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9章 身體狀況不太好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配合醫生檢查的。”安小兔溫順地點頭。


她不想讓他擔心,尤其是這種時候。


“嗯,吃早餐吧。”唐聿城催道。


在日本時,醫生說懷孕前三個月胎兒還不穩定,孕婦不宜勞累或者情緒波動太大,這兩天她情緒不好,也吃不下東西,又從日本趕回來,看著她眼眶下淡淡的黑眼圈,他的心就有些窒息和擔憂。


她懷孕的事,終究瞞不住的,等這些事過去之後,他再找個合適的契機告訴她。


“聿城,你不吃嗎?”她抬眸看著他問道。


“我吃不下。”唐聿城呼吸微顫說道。


安小兔迅速站起身,跑進廚房,拿了副碗筷出來,盛了碗粥放到他麵前。


“即使吃不下也吃點,還有很多事等你著手處理,我不想看到你倒下。”她眼眶微紅勸說道,“我吃不下也強迫自己吃了,因為我不想你擔心,所以你也別讓我擔心,多少吃點。”


唐聿城看了她一眼,緩緩拿起筷子,端起碗。


餐桌上,一片沉默無聲,兩人味如嚼蠟吃著早餐。


吃過早餐後。


醫生很快就來了,是個中年女醫生,唐聿城低聲交代了女醫生一些事後,便匆匆離開了。


女醫生替安小兔檢查完後,檢查結果讓她眉頭微微蹙起。


安小兔看著女醫生神色不太好,整顆心也跟著懸了起來,小心翼翼問道,“醫生,是不是我的身體情況不好?”


“情況是不太好。”謹記著唐聿城交代的話,女醫生沉吟了片刻,組織好說辭,才繼續道,“二少夫人之前落水,不過那海水冰寒,雖然已經出院了,不過還是需要調養,免得留下病根,造成難以受孕;我等會兒開些藥,二少夫人記得一定要按時服用,還有多臥床休息,情緒不宜激動……”


調養不好會造成難以受孕?安小兔聽得心驚肉跳,臉色有些發白,呆愣著點頭。


“我、我知道了,那麻煩醫生了。”


“那請二少夫人現在起就多臥床休息,三餐要按時吃,別亂想太多。”


女醫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才轉身離開。


出了別墅,女醫生才打電話向唐聿城報告安小兔的實際身體狀況……


安小兔聽女醫生的話,躺在床上休息,正昏昏欲睡時,接到唐聿城的電話,大抵是說女醫生已經將她的情況告訴他了,然後又跟女醫生那番說辭大同小異地叮囑了一番。


沒多久,管家佟嬸上來告訴安小兔,她的父母來了。


“小兔,你沒事吧?身體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安母一看到女兒,立刻快步走到她麵前,含著淚緊張問道。


“媽,我沒事,讓你和爸擔心了。”安小兔也紅著眼眶說道。


並不打算告訴父母,醫生說她身體狀況不太好的事,免得又讓他們擔心了。


“你在日本出事時,我和你爸本想飛去日本的,可聿城那孩子就是不告訴我,你們在哪裏,害得我們在北斯城隻能幹著急。”安母看著失而複得的女兒完好如初站在自己麵前,隻要一回想起之前的情況,還是忍不住後怕。


“媽別怪聿城,他隻是不想你們兩地奔波,累著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站在你們麵前嗎?”安小兔怕父母對唐聿城印象不好,趕忙護著他說道。


安母哪會看不出女兒護著女婿,心底也感到欣慰。


歎了一口氣,握著她的手說道,“他侄子這樣沒了,你要懂事些,能安慰就安慰下他,不懂得安慰也別讓他煩心,知道嗎?”


以前聽女兒給她說過有個學生追她的事,可她沒想到是唐家的小少爺,而且竟然在婚禮前一天做出如此驚世駭俗的事,拐走女兒,他二叔的妻子。


不過如今人沒了,就是什麽責怪的都隨著人去而煙消雲散了。


“媽,我知道的,我會陪著他度過的。”安小兔堅定地說道。


“知道就好。”安母又歎了口氣,換了個話題閑聊著。


中午。


安小兔留父母下來吃飯,也許是和父母一起用餐,她胃口好了些,安母看她吃得比平時少,但以為她是因為唐斯修的事,也就沒多說什麽。


……


晚上的時候,女醫生又來到別墅替安小兔檢查。


檢查完後又語氣鄭重叮囑了一番,“二少夫人,明天就是斯修少爺的葬禮了,我知道你到時也會出席,不過你身體不好,到時候請盡量控製一下自己的情緒,記住了嗎?”


女醫生心底一歎:如果二少夫人知道自己懷孕了,那一定會格外注意的,隻是二爺不讓二少夫人知道懷孕的事,那她隻能想辦法幫忙瞞著,也要幫忙保住孩子了。


“我記住了。”安小兔點頭乖順應道。


“那請二少夫人早些休息。”女醫生說完,剛轉過身,就看到唐聿城站在門口,她趕忙恭敬喊了聲,“二爺。”


“跟我來。”唐聿城對女醫生說道。


視線越過女醫生,看了眼靠坐在床上的安小兔,然後轉身朝書房走去。


安小兔雙手捏緊被子,秀眉微蹙,想起女醫生若有所思,欲言又止的表情,不安地心忖:會不會是自己的身體狀況比女醫生說的還要糟糕……


莫約過了十幾分鍾。


看到唐聿城回房,她立刻問道,“聿城,是不是我身體狀況很不好?”


“我找醫生去問話,是想了解你的情況和注意事項,你的身體情況是有些不好,但是也不嚴重,聽醫生的話,按時吃藥,好好調理十天半個月就沒事了。”唐聿城軟下聲音安撫說道。


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他必須保護好。


“真的?”雖然聽他這麽說,她還是有些不安。


“真的!難道我什麽時候騙過你了?”他反問道。


她仔細盯著他英俊的臉龐看了一會兒,沒看出任何端倪,才搖了搖頭。


“沒有。”


反正據她所知道的,他從沒有騙過她。


“洗過澡沒有?”唐聿城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洗過了。”


“那早點睡,你明天也要出席斯修的葬禮。”他語氣平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