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6章 不想讓她知道懷孕的事

由於當時豪華遊艇爆炸,安小兔溺水導致腦部缺氧,加上昏迷了那麽多天;雖然身上沒有外傷,但是想到如今她懷了孩子。


原本離院觀察個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唐聿城卻不放心,硬是讓她在醫院休養了七天。


在食物上,擔心安小兔會因食物的氣味引起孕吐,因此唐聿城也格外小心,但還是有好幾次看她隻是聞到味道就臉色發白,嚇得唐聿城心驚膽戰的,所幸她有些事比較遲鈍,單純地以為水土不服。


而唐墨擎夜已經回北斯城了,暗鬼門的人依然在搜尋唐斯修的消息。


……


福岡市是日本九州最大的縣,也是九州的經濟政治文化中心,是自古以來與華夏在文化上交流的文化。


那珂河將西側的福岡和東側的博多分隔開來,是福岡成為所謂的雙子城。


唐聿城知道安小兔喜歡熱鬧,便帶她去了距離福岡很近的九州最大的,被譽為九州最繁華的天神地區,百貨大樓和時裝商鋪鱗次櫛比,或許是周末的原因,雖然天空飄著細白的雪花,街上卻人來人往,熱鬧無比。


安小兔看著這條傳統和現代建築風格兼容並蓄的商業街,格外興奮,又跑又跳得,每一次都看的唐聿城整個心高高懸起,生怕她摔倒。


“聿城,這對人偶好看嗎?”傳統工藝品店內,安小兔雙手拿著一對情侶陶瓷人偶,豐富的麵部表情格外討喜。


唐聿城掃了眼那個雙目怒瞠,臉龐漆黑如墨,表情凶神惡煞的男子人偶,再看向另一個眼眸燦亮如星,人麵桃花,粉色印花和服,格外可愛的美人人偶,緊抿的冷硬唇角抽搐了下。


“好看。”他半昧著良心冷冷回道,心底卻不太苟同她的審美觀。


安小兔眉開眼笑說道,“我不會說日語,你讓跟老板說在人偶底部刻上我們的名字。”


“……”


唐聿城僵著臉龐,最終還是順了她的要求。


待買了陶瓷人偶後,安小兔又拉著唐聿城繼續逛,她覺得唐聿城的別墅太單調了,因此一路買了不少精致擺設的小東西。


垂眸看著主動牽著自己大掌的柔荑,唐聿城感覺心頭一片柔軟,冷硬的麵部表情漸漸軟化了下來。


想要一輩子緊緊抓著她,和她在一起的感覺愈加濃烈。


安小兔的手掌被抓得有些生疼,微蹙著秀眉過回頭,看見唐聿城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正低垂著眼眸望著和自己緊牽的手,她的臉頰一燙,卻沒說什麽。


感覺被行人從後背撞了一下,她腳步踉蹌了一下,下一秒穩穩落入了厚實堅硬的胸膛,想到在大庭廣眾之下,她趕忙想退開,卻發現這個男人把她抱得緊緊的,她羞窘紅了臉,說道,“咳咳……聿城,我沒事,你可以放開我了。”


唐聿城卻因為她剛剛被人那麽一撞,驀地想起了之前聖誕節,她和自己被人群衝散的不好記憶,加上她如今懷孕了,如果不小心摔倒,小兔子有個什麽差池……冰寒恐懼感席上心頭,蔓延至四肢百骸。


過了好一會兒,穩定心神後,他才神色自若鬆開了她。


看了眼時間,他聲音低沉問道,“餓了沒有?”


“有點,我想吃日本料理。”安小兔點了點頭,不客氣地點起餐來。


唐聿城頷首,似乎對這附近的地形很熟悉,沒多久就帶她來到一家極具日本傳統建築風格,古色古香的高級日本料理餐廳。


兩人踏著實木樓梯,跟在侍應生後麵直上到最頂層七樓,半開放式的包廂,外麵種著結滿細小花蕾的櫻花,在冬天裏帶來一絲春意盎然;極佳的視覺角度,大半個天神地區盡收眼底。


唐聿城打了個電話後,才開始點餐,避開她不能吃的食材或者是多油的。


待侍應生將料理陸陸續續全部擺上桌,又退了下去後,他才說道,“先吃些開胃菜。”


“聿城,你最近還挺了解我的胃口的,知道我飯前吃點酸的會比較開口。”安小兔因為他的貼心,心底甜滋滋的。


唐聿城一驚,她的一句話就讓他後背冒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快吃,食不言。”他冷聲說道。


安小兔抿著唇輕哼一聲,隻當他是傲嬌了。


雖然唐聿城說食不言,不過安小兔還是纏著他閑聊,才發現他對日本地域文化挺熟悉的。


邊吃邊聊,一頓飯下來,她發現自己今天胃口很不錯,吃得比前幾天都要多。


唐聿城想到她懷著孩子,不宜太累,吃過午餐便帶她回酒店休息了。


安小兔從下午兩點多,一覺醒來,發現外麵已經是華燈初上,萬家燈火通明了。


她慵懶地翻了個身,看著屹立在落地窗前的一道高大冷寂黑色身影,心尖滑過一抹刺痛,她知道他之所以還待在日本,多半是因為唐斯修的關係。


赤腳下了床,輕步走到他身後,雙手從身後抱住他。


“醒了?”唐聿城轉過身,眉頭微蹙起來,寵溺的聲音帶著一絲責備說道,“怎麽不穿鞋子就下床了?”


將她橫抱起來,放坐在床邊,紆尊降貴蹲下來,拿來棉拖穿到她的腳上。


“聿城,別擔心,唐斯修會沒事的。”安小兔抬起手,撫平他皺起的眉頭,安慰道。


“我知道。”唐聿城握住她的柔軟小手,呼吸沉了些許,緩緩說道,“三弟也說斯修會沒事的,斯修當時和你在一起,他能把你帶走,就證明他是有幾分能耐,既然你都能沒事了,不會有事的,……隻是沒有他的消息,始終無法安心。”


“嗯,不會有事的。”安小兔嘴上是這麽說,心底卻有些沉重。


知道日本各個公立、私人醫院,診所都接到了指令,一旦唐斯修入院,他會第一時間受到消息,因此她不敢告訴他,唐斯修當時已經受了傷,怕他會往壞處想。


唐聿城站起身來,剛要說些什麽,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看是個陌生號碼,直覺和唐斯修有關,於是他迅速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