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章 豪門風流貴公子

唐墨擎夜那勾魂迷人桃花眼掠過一抹笑意,眼尾餘光掃了眼有些局促不安的安小兔,聽說二嫂嫂似乎還不知道二哥的家世背景,更不知道他是她小叔子,不過他也不打算揭穿……


思及此,他佯裝驚訝道,“安小兔老師看著很年輕呢,沒想到已經結婚了,想必你很愛你先生吧,為了他心甘情願這麽早就跳入婚姻的墳墓。”


“……”安小兔無言。


她跟唐聿城認識不到兩小時就閃婚了,哪來的很愛他?


而且,她是被唐聿城坑蒙拐騙、威逼利誘加誘哄,腦子一懵,閃了婚了,何來的心甘情願……


不想了,想多了都是淚啊。


見安小兔不接話,而強烈想知道她和他那冰川麵癱二哥情史的唐墨擎夜自然不好再問下去,免得惹了她不快。


隻能硬生生憋著那股能害死貓的好奇心,抓肝撓肺啊。


沉吟半晌,他紳士風度開口問,“對了,安小兔老師晚餐想吃什麽?”


“都可以。”安小兔想了下,補充道,“我不挑食。”


唐墨擎夜想起資料上說她偏愛海鮮,“那麽,安小兔老師不介意的話,就由我來選餐廳了。”


半小時後。


安小兔走下車,抬頭望著眼前耀眼霸氣的飯店名字——碧斯海鮮舫。


她沒想到唐墨擎夜會帶她來這裏。


“怎麽了?”唐墨擎夜注意到她的異樣,優雅詢問道。


“沒,沒什麽。”安小兔摸了摸鼻子,搖頭否言。


她總不能跟他說她昨天就和唐聿城來過這間飯店吧,那太失禮了。


唐墨擎夜知道安小兔出身普通家庭,此時以為她第一次來,被眼前這北斯城第一飯店豪華壯觀的派頭給震懾到了,因此隻是笑笑,也沒太在意。


“走吧。”唐墨擎夜溫言催道。


安小兔跟在他身側,低聲問了句,“唐墨先生,我這不算受||賄吧?”


r大向來注重老師們作風清廉、嚴以律己;收紅包、收禮、學生家長請吃飯等等……若是被人舉報,輕則警告、留校觀察,重則直接開除。


“咳咳——”唐墨擎夜差點兒因她的話笑噴,不過雖沒噴笑,但被嗆到了。


天呐,二哥怎麽娶到這個活寶二嫂嫂的。


他忍笑,狂妄而霸氣說道,“以我唐家在北斯城的權勢地位,要賄|||賂也隻有別人賄|||賂我們的份。”


放眼整個r國,還沒人能讓唐家紆尊降貴低頭求人的。


眼觀四麵耳聽八方的飯店經理一看到唐墨擎夜帶著安小兔踏進大廳,頓時愣神了下。


不過到底是見過大風大浪的,飯店經理很快反應過來,趕忙迎了上去,笑容滿麵道,“什麽風把夜少這尊大神給吹來了,歡迎歡迎。”


“還能有什麽風?西北風唄。”唐墨擎夜唇角微勾,隨性調侃笑道,“何經理不介意我來吃霸王餐吧。”


“夜少能光顧碧斯海鮮舫是我們的榮幸。”飯店經理話說得模棱兩可又圓滑,緊接著問,“是要個包間?”


“這還用問。”唐墨擎夜一副‘你這不廢話’的語氣。


“夜少不介意的話,就定唐二爺昨晚的那個包間吧,高樓又麵江,視野極好,可邊用餐邊觀看窗外夜景。”飯店經理麵上帶笑說這話時,目光卻看向安小兔。


安小兔垂著眼眸,飯店經理那隱晦的眼神讓她心底有些不舒暢。


唐墨擎夜聞言,立刻從飯店經理的話語和眼神中,猜出原來昨晚他二哥就帶二嫂嫂來過了。


“嗯,那就勞煩何經理帶路了。”他語氣微沉,給了飯店經理一個冰冷的警告目光。


飯店經理頓時冷汗沾襟,不敢再多說話,畢恭畢敬為兩人引路……


餐廳一角


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指著不遠處的唐墨擎夜,有些為好友打抱不平忿忿道,“娉婷,那不是夜少嗎?你看他身邊的女伴就一小白兔……嘖嘖~他品味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差了,那種女人太降低他的格調了。”


看著就一雛兒,不怕酸掉牙?


安娉婷一聽到心上人的名字,驀地抬起頭。


見唐墨擎夜身旁站的居然是安小兔,一抹駭人冷意掠過眼底,稍瞬即逝。


她問,“對了,還記得我前些天跟你說的安家的事嗎?”


“記得啊,怎麽了?”那女子點了點頭。


“安家要找的就是夜少身邊那女人。”安娉婷咬著牙說這話時,美眸閃過一抹狠意。


“她就是……”女子指著安小兔的方向,“那麽說來,她不僅要跟你搶家產,還要搶你心上人?”


安娉婷冷笑一聲,美麗的小臉一片陰狠之意,“你覺得我會眼睜睜看著這樣的事發生嗎?”


……


點完餐後,趁上菜的空檔,唐墨擎夜對安小兔說了句‘我出去抽根煙’,便離開包間了。


安小兔拘束地坐在餐桌前,看著窗外的景色,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嚇了她一跳。


拿起啦一看,是她的閃婚老公。


該不會她去學校沒接到她,打電話來問的吧?


趕忙接通,“喂,怎麽了?”


“到家沒?”男人嗓音低沉好聽,語氣卻像例行公事般問道。


“呃……沒有。”安小兔有些心虛,又立刻解釋道,“本來打算回家的,結果在校門口遇到一學生的親戚,對方說想了解他那親戚學生在學校的情況,說邊吃晚飯邊聊,然後就……”


“男的?”唐聿城的聲音幾乎不可察覺地沉冷了些。


“是。”安小兔回答得很沒底氣,不過很快她又為自己澄清道,“是kr·c國際的總裁唐墨先生,你應該聽過吧;不過你放心,我雖然對你沒感情,但是既然我們結婚了,我會絕對忠誠婚姻的;而且我有潔癖,像他那種豪門風流貴公子,我最多是他的顏粉……”


那頭,唐聿城聽到她這話,腦海裏浮現一幅安小兔一臉視死如歸,大力拍胸脯向自己保證清白的畫麵。


煞是可愛!


冷硬的唇部線條微微勾起,顯然心情不錯,繼而他霸道而強勢說道,“吃完飯就回家。以後除了男性親戚,隻要是跟男性吃飯的,都必須經過我的同意,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