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章 好讓我死了這條心

安小兔脫口而出道,“那你跟親戚以外的女性接觸,也必須得經過我的批準。”


話落,她才驚覺不知誰給自己勇氣,竟然敢跟這個男人談判……


心底微惱,又有些緊張不安。


以為他會生氣,結果卻聽到男人低沉而堅定的一句:


“好。”


他坦蕩堅定的一句‘好’,頓時讓安小兔有種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覺。


她努力像表現寬容大度,結果越說越錯,“呃……其實男人偷腥也正常,你不要讓我知……”


“既然我們結婚了,你是我老婆,我會忠誠婚姻,也會忠誠於你。”他打斷她的話承諾道。


“那個……我剛剛想表達的不是那個意思。”安小兔咬了咬唇,沉思了半晌,才道,“我其實想說我會試著信任你,所以你跟哪個女子接觸不用跟我報備的。”


她能感覺得出他很忙,每次打電話給她,得知她一切安好後便又匆匆結束了通話。


“我知道。你不是說跟……唐墨先生吃飯嗎?講電話太久不禮貌,沒什麽事的話我先掛……”


“還沒上菜,唐墨先生說出去抽根煙,還沒回來呢。”她急著替自己辯解。


“想跟我多聊會兒?”他問。


聽到他誤解了自己的意思,安小兔俏麗小臉莫名一紅,立刻解釋道,“才沒有,我隻是想說我並沒有不禮貌。”


不等他說話,她又道,“不說了,你忙去吧,再見!”


說完,也不管唐聿城有沒有話想說,便結束通話了。


她才沒有想跟他多聊會兒呢。


……


唐墨擎夜說是去抽煙,實則也是去警告飯店經理——


“那女子是我二嫂,你以後態度放尊敬點兒,再用有色眼鏡看人,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珠子。”他不似剛來時和顏悅色,聲音冷冽得令人打寒顫。


“夜少息怒!二爺昨晚來也沒說明她是二少夫人啊……”飯店經理看了眼唐墨擎夜,認識這個尊貴男人時間也不短了,知道唐家一直最關心唐二爺的婚姻大事。


為安撫盛怒龍顏,他繼續說道,“不過看得出來二爺對二少夫人絕對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的心尖兒寵。”


“哦?說說我二哥對二嫂嫂怎麽個疼法。”唐墨擎夜聽到這話,來興趣了,便順著他的話往下問。


二哥會疼人?奇跡啊。


他是完全想象不到他那冰冷麵癱、冷酷無情的二哥會疼人的,還是心尖兒寵那種。


光是想到他冰川麵癱二哥一臉溫柔似水的模樣……


不不不,那太驚悚了,他光是想想都覺得會做噩夢的。


飯店經理六分真實,三分潤色,一分靠猜測地把看到的給唐墨擎夜說了一遍,哄得他眉開眼笑的,也就不再計較他先前眼拙,誤會安小兔的事了……


唐墨擎夜說是向安小兔了解親戚學生在學校的情況。


結果一頓飯下來,話題全是圍著安小兔打轉的,還時不時隱晦地套點兒話,想了解她和唐聿城的羅曼史……


吃過飯後,本想再了解到多點兒安小兔,好回去說給唐氏夫婦聽的唐墨擎夜因被警告後,隻能乖乖地把安小兔送回家了。


-------------------------------------------


自唐聿城那通電話說‘以後不用去校園餐廳了’之後。


從此,每到中午吃飯點就會有一份營養搭配均衡,精致美味又奢華的外賣送到安小兔辦公室,還每天不帶重樣的。


作為過來人的玉老師觀察了幾天,中午下課回到辦公室,看著她桌上的精致高級便當,輕笑調侃道,“安老師,談戀愛了哦!”


“沒有沒有。”安小兔連忙否認。


她哪是談戀愛,是直接閃婚了。


之前跟唐聿城在kr·c珠寶店挑的婚戒是很漂亮;不過她覺得那戒指太招搖了,好幾百多萬的純手工鑽指啊,萬一被哪個識貨劫匪盯上,會被攔路搶劫剁手的。


因此,她也就沒把婚戒戴在手上。


“我懂我懂,你們年輕人喜歡隱戀,出其不意突然扔一個粉色炸彈,炸得其他人魂飛魄散的。”玉玲甄一臉曖昧,擠眉弄眼笑道。


安小兔隻是笑了笑,沒多做解釋。


‘叩叩叩’辦公室敲門聲響起——


“請進。”


唐斯修優雅從容邁著步子走進來,神色溫和,如沐春風;那雙深邃的眼眸掃過安小兔辦公桌上的午餐。


他淺笑試探,“小兔老師改善夥食了呢。”


“她有那麽土豪麽?安老師是談戀愛了,夥食追她的人給改善的。”準備去吃飯的玉玲甄趣笑說完,便離開辦公室了。


唐斯修全身倏然繃緊,深邃眸底掠過一抹冰駭,完美的唇卻彎起一抹優雅微笑,聲音很輕很溫柔地問:


“哦?小兔老師談戀愛了?”


“沒、沒有啊。”安小兔趕忙搖頭,腹誹:她是閃婚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前一次被他表白受到驚嚇,她似乎變得敏感了,能輕易感覺到唐斯修渾身氣場的細微變化。


“小兔老師要是真談戀愛是好事,有機會帶來給我看看……”唐斯修神情溫文儒雅,言笑晏晏,頓了一下,低垂眼眸掩去眼底的情緒,又道,“也好讓愛慕小兔老師的我死了這條心。”


“不管有沒有談戀愛,我都希望唐同學能把這種不還有的想法給斷了,師生戀不可取。”安小兔刻意端出老師訓學生的嚴肅表情。


“小兔老師是在暗示我輟學?”他目光爍爍看向她。


對她,有種勢在必得的氣勢。


輟學的話兩人就不算師生戀了,他的威脅頓時嚇得安小兔連忙擺手否認,“不不不,老師不是這個意思……”


連忙轉移話題問,“對了,唐同學來找老師有什麽事?”


“嗯,今天是星期五,我來提醒小兔老師別忘了之前說要請我吃飯的約定。”唐斯修頃刻間便恢複溫潤如玉貴公子形象,紳士優雅,溫柔無害。


“沒忘沒忘。”安小兔怕他偏激,沒敢說其實壓根拋之腦後了。


想到晚餐還要應付這個步步緊逼的學生,她就覺得胃隱隱作痛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