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3章 最大的願望,和安小兔在一起一輩子

“你也知道爺爺之前一直要求我娶司空琉衣的事吧?”唐聿城語速緩慢從容,淩厲的眼睛斜睨著她,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表情。


“咳咳……”安小兔被嗆了一下,頓時想起之前司空琉衣約她在茶餐廳的談話內容,心底很酸澀,有種想落淚的衝動。


聿城會向爺爺妥協嗎?


為了他多年的計劃,給他大哥報仇;為了那些臥底的性命,而放棄她嗎?


“知道……然後呢?”安小兔低下頭,吸了一下鼻子,用力咽下梗在喉嚨的酸澀,聲音微啞,低聲問道。


“我告訴爺爺,我是永遠不會娶司空琉衣的,我隻認定你,讓他最好是打消了撮合我跟司空琉衣的念頭。”唐聿城像是沒看到她臉上的糾結不舍,淡淡說道。


安小兔聞言,感覺原本跌落穀底的心,瞬間升到了天堂,臉上黯然的神情被明亮欣喜所取代。


“真的嗎?”她雙眸燦亮如星,激動地抓著他的手臂求證。


“嗯。”唐聿城輕輕頷首,看她那麽開心,可想到她竟然因為司空琉衣的威脅,而想將自己推開,還想瞞著自己,司空琉衣威脅她的事,他就有些生氣。


於是又故作神秘說了兩個字,“可是……”


安小兔的心一下子被懸了起來,臉上的明媚笑容僵了一下,說不出話來來。


明顯感覺他接下來的話不是自己想聽的。


可是她又很想知道後來的事,於是隻能沉默著等他繼續說下去。


“我離開唐家後,接到了司空琉衣的電話,約我見麵。”看著她從欣喜變得有得有些不安,唐聿城有些於心不忍。


她懷孕了,揍不得,但為了給她一個小教訓,他必須狠下心來。


“然、然後呢?”安小兔垂下眼眸,濃密卷翹的睫毛輕輕顫動,沒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然後啊……”唐聿城拉長了聲音,移開視線不去看她不安的神情,“她問我,和她結婚的事,考慮得怎樣了?”


“唐聿城,你敢犯重婚罪試試?”安小兔聽不下去了,眼眶蓄著淚水惡狠狠瞪著他,咬牙切齒威脅道。


“我一想到我家有一隻很凶還會咬人的兔子,嚇得立刻拒絕掉司空琉衣的求婚了。”唐聿城唇角帶起一絲淡淡的笑意,她就敢對他凶,怎麽就不敢在司空琉衣麵前,拿出一點勇氣來。


典型的土霸王。


“哼!”安小兔極力壓抑著微微翹起的唇角,佯裝出凶惡的樣子,還泄憤似的掐了一下他精壯結實的腰側。


“我還沒說完,你高興太早了。”唐聿城又突然冷幽幽地蹦出這麽一句。


“你你……你……”安小兔用力瞪著他,咬牙切齒的樣子,仿佛要吃他肉喝他血似的。


“後來司空琉衣威脅我,我說不娶她的話,她就毀了我精心布局多年的計劃,還要讓我派出去的臥底全部喪命,她還用你和小兔子的安全威脅我,她逼我我陷入難以抉擇的境地,她這樣逼我……”唐聿城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他說的全部是事實,隻是有些是司空琉衣跟她說的,有些是司空琉衣親口跟自己說的。


安小兔低下了頭,心底很難受,果然他不得不選擇司空琉衣嗎?


“可是還是選擇了你。”他聲音前所未有地輕柔在她耳邊說道,“在外人看來,你確實是樣樣不如她,可在我心中,你就是最適合我的;司空琉衣說她從小到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嫁給我,可我說……”


他說到這裏,突然停住。


“你說什麽?”安小兔微微推開他,緊張地看著他問道。


“我說我從小到大最大的願望,就是和安小兔在一起一輩子。”唐聿城輕輕捏了一下她挺翹的鼻子,深邃而漆黑如墨的眸子裏,盡是她。


“真的?”安小兔聽到這話,雙眼閃動著璀璨的光芒,整個人都飄飄然了,感覺心裏不停地冒著甜蜜泡泡。


“真的。”他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看她明亮動人的樣子。


“聿城,謝謝你!”安小兔一下子撲進他的懷裏,感動得不知該說些什麽才好。


“可有些人似乎並不打算跟我過一輩子。”唐聿城任她抱著,幽幽說道。


“誰說的。”安小兔知道他說的有些人是誰,立刻反駁道。


“我知道司空琉衣約你在茶餐廳談話的事。”


他話音剛落,就感覺到懷裏的人兒身體一僵。


安小兔聽他提起這茬,才想起司空琉衣的威脅,不安說道,“聿城,如果你不娶司空琉衣的話,她會毀了你多年的計劃的,還有那些臥底會曝光的……”


還有她和小兔子,也會有危險。


‘啪’的一下,唐聿城不重不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臀部,“你以為你老公大人能當上中將,能成為‘梟狼’特種部隊的最高指揮著,是運氣好,混上去的?”


“老公大人最棒,老公大人最厲害。”安小兔立刻阿諛奉承討好說道。


唐聿城無聲失笑,說道,“別擔心,司空琉衣在算計我的同時,我也在神不知鬼不覺地算計著她;就憑她還沒能力毀了我的計劃和布局。”


“嗯嗯,我家老公大人超厲害。”安小兔不太懂那麽深奧複雜的東西,隻能一個勁兒地讚美他。


“你真的覺得我很厲害?”唐聿城問道。


“必須的,整個r國肯定沒有比你更厲害的人了。”安小兔忙不迭點頭說道。


“那司空琉衣威脅你的時候,你怎麽不告訴我?是覺得我無法保護你和小兔子嗎?”唐聿城語氣嚴肅地問。


安小兔趕忙否認,“不是不是,我隻是想讓你選擇而已,無論你做出什麽樣的選擇,我都尊重你的決定;畢竟我當時什麽都不知道,如果強迫你選擇我的話,那麽你這麽多年的精心布局,還有那些臥底的性命……”


“以後不管遇到任何事,都必須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要知道我是你的丈夫,是最有能力和資格保護你和小兔子的人。”唐聿城歎了一口氣,語氣嚴肅認真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