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5章 不要跟她討論這麽羞人的問題!!!

唐聿城卻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動作,緊接著閃身將她帶到一旁的無人角落。


“唇彩,你用什麽方式弄上去的,就用什麽方式清理幹淨。”他突然提出要求。


安小兔怔住,他他他這話是什麽意思?


難不成要她吻掉他臉上的唇彩?


她紅著臉說道,“你別動,我幫你擦幹淨。”


唐聿城大掌驀地扣住她的手腕,搭在她腰上的手臂一收,將她禁錮在懷裏。


一個轉身,他把她壓在牆上,低頭,鋪天蓋地的吻席卷而來,吻得她喘不過氣來,癱軟在他懷裏。


很久之後……


他才氣息有些紊亂地離開她的唇,黑暗中,一雙異常灼熱的眸子盯著她。


“想回去了沒有?”他低聲問道。


“哦。”安小兔腦子一臉混亂,迷迷糊糊點頭。


聽到她的回答,等她緩過氣後,唐聿城才帶她離開。


坐上車後。


安小兔無意間瞥見被唐聿城隨手丟在車後座的袋子,“聿城,小叔送什麽禮物給我們?”


她沒想到會在步行街偶遇到唐墨擎夜,而他竟然還準備了禮物給他們。


“你可以拆開看看,不喜歡就扔了。”唐聿城邊開著車,嗓音清冷低沉回道。


“哦哦,那我拆開看一下。”安小兔有點兒好奇,趁等紅路燈的時候,轉身去拿放在車後座的袋子。


懷著好奇心拆開包裝紙,裏麵是一個很高檔的禮盒。


她眨了眨眼打開蓋子,看到裏麵放著很多個彩色小盒子,她呆呆地拿起其中一盒,看到上麵的字眼後,迅速和東西扔回去,把蓋子合上……


瞄了眼唐聿城,見他正用一種猜不透的目光看著自己。


“咳咳……沒什麽。”安小兔說著,就把東西塞回袋子裏,如燙手山芋般丟回車後座。


唐墨擎夜竟然送那種東西給他們夫妻倆……


唐聿城沒說什麽,收回目光繼續開車。


安小兔用手扇了扇臉上的熱氣,尷尬地把目光移向窗外,發現並不是回她家的路。


“聿城,我們不是要回去嗎?”她困惑地問。


“不回你家,你會一個人。”唐聿城解釋道。


“啊?那你要帶我去哪裏?”安小兔一時有些摸不著頭緒問道。


想到跟他在一起,心底甜滋滋的。


“我們,去住酒店。”他可以強調了‘我們’這兩個字。


酒店?一些不純潔的畫麵在腦海浮現。安小兔想起在出來的路上,他說的一些話……


她低下頭,不敢再往下想。


kr·c國際第一酒店。


安小兔有些不敢置信,無法理解這個男人的思維,他竟然來自家的酒店開|房間。


唐聿城帶著她朝自己的專屬總統套房走去,這個房間是不加入酒店經營的,不出售給任何客人住,會有鍾點工定時來打掃。


到了總統套房,房門一關。


唐聿城就迫不及待將她壓在門板上,狠狠地吻了她一遍。


半晌之後:


“還需要洗澡嗎?”他問道。


“嗯,我、我去洗澡。”安小兔紅著臉推開了他,快步朝浴室走去。


唐聿城撿起落在地上唐墨擎夜送的那份禮物,仔細看了看裏麵的東西。


這份禮物……勉強送對了。


把東西放到床邊的桌子上,轉身去了另一間浴室洗澡。


約半個小時後


安小兔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沒看到唐聿城的人,她微蹙了下眉頭,猜想他應該有什麽事。


看到放在床邊桌上的東西,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他他是不是已經看到裏麵的東西了?


不過那麽多東西擺在那兒,顯得很那個……


於是她走過去,打算將東西收起來,男人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怎麽了?”


“啊?”安小兔猛地轉過身,卻不小心揮落了桌上的盒子,裝在盒子裏的東西掉了一地。


“啊?那個我我……我……絕對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她趕忙蹲下來一邊把東西撿起來,有些語無倫次解釋道,“我隻是想把東西收好。”


唐聿城全身上下隻圍了一條浴巾,走過來時,她已經把東西都撿起來了。


他阻止她要把東西放回去的動作,隨手抽了一盒,問她,“你今晚想用那種類型的?”


“……”安小兔隻覺得腦海中‘轟’的一下,炸開了。


啊啊啊!她很想放聲尖叫,他他他能不能不要問她這種羞人的問題?


這要她怎麽回答?


“嗯?”他又問了一遍。


“我我我不知道……你決定就、就好……”安小兔一把將東西塞他懷裏,羞臊得躲上了床,用被子把自己蒙住。


“除了超薄的,這種東西基本都針對女人設計的。”唐聿城頓了一下,一臉嚴肅說道,“不過超薄不好,用力過猛會破裂,增加受孕的風險。”


用力過猛?安小兔羞得躲在被窩裏不說話,他為什麽要在這種燈光美氣氛佳的時刻跟她一本正經討論安全套的問題?還說得那麽露骨?


見她不說話,唐聿城將東西倒在床上,仔細考慮著該用哪一款比較好。


“老婆,你喜歡用哪種類型?普通的?還是顆粒、浮點、螺紋……”他認真地問,表示自己真的非常尊重老婆的意見,“香味呢?香橙?薰衣草、草莓、葡萄……”


安小兔真的要暴走了,很想大吼:不要再跟她討論這種令人難以啟齒的問題了啊。


“你喜歡用那種就用那種,再問我這種問題,我就……我就要睡覺了。”她蒙在被子裏,又羞又怒說道。


“那就每種類型的都試一遍。”唐聿城說完,開始把包裝拆開。


‘每種類型都是一遍’???安小兔立刻不淡定了,他這是要大戰三天三夜的節奏嗎?


“不能每種都是,你隻能隨便選一種。”她一副有氣無力的語氣說道。


“好。”


唐聿城應道,將盒子裏的安全套全部倒在床邊,嗯,五隻裝夠用了。


然後把剩下的安全套放回旁邊的桌子上。


“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用被子蒙住自己。”唐聿城邊拉開被子,無奈歎了一下嗬責道。


“你……把燈關了。”安小兔紅著臉要求道。


房間內的光線太亮了,感覺好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