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7章 因為我要帶你走

淩晨


房間內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劃破寂靜的夜空。


鈴聲響了停,停了又響,反複大概四五次後,熟睡的安小兔被惱人的鈴聲吵醒,迷迷糊糊摸起手機,眼睛眯開一條縫看了一眼,陌生號碼。


猶豫了一下,接通——


“喂?請問是哪位?”她忍著怒氣,盡量讓自己聲音保持溫和有禮。


大半夜擾人好夢,若是沒有緊急的事,絕對是失禮的行為。


“小兔老師,是我。”電話那邊,傳來唐斯修溫軟清朗的聲音。


安小兔腦子還處於半睡半醒狀態,一時沒聽出來對方是誰,慵懶而帶著睡意輕哼了一聲,“唔……請問有什麽事麽?沒事我要睡覺了。”


“小兔老師,我現在就在你家小區下麵,我想見你一麵。”唐斯修溫和的聲音帶著一絲懇求說道。


他坐在車廂內,抬起頭,,微眯起眼睛望著她房間的方向。


“嗯?請問你是誰?”安小兔努力睜開眼睛,又看了眼手機上顯示的陌生號碼。


“唐、斯、修。”唐斯修字正腔圓,一字一句說道,“小兔老師,我是唐斯修。”


“哦,是唐斯修……”安小兔了然地應了聲。


等等……唐斯修?


她莫名地一下子清醒了一大半,“唐斯修,你大半夜打電話給我,是有什麽事嗎?”


“小兔老師應該知道我下學期要出國留學的事吧?我等會兒就要趕去機場,坐淩晨5點的飛機離開北斯城,明天不能參加你的婚禮了。”唐聿城停頓住,輕歎了一口氣,又繼續說道,“想了又想,還是想在離開前再見小兔老師一麵,我以後,可能都不會回北斯城了。”


安小兔聽得有些懵,愣愣地問,“怎麽會這麽突然?”


以他和聿城之間的誤會,以他喜歡自己……他不來參加她和聿城的婚禮,她也可以理解。


可是,為什麽偏偏挑在這一天?


還以後都不會回北斯城了……


唐聿城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沉默了片刻,說道,“小兔老師,我就在你小區外麵,我想見你一麵,可以嗎?”


安小兔猶豫了,之前被唐斯修堵在樓梯嚇到了,她現在有些害怕和他獨處。


“小兔老師,如果沒有意外,我以後都不會回北斯城了。”唐斯修繼續說道。


“你……唐斯修你要離開北斯城的事,你二叔知道嗎?”安小兔緊張地問道。


“沒有任何人知道。我一旦離開了北斯城,就不會再讓任何人找到我的。”他回答得決絕。


有些話,不介意讓她知道。


安小兔聽得一陣心驚,這番話太偏激了,太絕然了。


據說他和聿城有很深的誤會,而他又很喜歡自己,自己和聿城明天就要舉行婚禮了。


唐斯修大半夜打電話給自己,該不會想做什麽傻事吧?


她以前學心理課時,看到過一些例子,有些人在自殺之前,並不會告訴你,他在自殺,而是做出一些反常的事來引起人的注意。


其實這是自殺者潛意識掙紮,在想外界求救的一種行為。


安小兔越想越心驚,感覺渾身發冷,她極力穩住聲音說道,“唐斯修你在我家小區下麵是嗎?你等一下,別離開,我立刻下去,很快的。”


她沒敢掛電話,將手機放在一旁,匆匆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加棉冬裝兔子睡衣穿上,一把抓起手機,踩著棉拖鞋就離開了房間。


“唐斯修,你還在吧?我要進電梯了,可能會沒信號,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到了。”


“好,我等小兔老師。”唐斯修溫和笑道。


安小兔第一次覺得從家裏到小區門口的這段距離特別漫長,她生怕唐斯修不等她到就離開了,怕他會做出什麽偏激的事來。


出了電梯,走到小區廣場時,借著有些昏暗的燈光,遠遠就看到一輛黑色轎車停在小區門口,車燈不時閃爍著;然後,車上的人像是看到她出現了,便推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


“小兔老師,你終於來了。”唐斯修走向她,有些激動說道。


望著她一身可愛的兔子睡衣,穿著居家棉拖,如瀑柔軟發絲微亂,肌膚粉嫩得吹彈可破,神色緊張,呼吸微喘……他心底一軟,眼裏的笑意深了幾分。


安小兔微喘著問道,“唐斯修,你真的要坐淩晨5點的飛機離開北斯城?要去哪個國家?”


“確實要離開。”唐斯修微微頷首回道。


安小兔看了眼時間,淩晨一點多。


“要不,我送你去機場吧?”她提議問道。


“真的嗎?”唐斯修眼底掠過一抹驚喜與激動。


“嗯,不過……”安小兔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說你離開北斯城,以後可能就不回來了,你跟你三叔感情好,我打電話讓他也來給你送機吧。”


其實是怕他做什麽偏激的事,她一個人阻止不了。


唐聿城跟他有誤會,她不敢找唐聿城來幫忙,免得刺激他;隻能退而求其次找唐墨擎夜了。


“不需要。”唐斯修溫潤爾雅的俊美臉龐猛地一冷,一把奪過安小兔的手機,偏執說道,“我隻要小兔老師就夠了。”


見他終於露出反常的行為,安小兔暗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說道,“那不叫你三叔了,不過距離登機時間還早,我要先回去換套衣服可以嗎?這裏風大,你跟我一起到家裏坐會兒,喝杯熱茶暖暖身。”


她說著,便拉著唐斯修回小區裏麵走,心底盤算著等會兒回到家,就悄悄通知唐墨擎夜和聿城,讓他們過來一趟。


唐聿城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拽了回來。


“小兔老師,你聽不明白我的意思嗎?”他漂亮的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我說,我隻要小兔老師就夠了。”


“你、你什麽意思?”安小兔知道此時的唐斯修很不對勁,但是她不明白他想幹嘛。


他緩緩地笑著解釋道,“我說我再也不會回北斯城,是因為我要帶你走,去一個連那個男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一輩子隻和小兔老師在一起。”


“你……”安小兔驚駭得顫抖了起來,掙紮著說道,“我不會和你走的,你放手。”


他竟然想在婚禮前夕劫走她……


“和不和我走,由不得小兔老師。”唐斯修說著,一個手刀劈在她的後頸。


將她放上車後,他迅速繞到駕駛座,很快,黑色轎車便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