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2章 該不會是懷孕了吧

又被迫生活不能自理地強製休養了五天,直到得到女醫生的準許,安小兔幾乎喜極而泣。


嗚嗚~她終於可以下床,自由活動了。


這天,把唐聿城到家門口,看著他開車揚塵而去後,安小兔立刻轉身走回屋裏,拿起電話約蕭雅白。


……


“嘖嘖,小兔你現在是唐家二少夫人了,身價水漲船高,要見你一麵實在不容易啊。”經過精心偽裝的蕭雅白一看到安小兔,立刻朝她走去,調侃道。


她去過他們家一次,不知是不是被唐斯修帶走的事給唐二爺造成心理陰影,還是因為小兔的身體未康複的原因,唐二爺對小兔的極度寵愛和占有欲,簡直到了變態得令人發指的地步,把小兔當成廢人來寵。


身為單身狗的她在一旁看著,覺得這已經不是虐狗了,簡直是在喪心病狂的殺狗!


“少幸災樂禍。”安小兔嬌嗔著瞪她一眼,挽著她的手臂,有些激動笑道,“嗷……吃麻辣火鍋去。”


要是唐聿城還不許她出門,那她真的要瘋掉了。


因為蕭雅白現在是灼手可熱的大明星,擔心被人認出來,所以兩人選了個會員製的高級火鍋餐廳,要了間包廂。


蕭雅白看著坐在對麵,正望著一桌子的火鍋食材狂咽口水的安小兔,非常鄙視地說道,“安小兔,你這個沒出息的,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家二爺虐待你,不給你吃飯呢。”


“我在家被當成廢人對待,就是吃龍肉都覺得沒味道,好不容易出來,你還不許我看。”安小兔可憐兮兮說道,為了調養身體,她喜歡的很多食物都不能吃,加上要吃藥,廚師做的菜主要以清淡為主。


而被迫生活不能自理,好幾次她都忍不住發脾氣了,結果唐聿城也不管她是否生氣就是一頓狂吻,到最後自己就莫名其妙忘了生氣這回事了。


“二爺寵你還不識好歹。”蕭雅白氣笑地罵了句,她還會第一次看到想唐二爺那樣的男人,竟然會把妻子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的,“湯沸騰了,想吃什麽趕緊涮。”


安小兔吐了下舌頭,夾了卷肥牛放進上麵浮著一層火紅辣椒油的沸騰火鍋裏燙熟。


燙熟的肥牛剛送入口中,一股惡心感就直湧上喉嚨,她趕忙放下筷子,捂住嘴巴朝洗手間跑去。


蕭雅白見狀,也立刻放下筷子,跟了上去。


洗手間裏看安小兔吐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蕭雅白輕拍著她的後背,眼底閃過一絲異芒,涼涼吐了句,“安小兔,你該不會是懷孕了吧?”


“……”


安小兔因為她的話頓時忘了嘔吐,愣愣地轉過頭看著她。


“你看我幹嘛?我可沒有懷孕。”蕭雅白有些無語問道,“你上次小日子是什麽時候?”


“呃?”安小兔又是一愣。


努力想了想,好像有兩三個月沒來了吧,因為那段時間發生太多事了,她根本沒注意到小日子有沒有來。


“呃什麽呃,說話。”蕭雅白強忍住想給她後腦勺一巴掌的衝動。


“應該有兩三個月了。”她如實回答,一頓,臉頰染紅說道,“不過每次都有做保護措施。”


所以她從沒想過會懷孕。


蕭雅白一把將她拉起來,不由安分說道,“凡事都沒有百分百的,走,我帶你去醫院檢查。”


“不先吃了火鍋?”安小兔小心翼翼問道。


“趕緊洗臉。”蕭雅白有種想掐死她的強烈衝動,這個時候了,她竟然還想著吃。


“哦。”安小兔乖乖應了聲,然後走到盥洗盆前,迅速洗了把臉,用水衝去口中的異味。


蕭雅白看了眼自己都還沒動過的一桌火鍋食材,肉疼地腹誹:太浪費了!


結了賬,便迅速帶著安小兔去權威婦科醫院檢查。


兩個小時後。


安小兔拿著一個裝著體檢報告等等資料的文件袋,激動地撲到蕭雅白身上,說道,“雅白,我要做媽咪了,哈哈!”


“安小兔你這個不省心的,別亂蹦亂跳,小心摔跤了。”蕭雅白穿著高跟鞋,被她這麽撲過來,踉蹌了兩步才穩住身體。


想到閨蜜自己還像個沒長大的孩子,反射弧又長,如今懷孕了近三個月才知道,而孩子還安然待在肚子裏,她覺得這個寶貝真是太堅強了,將來絕非凡人啊!


“咳咳,我太激動了,一時沒控製住。”安小兔有些不好意思鬆開了她,站穩腳步。


她沒想過自己竟然懷孕了,而且還快三個月了。


不久前聿城還問她想不想要個孩子,如果他知道自己懷孕了,要做爸爸了,一定會很開心吧。


“你現在要回家還是去哪裏?”蕭雅白問道。


看著安小兔一副幸福甜蜜的樣子,她打心底裏替她感到開心,而且這個幹媽她當定了。


“去吃飯。”安小兔立刻回答道。


本計劃出來跟雅白一起吃火鍋,所以中午在聿城的目光緊盯下,也隻吃了一點,因為在家都是少吃多餐,所以聿城看她吃得少也沒說什麽。


結果偷溜出來,火鍋沒吃成,就趕來醫院檢查了,不知是不是懷孕的關係,加上中午沒怎麽吃,她現在餓得幾乎前胸貼後背了。


果然不該奢望她能說出什麽令她感到眼前一亮的話,蕭雅白唇角抽搐了一下,不過看在她是孕婦的份上。


隻能妥協道,“走吧,吃東西去。”


安小兔剛坐上蕭雅白的車,唐聿城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冰沉又危險的嗓音讓她狠狠打了個冷顫,“你現在在哪裏?”


“我、我跟雅白在一起,正準備去吃飯。”安小兔忍著顫抖,謹慎回答道。


“在哪裏吃飯?我過去。”他又緊聲冷冷問道。


“剛上車,等到了餐廳那邊我再告訴你,可以嗎?”安小兔感覺一陣陰風吹過,不由縮了縮脖子,老公大人冰沉冷酷的聲音挺滲人的。


“嗯。”


一個高冷的單音,結束了通話。


安小兔幾乎虛脫地鬆了一口氣,將手機收好,側過頭對開車的蕭雅白叮囑道,“雅白,我懷孕的事,你等會兒不要讓聿城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