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8章 撞見他和司空琉衣一起吃午餐

七裏餐廳前麵的停車場已經停滿了車,蕭雅白的車隻能暫時停靠在路邊。


看安小兔走下車後,蕭雅白不放心地問道,“小兔,確定不用我陪你進去嗎?”


“不用啦,附近沒有停車位,你要是把車停在這裏,等會違規停車被罰就不好了,雅白你開車到周圍兜一圈,我買好午餐就打電話給你。”安小兔搖了搖頭,感激地笑著朝蕭雅白揮了下手。


“那你小心點,注意安全。”蕭雅白叮囑完,緩緩開車離開了。


安小兔目送蕭雅白開車離開後,才轉身朝七裏餐廳走去。


餐廳的裝潢典雅奢華,正播放著悠揚動聽的純音樂,安小兔剛踏進餐廳,一道金色光芒就突然在自己眼前晃了幾下,她微眯了下眼,卻沒有太在意。


結果剛走沒幾步,那道金色光芒直接照在自己臉上,安小兔微眯著眼朝那道光的源頭望去,看到司空琉衣正從容優雅地將小鏡子放回包包裏,司空琉衣對麵坐著個男人,看背影很熟悉。


緊接著,她看到司空琉衣朝自己揚起一抹優雅完美的微笑,像是在無聲打招呼。


安小兔秀眉微蹙,不過還是禮貌性擠出一抹笑,朝司空琉衣頷首點了下頭,然後走去點餐。


“城哥哥,我去個洗手間。”司空琉衣對坐在對麵的唐聿城說完這句話。


便站起身來,朝安小兔走去。


“小兔嫂子,你一個人來用餐嗎?”司空琉衣在安小兔對麵的椅子坐了下來,見她正在看菜單,又輕笑著壓低聲音說道,“我和城哥哥正在那邊吃午餐,要不要一起?”


安小兔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雖然這個角度隻能看到對方三分之一的側臉,可她卻一眼就認出那個原本坐在司空琉衣對麵的人就是唐聿城……


她身體一僵,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翻著菜單的手輕輕顫抖。


今天是工作日,他不是應該在部隊裏嗎?她怕會耽誤他工作,故而沒有告訴他今天是她產檢的日子,卻沒想到他和司空琉衣在這裏共進午餐。


“小兔嫂子,你怎麽了?”司空琉衣碰了碰安小兔的手,佯裝關心地問。


“沒、沒什麽,謝謝司空小姐的邀請,不過我點的午餐是外帶走的,就不和你們一起吃午餐了。”安小兔擠出一抹笑容拒絕道。


不等司空琉衣再說話,她匆匆對侍應生念了幾道菜。


司空琉衣勾唇笑了一下,起身走回自己的餐桌。


看著司空琉衣離開了,點完餐後,剛才故作強撐的安小兔整個人幾乎虛脫了,心亂如麻。


她不停告訴自己,她要相信唐聿城,他跟司空琉衣一起吃飯,說不定隻是有什麽重要的正事……


這邊,唐聿城的注意力從未放在過司空琉衣的身上,他麵無表情地低頭吃著東西,就連司空琉衣重新在他對麵坐下,也沒有掀動一下眼皮,因此也沒有注意到剛才那一番波濤暗湧,


抬手看了眼腕表,然後唐聿城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把安小兔嚇了一跳,她趕忙拿出手機一看,看到是唐聿城的來電,她一慌,莫名地按下靜音。


或許是餐廳正放著悠揚純音樂的關係,她的手機鈴聲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


緊張地轉過頭朝唐聿城的方向看去,見他視線望向窗外,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這讓她暗鬆了一口氣。


手機響了又停,沒過幾秒又再度響起。


怕被唐聿城發現她也在這間餐廳,安小兔手忙腳亂地關了機,把頭垂得低低的。


聽著手機裏傳來用戶已關機的提示音,唐聿城皺起了眉頭,沉思了幾秒,他改打安家的座機。


電話那邊,安母溫和帶笑的聲音傳過來,“聿城啊,有什麽事嗎?”


“嗯,小兔手機關機,麻煩媽叫她來接下電話。”唐聿城嗓音清冷說道。


“小兔今天早上和雅白去產檢,還沒回來呢。”安母略帶歉意說道。


唐聿城眉頭猛地一皺,隱忍著說了句,“我知道了。”便掛了電話。


想到安母說她竟然叫蕭雅白陪她去產檢了,唐聿城就忍不住想抓她來揍一頓,那個討打的小女人。


明明說好等產檢的時候他陪她一起去,結果她倒好,竟然瞞著他。


安小兔結了賬,拿著打包好的午餐就幾乎是落荒而逃地朝餐廳門口走去,結果沒注意撞到了迎麵走來的客人。


“你這女人瞎了嗎?走路不帶眼睛的事嗎?”人高馬大一身膘戴著粗金鏈子中年男人正挽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被安小兔這麽一撞,立刻惡聲惡氣大罵道。


安小兔被他這一吼,嚇得後退了兩步,連忙顫聲道歉,“先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以為撞了人,一句‘對不起,不是故意的’就沒事了嗎?”金鏈子男人看安小兔柔柔弱弱的好欺負,為了讓自己的女伴覺得威武凶猛,故意跟安小兔杠上了,“我的最新款意大利皮鞋都被你踩髒了,你立刻跪下來給我擦幹淨,否則這事沒完。”


“先生,我並沒有踩到你。”安小兔微皺著眉頭,看著這個男人一臉凶神惡煞的,她潛意識把雙手放在腹部前,又後退了幾步。


“你是在說我誣賴你嗎?我跟你並不認識,也無冤無仇的,我為什麽要誣賴你?”金鏈子男人上前了幾步,逼近安小兔,指著自己的鞋子,怒聲問道,“你要是不給擦幹淨,今天別想走出這餐廳。”


“這位先生,請您別為難這位小姑娘,這鞋子我給你擦吧。”餐廳的一位清潔阿姨說著,蹲下來就要幫那男人擦鞋子。


這個金鏈子男人經常來這裏用餐,據說是個惡勢力,連餐廳老板都要敬他三分。


“這位阿姨謝謝您,不過我真的沒有踩到他,不用理會他的沒事找事。”安小兔難得硬氣,一把拉住清潔阿姨,怒瞪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高大不知多少的男人。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金鏈子男人惱羞成怒,猛地抬起手掌就朝安小兔的臉頰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