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1章 雖然很想你,但我還是要保持生氣

接下來的幾天,安小兔發現,無論自己打電話還是發短信給唐聿城,最終都石沉大海。


就連以前每到晚上九點半的電話,如今都沒有了。


仿佛他這個人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是他們領證以來,第一次長達一個星期沒有聯係的,這種情況讓安小兔感覺很不安。


莫名想到他上次受傷的事,她心底更慌亂了,於是趕忙打了個電話給唐墨擎夜。


“二嫂嫂,請問有什麽事需要小的幫忙的嗎?”電話那邊,唐墨擎夜語氣輕鬆地調侃道。


“小叔,是這樣的……”安小兔咬唇深思了片刻,才說道,“就是我這幾天聯係不到聿城,你跟他有聯係嗎?”


唐墨擎夜聽出她語氣濃濃的擔憂,一時有些不忍,但想起他二哥的叮囑,頓時為難了。


沉思一秒,他扯了個謊,說道,“哦,這個啊……之前聽二哥跟我提過,是比較緊急又突然的任務,二哥帶了一支部隊的精英出國一趟,好像說是去參加什麽軍事演練比賽的,這段期間是封閉式的,無法與外界聯係。我看了下時間,二哥估計再過四五天應該回來了。”


“哦,我知道了,謝謝小叔告知,沒什麽事了。”安小兔有些甕聲甕氣地說完,便掛了電話。


想到唐聿城居然告訴唐墨擎夜,卻沒有告訴她,安小兔就覺得心底很難受,酸澀得厲害,甚至有些生氣;他這樣做,讓別人怎麽想的?連自己老公的行蹤都不知道,還要從別人口中得知。


他甚至沒有想要讓她知道的念頭,否則即使他再忙,分身乏術,既然告訴了唐墨擎夜,自然會讓唐墨擎夜轉告自己一聲。


安小兔越想越生氣,越心塞,雙手抓成拳頭,用力捶打著放在床上的布偶兔子。


邊打邊罵:


“太可惡了,唐聿城我揍扁你這個混蛋,啊啊啊……”


“大冰塊、死麵癱、笨木頭……”


“竟然不理我,一回來就知道把我拐到床上折騰我,啊!唐聿城我詛咒你不舉!!!”


“……”


一直打道出了一身汗,心裏好受了些,安小兔累癱在床上,摟著那隻被打了千百拳的布偶兔子。


雖然很生氣,可是還是忍不住想念他。


拿起放在床邊小桌上的相框,上麵的照片是之前聖誕節,那些圍觀的行人拍的。


那是她和唐聿城在巨大聖誕樹前親吻的畫麵,照片拍得很清晰,很唯美。


她鼓著腮幫子喃喃自語道,“雖然我很想你,可是在這件事上,我還是保持生氣態度的。”


……


又過了四天。


安小兔接到司空琉衣的電話,約她見麵,她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小兔嫂子,城哥哥這幾天都沒和你聯係吧?”司空琉衣突然問道。


安小兔呼吸一窒,強作冷靜道,“我們夫妻聯不聯係,這好像不管司空小姐的事吧?”


本來唐聿城告訴唐墨擎夜,卻不告訴她,就令人生氣了;結果司空琉衣又提起這茬,那隨口一問的語氣,仿佛在嘲笑她般,著她更加心塞,對唐聿城更加生氣了。


“小兔嫂子,我沒有別的意思,隻是想跟你說聲對不起;因為城哥哥之所以不跟你聯係,大部分原因都是我造成的。”司空琉衣語氣十分誠懇地道歉,說出的話卻令人用意想歪。


反正她說的都是事實,就算安小兔去向城哥哥求證,她也不怕。


安小兔深吸一口氣,冷問道,“你說完了沒有?沒有的話,就這樣吧。”


雖然司空琉衣的話十分令人火大,但是她選擇相信聿城,等他回來,她會親口向他求證的。


“小兔嫂子,我剛剛說的都是事實,希望你別介意。”司空琉衣溫聲嬌柔說道。


“司空小姐放心,在問清楚他原因之前,我是不會胡思亂想,給自己添堵找不快的;還有,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等他回來我會視情況,看看要不要讓他跪搓衣板。”安小兔說完這句,用力戳下結束通話鍵。


深吸一口氣,她想了一會兒,撥通了蕭雅白的電話,告訴她要去探班。


掛電話後,迅速換了套衣服,離開房間。


劇組拍攝暫停休息時,蕭雅白眼尖瞄到安小兔的身影,快步而優雅走向她,碰了碰她的肩膀打趣問道,“喲!豪門貴婦,怎麽突然想到來給我探班了?稀罕啊。”


“想你想到相思入骨了不行麽?蕭大明星。”安小兔笑笑地回道。


“這話我愛聽,小兔子,本小姐晚上定要好好疼惜你一番,一解你這相思毒。”蕭雅白半身就比安小兔高,此時又穿著高跟鞋,她纖白素手捏著安小兔的下巴,媚眼如絲,語氣火熱曖昧說道。


安小兔聽到這話,立刻慫了下來。


千萬不要試圖對女流氓耍流氓,尤其是女流氓的演技還非常精湛那種。


分分鍾讓你分不清是認真還是在做戲。


“不不不,蕭大明星求放過。”安小兔很配合地惶恐說道。


拿開她捏著自己下巴的手,要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還以為兩人是les呢,囧。


“晚上一起吃飯,不過估計要下午六七點才收工。”蕭雅白隨性地搭上她的肩膀,帶她道自己是攝影棚休息。


說道吃飯,安小兔突然想起了什麽,問道,“對了雅白,我記得你之前說等從京都回來,要請唐墨擎夜吃飯,請了麽?”


她知道雅白不喜歡欠人情。


蕭雅白聽到這個名字,唇邊的笑容僵了一秒,隨即又笑道,“這不是沒空嗎?等過陣子閑了再說吧。”


她頓了一下,轉移話題說道,“對了,還有一個星期就要舉行婚禮了,期待麽?激動麽?開森麽?”


“一點都不開心。”安小兔懨懨地回道。


心底一歎:現在連新郎在哪兒,她都不知道;再想道司空琉衣那些話,心底更是悶悶的。


蕭雅白一看好閨蜜這副模樣,便問道,“怎麽?你惹他生氣了?”


“……”安小兔一陣無語。


隨即,她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蕭雅白說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