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55章 同床而眠

第1355章同床而眠


他,他要跟自己睡同一張床?


唐安歌下意識有些抗拒和緊張,但也知道讓他一個傷患打地鋪不好。


“我打地鋪。”她說道。


“不,你睡床,我繼續打地鋪。”連城燁強勢地說道:“不許拒絕,我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讓你一個女孩子打地鋪,這要是傳了出去,我還怎麽做人。”


“你不說,我不說,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的。”


“你睡床,我打地鋪,就這樣決定了!”


連城燁說完,從衣櫃裏拿出被子,動作熟練地鋪在地板上。


他剛把地鋪鋪好,唐安歌一下子躺了上去,小臉沉靜地說:“一人打一晚地鋪,比較公平,昨晚是你,今晚輪到我了。”


見狀,連城燁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接著他蹲下來,單膝跪在唐安歌麵前,彎腰將她橫抱起。


“你……連城先生你放我下來。”唐安歌掙紮著說道。


“別動。”連城燁語氣一沉。


唐安歌:“……”


停止了掙紮。


連城燁走到床邊,將她放到床上。


望著她迅速掀開被子,鑽到被窩裏,側身背對著自己,連城燁說:“我關燈了?”


“嗯。”


隨即,連城燁在黑暗中走回到他鋪的地鋪躺下。


過了一會兒。


黑暗中,男人的兩聲咳嗽劃破寂靜。


唐安歌翻了個身,對他說道:“連城先生,你到床上來睡。”


“不用。”連城燁拒絕:“抱歉,吵到你了。”


唐安歌從床上坐了起來:“上來。”


連城燁:“……”


媳婦兒突然霸氣的樣子,有點可愛。


“那我回家了。”唐安歌說著就下了床:“等你傷好了再說。”


這是他的床,他還是傷患,讓一個傷患睡地板這算什麽事。


“別走。”連城燁一下子從跳了起來:“我聽你的。”


見他這麽說,唐安歌回到床上,讓出一半的地方給他。


兩人之間,隔了大半米的距離。


連城燁頭一次生出了這三米的床大得有些讓人討厭的念頭。


第一次跟一個男人睡一張床,唐安歌感覺心跳有些快,有些緊張,連呼吸都不敢自由自在的。


但想到這個男人身患隱疾,並不能對自己做什麽,而且他看起來挺有紳士風度的,這麽多次的相處,並無逾規越矩行為。


這樣想著,漸漸地唐安歌放鬆下來,很快便睡著了……


接著朦朧月光,連城燁望著她的背影輪廓,隨著呼吸微微起伏。


有股想將她抱在懷裏的衝動!


不過最終,連城燁也克製著沒有付諸行動。


早上。


唐安歌醒來,發現自己竟然躺在連城燁的懷裏,而她的手正放在他的胸膛上。


“!!!”唐安歌。


她小臉一熱,抬起頭想看看連城燁醒了沒有,不期然對上一雙深邃清醒的眼眸。


“早安!”連城燁低沉說道。


“……早!”


唐安歌臉頰薄紅收回目光,故作淡定從他懷裏退出來,翻身從另一邊下了床。


連城燁也隨即起身,和她一起走去浴室洗漱。


浴室和洗手間是分開的,唐安歌上完洗手間,發現有人已經幫她把牙膏擠好了。


“謝謝!”


“不用跟我這麽客氣。”連城燁不希望她跟自己相敬如賓,像個客人一樣:“我們已經結婚了……雖然是協議結婚,你在我這裏,我有照顧你的義務,而且這種舉手之勞的事,不用跟我客氣。”


他們是夫妻了,他照顧他的小妻子是應該的。


“噢。”


唐安歌沒再說什麽,開始洗漱了。


大約二十分鍾。


兩人分別換好衣服,下樓吃早餐。


早餐是唐安歌喜歡的,連城燁特地向唐家傭人打聽的,她的飲食喜好。


期間,兩人幾乎沒有交談。


“我順路送你去學校。”吃完早餐,連城燁說道。


唐安歌看了一下時間,他送完自己去學校,再去軍營是來得及的,便應:“好的。”


走到玄關時,連城燁想起了什麽事。


他對唐安歌說:“安歌,你在外麵等我一下,我吩咐管家一點事。”


看著她出去了,連城燁朝管家招了招手。


“三少爺,有什麽吩咐?”管家走過來,恭敬地問道。


“把我房間的床換了,換成一米八的。”連城燁壓低聲音吩咐道。


管家有些困惑,三米的床多適合新婚的三少爺和三少夫人啊,換成一米八的多不方便。


不過管家沒敢多問為什麽,應道:“好的,三少爺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去辦。”


“嗯。”


腹黑的連城燁這才轉身出門。


唐安歌在別墅外等著,連城燁把車開到她麵前停下,沒等他下車替她開車門,唐安歌自己自己動手拉開車門了。


“……中午我去學校接你。”連城燁知會道。


她下午沒有課。


“不用,我打個車就行了。”


“接你去軍營。”


“去、去幹嘛?”唐安歌有些驚訝。


“帶你去嚐嚐軍營裏的飯。”


唐安歌:“???不用了,會打擾到你工作。”


“跟你父親一起。”連城燁又說。


唐安歌想了想,到時吃了午飯,他們工作,她就在一旁看書,不給他們添麻煩。


於是答應了。


連城燁在離學校門口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看著唐安歌走進學校,才調頭去上班。


上課之前。


安翊笙找到唐安歌,緊張地問:“小歌兒,連城燁昨晚沒有什麽逾規越矩的行為吧?”


在他看來,連城燁就是一頭深藏不露的惡狼,他們家安歌是小白兔。


“比如?”唐安歌不太確定她舅舅所說的逾規越矩的範圍。


“比如親你,或者抱你,摸你手。”


“抱了。”


“什麽?”安翊笙差點破音:“連城燁抱了你?他是不是不顧你自願硬來的?”


唐安歌思索了下:“嗯。”


“靠!我就知道連城燁那混蛋沒安好心!我這就讓你父親在軍營裏等著他。”安翊笙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給唐聿城。


“舅舅……”唐安歌抓住他的手腕,解釋說:“連城先生要打地鋪,可他的傷還沒好,我把床讓給他,我打地鋪,然後他就把我抱回床上。”


安翊笙:“……小歌兒,咱下次說話不要喘大氣,一次性說完。”


哼!算連城燁還有點人性。


要是敢委屈小歌兒打地鋪,等著被收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