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1章 被寵得生活不能自理

輕微的流產征兆?唐聿城聽著女醫生的報告,心底有些恐慌。


“我知道了。”他英俊逼人的臉龐麵無表情,聲音冷冷說道。


看來在小兔情況穩定之前,他不能讓她知道懷孕的事,免得引起她的過激反應,對小兔子不利。


“還有……”女醫生掃了眼茶案上煙灰缸裏的煙蒂,說道,“二手煙對胎兒發育不好,二爺以後盡量不要在二少夫人麵前抽煙。”


“嗯。”唐聿城頷首,冰冷的眸子掠過一絲懊悔。


接著,女醫生又說了幾條注意事項,才離開。


唐聿城在書房的浴室洗了澡,又刷了牙,確認身上沒有一絲煙味後,才回到房間。


掀開被子進了被窩,將她摟入懷裏,低聲問道,“感覺身體怎樣?有不舒服嗎?”


“就是感覺肚子有一點點不舒服,不過沒什麽大礙的。”安小兔如實回答。


他溫熱的大掌貼在她的腹部,“這裏不舒服?”


“嗯,隻是一點點而已,你不用擔心。”安小兔抬手撫上他微蹙的眉頭,露出一抹安撫的淺笑。


“醫生說你這幾天都要臥床休息,我在家陪你。”唐聿城拉下她的小手,在她柔軟的掌心輕輕落下一吻。


“你不用忙嗎?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她忍著手心傳來的酥癢感,問道。


如果她記得沒錯的話,他之前休的婚假就要結束了。


“不忙。”他否定說道。


即使有事,也沒有什麽事比她和孩子更重要的,


“真的?”她的一雙璀璨星眸望著他,有些擔心他會因為自己而耽誤了正事。


像是看出她的擔憂,他說道,“我做事自有分寸,你隻要聽話把身體養好就行了。”


“好。”


安小兔閉上眼睛,親昵地把臉貼在他的胸膛,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可不知道為什麽,他身上的氣息卻格外好聞。


淡淡的香氣帶著他的體溫,讓她感到格外安心,有安全感。


感覺懷裏的人兒呼吸漸漸變得平穩,呼吸的節奏帶著一股慵懶,唐聿城卻完全沒有睡意,被子下的大掌輕柔貼上她平坦的腹部,原本壓抑著悲痛的心情慢慢變得安寧祥和。


有她,又有了小兔子,他們的家終於變得完整了……


……


在休養的日子裏,安小兔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因為唐聿城在家,自己被迫變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比如早上起床打算去洗漱,腳還沒沾地,某個男人久立刻將她抱起來,不等她反應過來就已經走進浴室了,然後牙膏幫擠好,甚至連馬桶蓋都幫掀開。


洗漱完畢又被抱離浴室,緊接著某個男人會幫她找好要穿的衣服,連衣服都親手幫她穿上,然後穿襪鞋,要不是他第一次替她梳頭,扯掉了幾根頭發,估計連梳頭他都代勞了。


完了後,再被他抱著下樓吃早餐,吃完早餐後,被他抱到後花園曬太陽,然後再抱回房間睡覺。


午餐要麽讓傭人送上來,要麽他抱她下去,吃完午餐繼續曬天陽,然後回房午睡,而他會趁她午睡時去醫院看爺爺,醒來後通常看到淩霜守在房間裏,到了晚餐時間再被抱下去,吃過晚餐就回房洗澡,睡覺。


當然,早晚一次檢查不絕對不會少的。


這天中午。


接完電話的唐聿城轉身沒看到安小兔,一陣心慌,在廚房裏找到正在喝水的她,俊美的臉龐驀地陰沉了下來,立刻叫來管家,無比嚴肅冷峻說道,“佟嬸,換一批傭人,二少奶奶要喝水,竟然沒有一個傭人幫二少奶奶倒杯水的,那我請她們來有什麽用。”


“佟嬸,不用管他的話。”安小兔有些生氣說道, “唐聿城,這跟傭人無關,你不要遷怒別人,是我沒有讓傭人幫忙的。”


“我還沒說你呢,不是讓你不要亂跑嗎?你需要什麽,直接跟我說或者告訴傭人就可以了,幹嘛要自己跑一趟。”唐聿城冷眸瞪了眼罪魁禍首,也跟著生氣說道。


安小兔跺了下腳,“我隻是倒杯水而已,有不會摔了。”


“你要是摔了,我讓那些傭人給你陪葬”唐聿城黑著臉暴戾道。


“我就是摔倒也跟傭人無關,唐聿城你簡直不講道理,十足的暴君。”


唐聿城說不過她,抿著唇一言不發把她抱回房間。


關起房門後,才走到安小兔麵前,看她臉色不好,聲音放軟了下來,“不要生氣了,嗯?”


安小兔瞪了他一眼,撇開臉不理他。


腹誹:剛剛在外人麵前還挺威風的,怎麽關起門來,就換了一副模樣了?


“小兔,醫生說再過兩三天,你就可以自由活動了。”他將她抱在懷裏,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那我可以去找雅白玩嗎?”安小兔開口問道。


唐聿城沉吟了片刻,才說道,“你可以讓她來家裏。”


聞言,安小兔簡直要抓狂了,她推開他,發泄似的在床上滾了一圈,像瘋子般捶著被子大喊道,“再待在家裏,我快瘋了,啊!。”


“小兔,你不喜歡跟我在一起嗎?”唐聿城臉色沉了沉,語氣有些緊繃問道。


“不是。”安小兔想也沒想就否認。


“那你覺得跟我在一起幸福嗎?”他又問。


安小兔沉思了一下,“幸福。”


“那既然你喜歡跟我在一起,又覺得幸福,那在哪裏不都一樣?出不出去沒差別。”他又說道。


“……”


安小兔微怔了下,他說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又隱隱覺得哪裏不對勁。


還沒回過神,唇瓣就已經被吻住。


正當她被吻得七葷八素的時候,耳邊傳來某個男人低沉沙啞的魅惑嗓音,“再乖乖聽話幾天,知道嗎?說知道。”


安小兔還沉淪在那個格外溫柔的吻中,腦子一片空白,無法思考,隻能跟著他的話迷糊回答道:


“知道。”


一絲笑意爬上唇角,唐聿城有些得意地發現,除了說好聽的、漂亮的話能安撫她,還能用吻的。


不過好聽的漂亮的話太費腦,心底暗發誓以後直接用吻的。


簡單粗暴,有效。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