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3章

許久之後------


唐聿城才緩緩離開安小兔的唇,呼吸紊亂地湊在她耳邊,聲音低沉醇厚,帶著濃濃的霸道和強勢說道,“小兔,永遠都不要想離開我,聽到了嗎?我既然將你帶在了身邊,就不允許你有一絲要離開我的念頭。”


從年少時,她纏著要他娶她的那一刻,她此生變準定是他的人。


他此生隻認定她,也隻要她。


非她不可。


聽到安母說她想安家時,又想到她中午的異樣,心髒高懸;即使知道她隻是回她父母家,他依然忐忑不安。


直到此刻,能抱到她,親吻到她,他才真實感覺到她還在,還在他身邊。


聞言,安小兔靠在他懷裏的身體一僵,心頭劃過一絲心虛。


“我沒有想過要離開你。”她莫名底氣不足地替自己辯解,暗想:她隻是想回父母家待幾天,這不算離開他。


“真的?”他緊盯著她閃爍不定的眼眸。


“嗯嗯。”像是為了增加可信度,安小兔用力點著頭,昂頭看著他,說著討好卻真心的話,“真的,我怎舍得離開你。”


“那你突然要回爸媽那兒,這事又怎麽解釋,嗯?”他神色嚴肅了幾分,見她唇角的笑意凝住,壓下心中的不忍,繼續說道,“如果媽沒有跟我說,你是不是打算一聲不吭就跑回去了?”


想到她要敢這麽做,他就想……就想……


抱著她的雙臂收緊了幾分,有些不甘又無奈;就算她敢這麽做,他卻不能拿她怎樣,仍舍不得對她怎樣。


“……不會。”安小兔否認說道。


她當時是非常迫不及待想回爸媽那兒,但是沒想過要瞞著他回去。


“意思是你真的想回去?為什麽?”唐聿城臉色有些沉,他寧願她用蹩腳的謊言片自己說並沒有要離開這裏,回她爸媽那兒。


她不是最會看人臉色說話的嗎?即使是瞎掰。


安小兔縮了縮脖子,說不出話來。


總不能跟他告狀說她在這裏受了委屈吧,偏偏羅海心下午說的那些話她又挑不出毛病,從何說起?


他若是護短而對羅海心怎樣,到時自己可能還得了個仗勢欺人的惡名聲。


“我讓你受委屈了?”他又問。


“沒有沒有。”安小兔忙擺著手否認。


“那是什麽?告訴我。”威逼不成,他放柔了語氣,溫和說道,“小兔,你有沒有聽說過那麽一句話……?”


安小兔困惑又好奇抬眸望他,“嗯?什麽話?”


“我負責馳騁天下,你負責貌美如花。”他在她耳邊呢喃低語情話,誘哄說道,“所以,有什麽事你無法解決的事,告訴我,我替你解決,你隻需要每天心情美美的,一直呆在我身邊。”


“那如果我將來老了呢?老了就不再貌美如花了。”安小兔突然腦回路清奇地問了這麽一句。


“……”唐聿城突然接不上話。


他難得說一回情話……


他很確定她不是在故意轉移話題,也無法理解她關注錯了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