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4章 你的腰累不累?

唐聿城沉思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去國外參加軍事演練比賽。”


這是他第一次騙她。


與工作有關的事,他不希望她知道太多,尤其是這次的事。


他不想將她牽涉其中。


“司空琉衣安排你去的?”安小兔沉著臉色追問道。


唐聿城皺起了眉頭,冷嗤否認道,“怎麽可能。”


“那司空琉衣說你這陣子之所以不跟我聯係,大部分原因都是她造成的;那麽,你去國外參加軍事演練比賽,和她有什麽關係?她為什麽這麽說?”安小兔轉過頭怒瞪著他。


“……”唐聿城沒想到撒了一個謊,就要再撒一個謊來圓。


這會兒他一時又想不到好的借口,隻能緊抿著唇,保持沉默不說話。


“唐聿城你竟然敢騙我。”安小兔一臉的悲憤傷心,眼裏閃著淚光說道,“你這陣子肯定是跟司空琉衣在一起了,所以才沒有跟我聯係,怕露餡兒,對,一定是這樣。”


有個戲精閨蜜,安小兔多少學得到一點兒演技。


“不許亂說,我永遠不會和她在一起;我不跟你聯係是因為……”唐聿城急欲解釋,可話到嘴邊又住了口,咬住薄唇不再說話。


“是因為什麽?快說。”安小兔急問道。


唐聿城覺得有必要做些什麽來分散小妻子的注意力。


於是,下一秒——


他原本握著她的雙手,壓上她的肩,將她推倒在床上,欺身壓上她,薄唇吻上令他魂牽夢縈了好久的粉色柔嫩唇瓣,修長好看的手指撩起她的衣服,一寸寸白皙嫩滑如羊脂玉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唔……”安小兔沒想到他會突然推倒自己,一時吃驚得瞠大了雙眼。


男人略帶薄繭的火熱大掌在她肌膚上摩挲著,大掌帶著點兒粗糙的溫柔撫||摸,撩起一陣陣酥酥麻麻的奇妙感,舒服得她整個人都起雞皮疙瘩了,忍不住輕顫了起來。


唐聿城對小妻子的寵愛是公認的,虐起狗來,不帶手下留情的。


隻要能讓小妻子開心的、舒服的,他要給就絕不手軟;所以,在夫妻情事上也一樣,一旦讓他發現小妻子的敏感點,就使勁兒地撩。


於是,原本還打算反抗的安小兔,沒幾分鍾就在他身下敗下陣來了。


至於接下來,當然是體力好夠持久的唐二爺,使出渾身解數,繼續狠狠地用力地疼愛小嬌妻了。


……


事後,已經是下午了。


安小兔忍著身體的酸疼背對著唐聿城,心底暗罵: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腹黑了,為了回避自己的問題,竟然想得出用這種手段。


而自己也太不爭氣了,沒幾分鍾就城池失守了。


唐聿城看自己的小妻子在生氣,於是放緩了語氣,討好地問,“小兔,你的腰累不累?我給你按摩。”


“不許碰我。”安小兔拍開他的手,腮幫子鼓起,目光警告地瞪著他。


唐聿城卻強勢地將她的身體翻過來,讓她趴在床上,然後開始熟練地替她按摩。


安小兔掙紮了幾下,就消停了,默認了他的示好行為,不過依然板著臉。


漸漸地,她發覺似乎有些不對勁,感覺體內升起一股火熱,而男人原本替她按摩的大掌,此時變成了在她身上遊走。


她迅速睜開眼,剛轉過頭,就看到某個男人欺身壓上她……


“唐聿城……”安小兔還是保持趴著的姿勢不變,警告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有異物侵入體內,她當下悶哼了一聲,“啊你……”


這個混蛋,竟然趁她不備,從背後偷襲……


於是乎,領證那麽久以來。


唐二爺終於用了第二種姿勢,將小妻子又疼愛了一番。


這一番折騰完事後,已經是華燈初上,萬家燈光通明時刻了。


安小兔一天沒吃東西,又被這個能力強悍的男人折騰了一天,覺得特別鬱悶。


於是咬著被子,露出半顆小腦袋,嚶嚶嚶地低聲哭泣著,控訴道,“唐聿城,你一回來就知道把我拐到床上折騰我,你肯定不是喜歡我這個人,隻是喜歡我的身體……嗚嗚……”


唐聿城臉色有些陰鬱,英俊了臉龐緊繃著,皺著眉頭陷入了深思。


喜歡她這個人跟喜歡她的身體有什麽不一樣嗎?


因為喜歡她,才會和一直想要和她做那種事。


網上不是說——夫妻之間沒有什麽矛盾或者問題是做一次||愛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做兩次,或者再多做幾次。


可是……


情商負數的唐二爺非常糾結,他和小兔都做了好多次了,她還是生他的氣。


安小兔等了好一會兒,沒等到他的聲音,便轉過身,眼眶紅紅瞪著他,“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你果然隻是喜歡我的身體。”


“……”唐聿城抿了抿唇,又沉吟了片刻,將她摟入懷裏,邊替她擦著眼淚,邊嚴肅保證說道,“別哭了,我隻喜歡你,以後我不碰你了,不生氣好不好,嗯?”


既然她覺得喜歡她這個人跟喜歡她的身體意義是不一樣的,既然她不喜歡自己對她做親密的事,那他以後忍著不做就好了。


這樣她就不會不開心了。


安小兔猛地一愣,一股酸楚湧上心頭,眼淚不停地掉。


她不是這麽情緒化的人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感覺心底有一股悶氣在心底鬱結著,於是就忍不住對他使小性子,忍不住故意刁難他。


她矯情得都不像自己了。


唐聿城見她哭得更加厲害,一時亂了手腳,又完全不知道該怎麽辦。


也在心底懊悔,聽信網上的讒言折騰了她一天,嬌弱的她肯定累壞了。


半晌之後,她抽泣著開口追問道,“你告訴我,你這陣子幹什麽去了?”


她想,或許她心底是介意司空琉衣那番話的。


“我說了你是不是就不生氣了?”唐聿城沉思著問道。


“看情況。”她眨了眨經淚水衝刷的柔亮清澈眼睛,一副‘看你表現如何,再做定奪’的模樣。


這個小行為落在他眼裏,顯得格外的楚楚可憐,恨不得將整個世界都給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