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他居然是……

“不用。”那老爺子似是有些憤怒沉哼了聲,握緊手杖的手背青筋暴突。


他也沒想到北斯城竟然會這麽小,會在這裏遇上……


但望著那對母女走進一間名牌服飾店內,他又哼說道,“去知會聲,她們買東西給優惠,差價算我賬上。”


“是,老爺子。”


中年男人畢恭畢敬應完,轉身離開了香茗茶閣。


“你好,麻煩拿這條裙子給我試試。”安小兔指著櫥窗內的一條藏藍色印花修身連衣裙。


“好的,你稍等。”店長迅速從櫥窗裏取下裙子。


安小兔拿著裙子走進更衣室試穿。


幾分鍾後。


眼尖的店長剛見她走出來,眼底閃過一抹驚豔,忍不住讚道,“這位小姐,這條裙子簡直是為你量身打造的,太漂亮了。”


潑墨般的烏黑長發柔柔地披落在身後,藏藍色襯得她的肌膚格外白裏透紅,修身的設計讓她的柳腰顯得盈盈一握,膝蓋以上的中短裙擺,使得一雙美腿看起來更加修長纖細,藏藍色是沉穩色,而加了印花元素,整條裙子頓時鮮活了起來,充滿清純俏皮氣息,同時又不是端莊穩重。


“謝謝!”安小兔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沉靜漂亮的小臉微紅,輕盈轉了一圈,問安母“媽,你覺得這條裙子好不好看?”


“當然好看了。”安母點頭讚同。


她年輕時是設計師,眼光自然比常人獨到,如店長所說,這條裙子簡直就像是為女兒量身打造般。


店長見兩人都很滿意,於是趕忙說道,“這位夫人,小姐,這條裙子是本季度米蘭時裝周最新款,公司總部最近搞活動,收集最美買家秀,如果你同意我們這邊拍下你的照片,到時放到品牌官網上,可以立刻獲得五折購買的優惠。”


安小兔有些驚喜,“真的?”


“當然是真的。”


店長邊說著,將相機那了過來,指著店內一處比較能上鏡且好看的地方做背景,讓安小兔站過去。


安小兔很有鏡頭感,很上鏡,很快,店長拍好照片後,檢查了下,又問道,“小姐,你看看還需要再買些什麽?也是五折優惠。”


“那我媽買也一樣優惠嗎?”安小兔走到安母身邊,挽著她的手臂,淺淺笑問道。


店長微怔一下,隨即點頭應道,“可以的。”


碰上打折優惠,安小兔和安母奢侈了一把,各自挑了兩三套,然後又到男士服裝店給安父買衣服。


兩三個小時,母女倆滿載而歸。


待她們離開後。


一名中年男人走進安小兔買裙子那服裝店,店長見他,立刻將相機交給他,忍不住好奇問,“陳先生,那對母女是誰啊?”


“她們買衣服的時候都有聊什麽?”被喚‘陳先生’那名中年男人不理會她的問題,反問道。


“啊?”女店長一愣,仔細回想了下,“隱約聽到她們在說什麽這次買衣服,是為了見那女孩子的男朋友父母而準備的,聽來應該是塊談婚論嫁了。”


中年男人聞言,眼底閃過一抹暗光,從口袋掏出一張支票遞給她。


“這是她們買衣服的差價,多出是給你的。”


說完,便拿著相機轉身離開了。


回到香茗茶閣,中年男人將相機放在古色古香的茶桌上,語氣恭敬又帶著點兒討好的意味,笑道,“老爺子,相機裏有安小姐的照片。”


“誰讓你多事的。”老爺子臉色一沉,眸光有幾分銳利冷厲。


驀地站起身,陰著臉色走出香茗茶閣。


中年男人趕忙拿起桌上的相機追了上去,離開商場。


替老爺子打開車門,待他上了車後,有意無意地順手將相機留在了後座,然後繞回到駕駛座,放下簾子將前後座隔著,才緩緩啟動車子。


“老爺子,我聽那店長說,安小姐似乎是準備結婚了。”中年男人邊開著車,閑聊般隔著簾子對後座的老爺子說道。


“老陳,你話多了。”老爺子沉聲斥責道。


垂下眼眸看著相機裏如若凝脂、雙瞳剪水、唇紅齒白而五官精致的年輕女子;雖在普通家庭長大,氣質清靈淡雅完全不輸出身豪門的名媛千金。


神色複雜凝視了好久,才緩緩收起相機。


心底那個舉棋不定的決定,瞬間堅定了……


---------------------------------------------


周日,上午十點。


唐聿城準時出現在安家。


他語氣寡淡而優雅有禮,“爸、媽,我來接小兔。”


“來就來了,一家人還帶什麽禮物。”安母笑了笑叨念著,然後朝安小兔的方向喊,“小兔你好了沒,你老公來接你了。”


雖然唐聿城清冷了點,不過安母絲毫不在意,認為那是軍營裏磨煉出來的鐵骨傲氣,穩重內斂的表現。


因此,對他可謂是典型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不急,讓她慢慢來。”唐聿城清冷淡雅道。


“來,坐會兒,喝杯茶。”安父招呼他在沙發坐下,給他倒了杯剛沏好的茶。


幾分鍾後,安小兔才神色有些匆忙來到客廳,“咳……我好了。”


深邃而俊美如斯的臉龐,神色淡漠,剪裁精銳合宜的白襯衫黑西褲勾勒出他黃金比例的完美身材,隻是靜靜地坐在沙發上,就有一種足以呼風喚雨的尊貴霸氣氣場,令人移不開視線。


唐聿城轉過頭,望著安小兔走到自己麵前,一襲白色繡水墨畫及膝緞麵修身裙和她瓷白似雪的肌膚格外相襯,有種出於泥而不染的風采,小臉帶著點兒不好意思的薄紅,美得令人移不開眼。


眸光一暗,他放下茶杯,站起身走到她身邊,矜貴淡漠開口,“爸、媽,那我就先帶小兔回唐家了。”


離開了安家,安小兔發現他的車這回是黑色奔馳,外形流暢而勳貴霸氣,價位她不清楚,不過應該價值不菲。


唐聿城遞給她一個本子,道了句,“我的家族史資料。”


這是要臨時抱佛腳?安小兔狐疑地翻開本子,最先看到‘kr·c國際’,仔細一看……


嚇得心髒差點兒停了。


“你你……這不是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