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40章 你、你可別亂來

“我才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扭曲我的話。”安小兔捶了一下的胸口,紅著臉否認。


“但是我想是那個意思。”


他大掌半托著她的臉,低頭在她白嫩的脖子用力吻了一下。


“你、你可別亂來。”全身一陣酥麻,安小兔倒吸一口涼氣,警告說道。


“那我們來談談該怎麽懲罰你的事,再談一下量刑應該多少為好。”他的唇從她脖子上離開,一本正經說道。


聞言,她怒道,“唐聿城你這個暴君,你這是逼良為……為……”


“怎麽忘詞了,逼良為……什麽?”他唇角帶起一絲邪肆笑意。


“哼!”她傲嬌把臉偏向一旁,不接他的話。


唐聿城故作沉思了幾秒,笑得有些殘忍,說道,“我看就揍99下好了,寓意長長久久,這樣你才能長記性。”


九十九?安小兔打了個冷顫,不敢懷疑他的話的可信度,因為她知道他絕對會執行到底的。


“你會打死我的。”


她用無比可憐兮兮的水眸看著他,企圖引起他的憐憫之心。


“別怕,不會的。”他柔聲安撫她,繼續道,“我都想好了,一下子打九十九下,你肯定承受不了,所以我決定分期來。”


安小兔聽得瞠目結舌,他他他……他這是想長期折磨她的節奏,這個惡魔男人。


“那那要不我們換個懲罰方式?”她主動把自己送入虎口。


挨揍還是甜蜜折磨?她還是選擇後者吧。


“你確定?我覺得我的條件對你來說,會有些苛刻,你未必會同意。”他佯裝替她著想說道。


怕他反悔,她忙不迭點著頭說道,“我同意,一萬個同意。”


知道他即使再怎麽放肆,也控製得住分寸,不會傷到她和小兔子半分的,雖然……


她會很累。


他摸著下巴又陷入了沉思,看得安小兔心驚肉跳的。


過了半晌,他一副吃虧的語氣說,“我是為了懲罰你的,可我發現我不僅要賣力取悅你,而你又懷著小兔子,讓我無法徹底放縱,為所欲為,這麽一分子,我好像感覺我虧了。”


二少這簡直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賣乖的腹黑大灰狼,偏偏某隻小白兔沒有發覺。


“那……”安小兔咬了咬唇,一副豁出去的語氣說道,“那你想怎樣都由你說了算,可以了沒有。”


可惡,以後他最好別落到她手裏!


“勉強可以接受。”他還算滿意地點了下頭。


聽他這欠揍的語氣,安小兔有種想要狠狠咬他一口的衝動。


想到自己剛剛被他揍了兩張屁股,她抓起他的手臂,低頭就咬了下去。


但又不敢咬太用力,擔心咬傷了他。


唐聿城並沒追究她怎麽突然咬自己,等到她鬆口之後,他一把將她抱起,朝浴室走去。


“好了,伺候夫人沐浴。”


“喂!你急什麽,現在還早著呢。”安小兔掙紮著說道。


這男人分明是把她洗幹淨了,然後好下口吃她。


“良夜一刻隻千金,浪費時間是很罪惡的,我們要合理利用每一時每一刻。”他一本正經地道。


安小兔覺得這男人表麵看起來那麽禁欲,可他隻要一逮住自己,就總想著和自己做那事;這和他的外在形象嚴重不符啊!!!


“唐聿城你這個流氓,怎麽總想著那種事,其實除了那種事,我們還可以做很多事的。”她被他放坐在浴缸邊上,撇了撇嘴說道。


“可我對其他事不怎麽敢興趣,我隻想……”他彎下腰,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我每一刻都想對你做盡春天對櫻花樹做的事,用盡所有的姿……唔。”


話沒說完,就被安小兔捂嘴了他的嘴巴。


他太過直白的話讓安小兔羞紅了臉,雖然不知道春天對櫻花樹做了什麽事,不過結合他前一句話來看,肯定不是什麽好事 。


非常了解這男人在外麵有多高冷,關起房門後就有多悶騷。


“不許再說了。”她脫了鞋的腳輕輕踢了一下他的小腿,紅著臉警告道。


他拉下她的手,淡淡笑道說道,“是的我的夫人,多做事少說話,是麽?”


“嗯。”安小兔點了點頭後,又覺得他的話好像哪兒不對勁。


“好的夫人,那麽……”


——————


第二天中午


安小兔躺在床上,幽怨地看著穿戴整齊極腹黑的某人,為什麽受累的總是她。


腰好酸,好想趴著啊,手臂也好酸,全身的所有細胞都在為被狠狠剝削,而不滿叫囂著。


“體力有待提高。”


唐聿城從衣櫃裏幫她挑了一套衣服,然後抱起她進浴室洗漱。


好想咬他啊!這是安小兔聽了他的話後第一的唯一的想法,


“那你要不要考慮把我丟進軍營裏曆練一下。”她白了他一眼,有些無語開玩笑道。


“嗯……”唐聿城立刻一臉沉思,幾秒後,“這個提議不錯,等你生了小兔子可以考慮試試。”


what?


安小兔立刻不淡定了,“喂喂唐聿城你是惡魔嗎?你不能這樣對我。”


“就算是惡魔,也是你的惡魔,隻對你一個人惡魔。”他說道。


她一個人的?可她好像並不覺得是榮幸,隻感覺前途黑暗,看不到光明呢?


洗漱完畢,衣著穿戴整齊,在離開房間前,唐聿城再三叮囑安小兔把昨天的事忘掉,也絕對不可以對任何人說起昨天她聽到的事,就算是她父母也不行。


並給她說了其中的利害關係。


唐家大廳


墨采婧看到唐安夫婦下來,立刻吩咐管家給安小兔準備些吃的。


“小兔啊,你先簡單吃些東西,再過一個小時就可以吃午飯了。”墨采婧說話的同時,責備地瞪了一眼唐聿城。


也不知道節製,他一大清早就神清氣爽起床跟他們吃過早餐了,安小兔沒起床的原因,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被累壞了。


安小兔正巧看到她在瞪唐聿城,不知是為了維護他還是腰撇清關係,趕忙解釋道,“媽你別誤會,聿城昨晚並沒有對我做什麽,真的。”


“……”唐聿城無言。


這笨蛋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