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5章 太獨裁太霸道了

唐聿城輕歎一口氣,摟著她的力道加重了些許,猶豫了很久之後,才緩緩將事情告訴她……


“所以,你這陣子是去執行任務才不跟我聯係的?”安小兔眨了眨眼,抽泣了一下問道。


“嗯。”他沉沉應了聲。


“有沒有受傷?我檢查看看。”安小兔說著,掀開被子就要給他來個全身檢查。


她記得上次他就是親自帶隊執行任務,才受了那麽重的傷的。


“別擔心,我沒有受傷。”他如實回答道。


上回受槍傷她知道後,就紅著眼眶哭了好久,為了不讓她掉淚,他都會盡量不讓自己受傷。


安小兔看他上身沒有任何傷口,才鬆了一口氣,目光無意間瞥見他半蘇醒的某部位,嚇得她趕緊收回了目光,有些手忙腳亂將被子重新蓋上,遮住令人害羞的身體。


想想也是,如果他受傷的話,怎麽可能有精力折騰她一天。


過了好一會兒,她悶悶地說道,“司空琉衣將那麽重要的資料給你,那你豈不是欠了她一個大人情了?”


一旦聿城欠了司空琉衣人情,那麽就容易受牽製了。


“司空琉衣給我的那份資料,我給了她錢的,銀貨兩訖,我不欠她任何東西。”


唐聿城解釋完,低頭吻去殘留在她臉頰上的淚水。


“可是你去執行任務,至少也提前跟我說一聲,害我還以為你這陣子出什麽事了。”安小兔粉拳捶了一下他的胸膛,還是不滿說道。


她甚至還想過他是不是受傷了?因為怕她擔心,便躲起來治療了。


“我不想你擔心。”他淡淡說道。


其實是不想讓她知道太多有關於部隊的事情,雖然他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梟狼’特種部隊最高掌權者,但是這些年來他親自指揮或者協助警方剿滅了很多毒梟的窩點,也逮捕槍斃了很多毒梟,可是那些逃脫掉的毒梟都對他恨之入骨。


她知道得越多,就越危險。


即使他已經有派人暗中保護她,可他還是不許她有一絲危險存在。


“不想讓我擔心?我這陣子聯係不上你,都快瘋了。”安小兔氣怒地一口咬在他的胸膛上,又道,“以後我有什麽事,也不告訴你了,看你擔不擔心。”


唐聿城凝著眉頭,大掌貼在她的額頭,推開她的臉,目光暗沉而帶著一絲清冷,“說到這個,昨晚那個男人是不是喜歡你?那你呢?對他什麽感覺?”


他還是很介意那個男人揉她頭發的事。


“他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安小兔言簡意賅坦然回答道。


“可是你不喜歡他,竟然還讓他碰你,你還沒有躲開,還對他笑。”唐聿城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說話間,隱隱能聽到咬牙切齒的聲音。


他不會對她怎樣,就是想弄死那個男人而已。


另一邊,正在吃晚餐的顧川狠狠打了一個噴嚏,背脊閃過一絲惡寒,然後他有些納悶地揉了揉發癢的鼻尖。


“感冒了?”坐在他對麵的蕭雅白帶著點兒幸災樂禍的笑容問道。


“沒有。”顧川嗓音溫軟回了句,繼續埋頭吃飯。


安小兔哼了一聲,微微抬起下巴傲視著他,“我昨天找不到你,心情不好,就去了劇組看雅白,吃了晚飯後,顧大哥就送我回來了,他看我心情不好,逗我開心而已。”


他的妻子竟然把那個男人叫得這麽親密,還‘顧大哥’?那個男人還逗她開心……


唐聿城原本就陰沉了臉,此時不僅陰沉,還微微有些扭曲。


不過……


他壓下心底那股酸澀難受,說道,“以後我會盡量不讓你生氣,即使你不開心,但是逗你開心是我專屬的權利。你不許對別的男人笑,不許讓別的男人碰你,不許讓別的男人送你回家,不許……”


在唐二爺眼裏,所有靠近他小妻子的男人,都是情敵。


“停!”安小兔打斷他的話,這不許,那不許的,太獨裁太霸道了。


她說道,“我隻喜歡你,我不喜歡他;我隻把顧大哥當哥哥來看待而已。”


她就雅白和顧川兩個關係比較要好的朋友。


聽到她說隻喜歡自己,唐聿城還是不太滿意,於是又強勢地說了一條,“不許叫他顧大哥,得叫顧先生。”


“……”安小兔一陣無語。


半晌之後:


不想在這種問題上浪費時間,她可憐地說道,“我肚子好餓,快餓死了。”


今天完全沒吃東西,就被這個男人折騰了一天。


簡直喪盡天良,喪心病狂!


“洗個澡,我們出去吃東西。”唐聿城心底閃過一抹內疚,將她從床上抱起來,走進浴室。


洗完澡,換好衣服,安小兔還是覺得腿軟,不想走路。


“老公大人,背我。”


唐聿城聞言,走到她麵前,蹲下。


安小兔喜滋滋地趴在他的背上,雙手摟住他的脖子,把臉在他的耳邊。


他剛洗完澡,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夾雜著他的體溫,聞著感覺格外舒服,他墨色的頭發時不時刷過她的臉,癢癢的,逗得安小兔有些想笑。


她的體重並不重,甚至對唐聿城而已,一手就能輕易抱起她。


可他卻背得格外認真,每邁下一個台階都很小心謹慎,仿佛背著整個世界般。


她的身子很柔軟很溫暖地貼在他的背上,唐聿城覺得這種感覺很奇妙,比和她在床上做那最親密的事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尤其是她呼出的溫熱氣息,噴灑在他的耳朵上,就像有人拿一根羽毛在耳朵上刷過般,熱熱的又帶著點兒酥麻感。


非常撩人心魄。


離開了家,安小兔發現他並沒有開車,而是背著她往大路走。


於是她問道,“聿城,我們要去哪裏吃飯?”


“附近有家特色餐廳,走著去,就當是透透氣。”唐聿城回答道。


“哦,這樣也可以。”安小兔了然點點頭。


然而,事實是唐聿城背著她走了將近半個小時,才走到他所說的‘附近’的那間特色餐廳。


那特色餐廳還是在一片小樹林裏,而餐廳的規定也很有個性。


就是不允許點菜的,廚子做什麽,你就吃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