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8章 如果補救她,他或許就不會死

安小兔知道這個高大偉岸,頂天立地的男人,趴在自己身上哭了。


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浸濕她肩膀的液體卻格外燙熱灼人,但是她沒有阻止,隻是默默地讓他抱著,給他一絲無聲的安慰。


那言語無法形容的沉重悲傷,硬生生撕裂般的劇痛,正化作淚水宣泄出來。


身體被他壓著,他的大部分體重壓在她的身上,安小兔被壓得有些難受,身體隱隱疼痛著,卻沒有推開他。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麽久。


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破一室寂靜,唐聿城稍微回過神來,像是發泄般用力吻了一下她的頸窩,眼眶泛紅撐起身體,抹了把臉,看了眼來電顯示。


接通後,他言簡意賅對電話那邊的人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輕柔地將安小兔從床上拉起來,大掌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沙啞著聲音說道,“爸媽和三弟準備到了,他們從機場坐直升機過來,等下在酒店樓頂降落,你去換一下衣服,我們今晚……接斯修回北斯城了。”


“嗯。”安小兔一把抱緊他,卻遲遲沒有要去換衣服的動作。


想到那個溫潤如玉的、溫柔優雅的、霸道邪氣的、又心機深沉的,正是青春年華的張揚少年突然間就沒了,甚至還要靠dna才辨認得出是他,她的心就堵得生疼,難受得難以呼吸。


“別擔心,我沒事。”唐聿城用修長好看的手指梳理著她有些淩亂的頭發,換了個話題,“淩霜說你今天都沒怎麽吃東西,是嗎?”


“我不想給你添堵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吃了老是吐……”她哽咽著解釋。


唐聿城梳理她頭發的動作停滯了一下,微紅的眼眸閃過一抹她看不到的異樣暗芒。


因為他知道為什麽。


一把將她抱起,走進浴室,“洗一下臉,我去拿衣服給你。”


他說完便轉身走出了浴室,很快又拿著衣服走回來。


待她換好衣服,唐聿城才帶她離開總統套房,電梯門緩緩打開,就看到唐氏夫婦和唐墨擎夜站在裏麵。


安小兔望著他們凝重的神情,臉色有些蒼白,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唐聿城嗓音暗啞,帶著一絲輕顫詢問道,“爸、媽,現在過去接斯修,還是你們先休息會兒?”


“確認了嗎?”唐仲森沉痛歎了一口氣,問道。


“是,三家鑒定機構的結果一致。”唐聿城眸光一顫,肯定回答道。


墨采婧一聽,雙手迅速捂住嘴巴,眼淚奪眶而出。


“走吧,早點兒回北斯城。”,緩緩開口說道。


“嗯。”聽父親這麽說,唐聿城帶著安小兔走進電梯。


兩輛黑色賓利早已在酒店門前恭候,幾人分別上了車,絕塵而去。


半個小時後。


到達葬儀館,在舉行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後,唐聿城便麵無表情指揮幾個保鏢把紫檀木棺抬上殯儀車,朝機場開去。


整個過程,墨采婧痛苦得幾度差點兒昏厥過去,安小兔沒敢哭出聲,而唐氏父子三人也紅著眼眶。


機場那邊已經提前打點好了,到了機場,在貴賓通道安檢後,很順利帶著安放唐斯修的紫檀木棺登上了私人飛機。


淩晨兩點,北斯城


想到安小兔如今懷孕了,不宜勞累,一下飛機唐聿城便不容置喙地安排司機將安小兔送回家,然後開始準備唐斯修的葬禮。


安小兔臉色蒼白看著布置得喜氣華麗的婚房,從被唐斯修帶日本,到又回來。


不到半個月她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蜷縮在被窩裏,最終抵不過疲累和困倦睡意,睡了過去;但卻睡得很不安穩,一晚噩夢連連。


早上,唐聿城身心疲憊回到家,輕輕推開房門,看到妻子皺著眉頭,神色痛苦的睡顏,心刺痛了一下。


“小兔……”


安小兔猛地睜開眼睛,急促喘著氣。


“怎麽了?”唐聿城將她擁入懷裏,擦去她額頭的冷汗。


她搖了搖頭,垂著眸子喃喃自語說道,“隻是做噩夢了。夢到豪華遊艇爆炸了,我們的客房很靠近駕駛艙,當時唐斯修帶著我跳入海裏,他受了傷,鮮血染紅整個大海……如果他當時沒救我,他一定能全身而退的,那他就不會……就不唔……”


安小兔越說越哽咽得厲害,眼淚不停地掉下來。


唐聿城捂住她的嘴巴,沉聲道,“別說了。即使重來,斯修也同樣會做出一樣的選擇的。”


“我心裏好難受,好內疚;如果唐斯修在關鍵時刻能自私點,他就不會死了……”安小兔把臉埋進他的胸膛,痛哭著說道。


“閉嘴。”唐聿城氣怒地打斷她的話,臉色陰沉得嚇人,“如果他當初沒帶走你,就不會有事了,如果非要在你和他之間做出選擇,那我選擇你,所以不許再說那種話了,我不愛聽。”


說他太自私也好,若是今天躺在棺材裏的不是斯修,而是她,以及他們僅有兩個來月的小兔子,他一定會瘋了的。


安小兔咬著唇,細弱的嗚咽聲自喉間溢出。


他拉開她,胡亂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我從唐家莊園那邊調了一名廚子,和一名在唐家工作了二三十年的傭人過來管家,去洗把臉,下去吃早餐,我等會兒還要出去;聽話,別讓我擔心。”


“嗯。”


安小兔點了點頭,下了床,自顧地走進浴室。


梳洗完畢跟著唐聿城來到用餐廳。


佟嬸見兩人下樓了,立刻將早餐端上餐桌,很簡單清淡的早餐,一鍋皮蛋瘦肉粥配兩三個開胃小菜。


“二爺,二少夫人早。”


“佟嬸,以後是我們家的管家,你有什麽需要就告訴佟嬸,等過些日子我會再找兩名傭人。”唐聿城為她介紹。


“嗯,佟嬸早。”安小兔輕輕頷首回道。


唐聿城揮退了佟嬸,替她盛了一碗粥,才有說道,“小兔你今天在家待著,等會兒我讓醫生過來替你檢查。”


“檢查什麽?我身體沒有不舒服。”安小兔搖了搖頭說道。


唐聿城卻不由她拒絕,強勢說道,“你前些日子才出院,這幾天又吃不好,昨天又趕回北斯城,等會兒讓醫生檢查了,確定沒事我才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