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3章 是想彌補當年的愧欠

安小兔回到家的時候,看到安老坐在客廳,她的心髒驚跳一下,安老又來她家幹嘛?還是為了安娉婷股份的事?


放慢步子走了過來,她禮儀性喊了聲,“安老先生。”


“你叫我什麽?”安老臉色一沉,一雙銳利的眼睛怒瞪著她。


“安……安老先生。”安小兔縮了縮脖子,又小心翼翼再喊了一次。


“安老先生?沒規矩,我是你爺爺,叫爺爺。”安老用力擲了幾下手杖,氣怒地命令道。


這丫頭一定是故意氣他的,跟他這個兒子一樣惡劣。


安小兔咬了咬粉唇,柔亮無辜的眸子求助地看向自己的父親。


見父親沒有任何反應,她一時有些摸不著底,說了句,“我、我……你們聊,我去幫我媽做飯。”


說完,便一溜煙拿著包包放回房間,然後出來的時候,聽到安老似乎在憤怒地批評父親,“安邵華,你身為父親,教女兒就是這樣教的?連爺爺都不會叫。”


安父抿著唇憋了半晌,然後幽幽地回懟了句,“安老爺子,你身為父親,我還不是叫你一聲‘安老爺子’?至少我家小兔聽我的話,光憑這點,我就比你勝了不知多少倍。”


“……”安老聽到這話,隻感覺血壓在噌噌的飆升,一張老臉氣得通紅。


陳威站在一旁,看著兩人針鋒相對,眼底卻閃過一抹欣慰。


感覺他所認識的大少爺又回來了。


大少爺以前在安家,就是愛激怒老爺子暴跳如雷,不過老爺子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從沒有因此而少疼愛大少爺。


若不是因為二十幾年前那件事……


廚房裏,安小兔湊在母親身邊,低聲問道,“媽,安老先生又來我們家幹嘛?”


“老爺子是你爺爺,以後別安老先生地叫了。”安母一邊切著菜,隻是淡淡地說道。


安小兔愣了一下,安老先生跟她爸媽說了什麽她不知道的嗎?不然她母親的態度轉變怎麽那麽大。


“哦,那爺爺來我們家幹嘛?”她問道。


“吃飯。”安母回答道。


“哦。”安小兔點了點頭。


雖然很想問她父母以前為什麽離開安家?和爺爺是不是有什麽矛盾?或者唐家和安家之間有什麽恩怨之類的,但是她覺得現在不是該問這些問題的時候,還是以後再找個時間問問父母吧。


稍後,吃晚飯時。


安小兔感覺餐桌上的氣氛很是詭異,安老臉色不是很好,時不時挑剔這道菜味道不合口味,或者那菜不該放香菜,不吃辣等等……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這時,安父會直接懟一句:愛吃不吃,想吃合口味的自己去外麵高級餐廳吃,想怎麽吃,就讓廚師給你怎麽做。


把安老懟得一句話說不出來,安小兔在一旁,真擔心安老會起得犯高血壓。


吃過飯後,安老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一言不發坐在客廳沙發上。


安小兔有些受不了維持了一個晚上的詭異氣氛,給泡了一壺鐵觀音,就匆匆回了房間。


洗了澡便坐在書桌前寫教案。


九點半,準時接到唐聿城的電話。


“在幹嘛?”依舊是千遍一律的開場白,但從這個男人的口中問出來,卻莫名的不會讓人覺得枯燥乏味。


“在寫教案。”安小兔停下手中的筆,回答道。


“嗯。”他低沉地回了一個音節。


安小兔想到安老來家裏的事,便跟他提了一下,“對了,安老先生今晚來我家吃晚飯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我爸媽態度轉變不少,還讓我喊他爺爺。”


唐聿城沉吟了片刻,組織了一下語言才緩緩說道:


“嶽父跟安老先生之間有些陳年的矛盾,不過血緣的割不斷的,父子終究是父子,不可能一輩子都把對方當成仇人;安老先生如今快八十了,沒多少年光景了,況且他多次放下架子來找你父親,你父親心底的怨氣應該也消不少了,或許是他今天來,說了一些比較重要的話吧。”


安小兔認真地聽著他這番頗為深奧的話,總覺得這個男人知道不少她父親和她爺爺之間的事。


不過他之前說過,安家的事,讓她自己去問父親。


“你覺得,我爺爺還會讓我爸回安家嗎?”


“我想不會了吧。”他的語氣有八九分肯定回答道。


“那麽那些股份就這樣給我了?沒有任何要求?”安小兔有些不可置信。


想起安老之前的態度可是很堅決的。


“你真以為安老那些股份是給你的?”電話裏,唐聿城反問道。


“啊?那那……可是那些股份已經在我名下了,不是給我的那是給誰的?”安小兔有些驚慌地問。


加上安娉婷那份股份,她相當於已經占了安氏集團的四分之一股份了,同時也是安氏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唐聿城覺得自己不應該太高估小妻子的智商,心底一歎,語氣依然清冷解釋道,“安老先生當初給你那些股份,其實是想逼嶽父回安家,想通過這種方法彌補一些他對嶽父當年的愧欠;至於如今,他或許是想著你手上有那麽多股份,就算嶽父不回安家,也能生活得很好。”


“加上你先前被安娉婷設計謀害的事,安老先生應該是思考了幾天,不打算再逼嶽父回安家了。”


“哦哦原來是這樣。”安小兔了然地回道。


心底想著安老先生這樣也是用心良苦,可以看出他對父親還有疼愛的,以及愧欠。


“嗯。”他惜字如金回道。


“對了。”安小兔像是想到了什麽,說道,“你在幹嘛?”


“辦公室處理一些文件。”


“你、你能發張照片給我麽?穿軍裝的好看。”安小兔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之前糾結了好一會兒,還是覺得把來電顯示頭像他穿圍裙的照片換掉,換張比較能代表他高大偉岸,尊貴霸氣的照片比較好。


“等等。”唐聿城說完這句話,便掛了電話。


反正不管她提什麽要求,他都會滿足她的。


約兩三分鍾後。


安小兔看到手機突然彈出一條微信消息,她隨手點開——