”


“沒有。”他想也沒想就否認。


“沒有就好。”她像是鬆了一口氣,然後語氣嚴肅又警告說道,“全世界那麽多女人,你愛跟哪個女人廝混我都不管,但蕭雅白是小兔的閨蜜,你離她遠點兒,要是因為你招惹了蕭雅白,而弄得你二哥跟小兔失和,小心你的狗命。”


“……”唐墨擎夜抿緊唇瓣,一言不發。


想到上次的事,二哥為了安撫小兔嫂子和蕭雅白,自己在醫院躺了好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