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1章 此生非她不娶

唐老爺子在醫院休養了一個多月後,終於出院了。


這天周末,唐聿城並沒有立刻去找安小兔,而是回了唐家莊園。


唐家書房


“說吧,有什麽事?”唐老爺子靠坐在躺椅,輕輕搖晃著。


唐聿城並沒有開口說話,鬼斧神刀雕琢般英俊如斯的臉龐冰冷嚴峻,打開一支錄音筆放在桌麵上,那是司空琉衣和安小兔在茶餐廳的對話內容。


唐老爺子聽完之後,臉色一片沉冷,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麽。


半晌之後:


“你想說什麽?”唐老爺子緩緩開口。


“為了小兔子的安全,我要把小兔帶到‘梟狼’特種部隊,直到孩子出生。”唐聿城冷聲堅定道。


這話並非詢問唐老爺子是否同意,而是知會他一聲。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司空琉衣是個危險人物,而且此司空琉衣,非彼司空琉衣;也多虧了司空琉衣上次提供的線索,現在計劃到了最關鍵一步,他不能讓敵人有機會抓住他的弱點。


唐老爺子掀了掀眼皮望著他,“你不打算娶司空琉衣?”


“除了安小兔,即使單身一輩子,我也不會另娶他人。”唐聿城聲音無比堅定嚴肅,頓了一下,又冷笑說道,“爺爺讓我娶司空琉衣這麽危險的女人,就不怕將來她一個不順心,毀了唐家嗎?”


“你已經跟安小兔離婚了,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是不會同意你跟她複婚的。”唐老頑固地說道。


不管如何,即使安小兔不是害死斯修的直接凶手,斯修的死也跟她脫不了幹係。


“爺爺不同意我跟小兔複婚,那我就不複婚,我這輩子也不會再和別的女人結婚的,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爺爺,別再妄想撮合我和司空琉衣,還有,我帶小兔去部隊養胎的事。”


唐聿城說完,抓起錄音筆就離開了書房。


反正她和小兔根本沒離婚,爺爺同不同意他們複婚,根本不重要。


“二少,不吃了午飯再走嗎?”墨采婧見他剛回來,不知在書房跟老爺子聊了什麽,現在連飯沒吃就要離開了。


“不了,我還有些事要處理。”


唐聿城接過管家遞來的軍裝外套以及薄厚適中的黑色長款大衣,動作利落而優雅流暢將衣服穿上後,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了家。


墨采婧看著兒子離開的背影,直到消失,才用手肘戳了戳丈夫的腰側。


“你去探探爸的口風,爺孫倆聊了什麽?”


“還能說什麽,估計是跟小兔有關的吧。”唐仲森淡淡說道。


也就安小兔那丫頭能讓兒子喜怒哀樂。


“……”


提到這個話題,墨采婧不說話了。


斯修的死,大家都很痛心,可老爺子認定是小兔害死了斯修,死都不肯原諒小兔,還逼兩人離婚。


不知等小兔生下孩子後,老爺子口風會不會鬆動些,同意小兔跟二少複婚。


唐聿城離開唐家莊園沒多久,就接到司空琉衣的電話,越他見麵。


唐聿城想了想後,便答應了。


這次,司空琉衣訂了個隱秘的包廂。


看到身材高大偉岸,相貌冷冽英俊的唐聿城出現,她眼底掠過一絲掩不住的愛慕之意。


唐聿城將黑色大衣掛在衣架上,大步走到餐桌前,在司空琉衣對麵坐下。


“找我有什麽事?”他嗓音低沉冰冷問道。


“上次我說的事,城哥哥考慮得怎樣了?”司空琉衣淺笑嫣然,柔聲問道。


“你指哪件事?”唐聿城眉頭微蹙,並不像是明知故問的。


司空琉衣唇邊的嫣然美笑微僵,“城哥哥娶我,我助你剿滅大毒梟尼爾森。”


“我從沒想過要娶你,更沒考慮過你要我娶你的事。”唐聿城拒絕得很簡單明了,“我對婚姻是寧缺毋濫,我認為婚姻是神聖的,用東西交換來的並不是婚姻,而是交易……”


司空琉衣沒想到他拒絕得這麽直白,不留餘地。


“城哥哥,安小兔有什麽好的,一個實習教師,薪水不過幾千塊而已,即使她手握安氏集團百分之二十五股份,可那些股份還不及司空家族的百分之一;最重要的是,她對你的事業沒有任何幫助,還成為你的累贅。”


她很不不甘心,安小兔長相不如她,才華不如她,能力不如她,家世背景更不如她,樣樣不如她。


如果安小兔沒有認祖歸宗,永遠都隻是一個平凡的女人。


更加配不上城哥哥。


城哥哥是她的,她從小就喜歡城哥哥了。


這些年,她為了城哥哥付出那麽多,卻被安小兔這個程咬金給奪走了。


“我想你沒聽清楚我的話,婚姻不是交易,用金錢物質來衡量,那是對婚姻的侮辱。”唐聿城臉色很冰冷,“而你卻口口聲聲拿你背後的司空家族跟小兔相比,這就是我看不上你的地方。”


以前他不懂,可是和小兔結婚之後,他就體會到了,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有多奇妙。


時刻讓人牽腸掛肚,可卻甘之如殆。


他不喜歡太精明的人,那會讓身為男人的沒有成就感。


每次給小兔講解一些她不知道的知識時,她那雙眼眸閃亮亮的,眼裏充滿崇拜光芒看著自己,那種感覺讓他非常滿足、自豪,感覺整個人都飄飄然的。


他不需要她為自己做什麽,每天工作充滿無限壓力,隻要打個電話給她,聽著她軟糯甜美的嗓音,有時有些蠢萌的話語,他就感覺一天的疲勞都消散了,這就是她的魅力。


司空琉衣看著他眼底閃過的一抹柔情,知道他此時在像誰,心底嫉妒得快要發狂了。


“唐爺爺不會同意你跟安小兔在一起的。”她眼眶微紅,不甘心地說道。


安小兔那個蠢貨,憑什麽得到城哥哥的盛世寵愛?


“爺爺同不同意不是你該關心的事,反正,爺爺不會再極力撮合你和我了。”唐聿城唇角揚起一絲冷笑,冷冷宣布道。


爺爺從得知司空琉衣要對付小兔肚子裏的孩子,她還妄想逼婚不成就毀了他精心布局多年的計劃開始,就已經徹底否定了司空琉衣了。


【ps:大家猜猜男主說‘此司空琉衣,非彼司空琉衣’。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呢?】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