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0章 你就不能說些好聽的話哄哄我?

“真的?”安小兔半信半疑地再次向他確認。


“你不信我?”唐聿城微蹙的眉頭深了幾分,心底有種說不出的鬱悶。


終於發現他似乎要生氣了,安小兔趕忙搖著頭否認說,“沒有沒有,隻是……隻是覺得你第一次玩就玩得這麽好,太打擊人了。”


停頓了一下,她有些鬱悶地給他吐槽,“我今天都被舉報三次了。”


老是被舉報她送人頭。


聽她誇自己厲害,唐聿城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操作好不好是其次,這遊戲主要看意識,你意識太差。”他說出自己的結論。


這種段位的對手,他一個打九個都綽綽有餘;她還能被舉報三次,沒誰了。


他的話讓安小兔狂吐血,心道:他就不能說點安慰她的話?太打擊人了。


“吃飯了。”


不想再討論這種浪費時間又沒意義的事,他把她的手機暫時沒收,放進自己的口袋裏。


“哦哦。”


安小兔乖乖地點著頭跟他走到餐桌前,心底暗發誓:等她練好技術,就去機關道跟他solo;虐爆他,看他還敢不敢口出狂言打擊自己,哼哼。


……


吃過午飯後,唐聿城要帶安小兔出去散散步,她卻拚命抵抗,不肯離開屋子半步。


想到她不敢出去的心結,他沒有再強迫她走出去。


兩人在後花園待了一會兒,便回屋子裏了。


安小兔坐在沙發上想打兩局遊戲,剛進入遊戲界麵,手機便被沒收了。


緊接著頭頂傳來男人強勢的話,“小兔,你該午睡了。”


“呃……最後一局,打完我就睡。”她擠出一抹笑,討價還價說道。


唐聿城立刻板起臉,端出平時對待部隊下屬的冷酷嚴肅態度,冷聲道,“安小兔同誌,我現在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命令,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執行我的命令,立刻。”


安小兔嚇得趕緊從沙發站起來,繃直了身體,大氣不敢喘一下。


看著她因受驚而戰戰兢兢的模樣,他最終還是心軟了幾分。


意識到自己說的話似乎太嚴厲,唐聿城放柔了語氣解釋說,“不是不讓你玩,你現在懷著小兔子,手機輻射雖然很小,但是玩太久,也會對小兔子造成間接影響的,知道嗎?”


安小兔一動不動站著,聽著他的話,咬緊唇瓣一言不發。


過了幾秒,在心底反省過的她眼淚啪嗒嗒地掉下來,帶著哭腔說,“對不起!”


為他的關心而道歉,也為自己的不稱職而向肚子裏的小兔子道歉。


望著她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般不停掉落下來,唐聿城呼吸一窒,心髒抽痛了一下,有些懊悔自己說話過重了。


他一把將她拉進懷裏,向來不擅長哄人的他隻能緊緊抿著唇,動作輕柔擦去她臉的淚水。


沉思了半晌:


唐聿城才擠出一句自認為能讓她停止哭泣的話,“小兔,商量一下你能不能不哭了?”


“……”聞言,安小兔愣了愣,抬起淚巴巴的水眸望著他。


商量?


這種事還能商量的?


不過看他平時那麽穩重內斂,寵辱不驚;此時卻慌了手腳,完全不知拿自己怎麽辦的樣子,讓他有種想爆笑的念頭。


“你就不能哄哄我?”安小兔略用力咬了咬唇,眨了一下眼,把蓄在眼眶的淚水擠出來,故意委屈又羨慕說道,“我看別的女孩子哭了的話,她們的戀人都會說好多好多好聽的,把他們哄開心的。”


話落,又是一陣沉默。


過了好一會兒,像是怕又惹她傷心,唐聿城小心翼翼地說,“我答應你,那你不許哭了。隻是……咳我現在還想不到很好聽的情話,能不能先欠著?”


“咳咳……”安小兔迅速抬手捂住嘴巴,額頭則抵在他的胸膛,拚命壓抑著不讓自己笑出聲,肩膀因忍笑而不停顫抖著。


這個男人這個樣子好可愛。


看不到她的臉,看著她抖動的肩膀,唐聿城緊繃著臉,眉頭緊鎖,神色凝重。


他好像又惹她哭了。


“今天。你想聽的好聽的哄人的話,我保證今天之內說給你聽;你以後還想聽的話,我給你說一輩子。”雖然不知道這樣的承諾有沒有用,他還是試著說出口了。


見她似乎因為自己的話,反應平靜了不少,他繼續說道,“所以,你能不能……”


感覺腰間突然一緊,他低下頭,她梨花帶雨的笑靨映入眼底,莫名的好看到令他移不開眼。


“要不,我讓你再打一局遊戲再午睡?”他再次妥協說道,將手機還給她。


安小兔接過手機,當著他的麵把遊戲卸載了。


“我該午睡了。”像是什麽都沒發生過,她淺笑著說道。


“好,我抱你上去。”


他說完,穩穩地將她抱起,朝樓上走去。


廚房裏,容嬸探出頭看著小兩口上樓的背影,露出欣慰又開心的笑容。


他們家二少爺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直以來,誰都拿他沒轍;沒想到少夫人都沒做什麽,就能讓他們二少爺溫順得像隻貓,實在太厲害了。


一物降一物大抵就是這樣吧。


少夫人就是二少爺命中的克星,一剛一柔,以柔克剛,最終錚錚鐵骨也化為繞指柔。


……


下午,安小兔醒來時看了下時間,卻發現她原本卸載掉的遊戲,又裝回去了,八九不離十應該是那個男人趁她睡著時給安裝回去的。


起床換了套衣服,想著找點兒有意義的事來打發時間。


在書房待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容嬸進來提醒她應該走動走動了,安小兔才踏入書房。


在客廳掙紮了很久,深吸一口氣,對一旁的容嬸說道,“容嬸,我出去散散步。”


“需要我陪嗎?少夫人。”容嬸有點不放心地問。


“不用了,我就在附近走走,沒事的。”她淡笑搖搖頭,拒絕容嬸的陪同。


她想清楚了,她不可能因為害怕遇到那咄咄逼人的羅海心,而一直躲在屋子裏不出去;時間久了,不僅她會受不了,對小兔子發育也不好。


而且這個時間,軍營裏的人應該都在忙,她應該不會那麽倒黴又遇到羅海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